《甘心的捐獻》(in the melody of the chorus of I Surrender All)

好久沒填過歌詞,耐不耐還是要練習一下。

在網上找,沒幾首以教會崇拜中的捐獻環節為題而又簡潔易唱的粵語兒童詩歌,於是從幾個melodies中揀選了I Surrender All的副歌,填上了粵詞。

曲:W. S. Weeden
詞:海牛

甘心的捐獻
出於主恩典
用我所獻 表徵身心
遵聖道而行

甘心的捐獻
感激主恩典
用我所獻 表徵身心
遵聖道而行

《夠鐘走喇》

一個旋律可以填幾多份詞呢?這支曲,連原創的那份玄之又玄的詞,這一次已是第四份歌詞,送給即將離港的原創作者。

曲:陳信而
詞:海牛

夠鐘走喇,
夠鐘走喇,
再見香港,
今,投奔他方,
搬到一個新家,
新嘅家,不用驚怕,
自由像鳥飛,
心卻仍會記掛你。

《主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從前教福音班的時候,詩篇九十篇是其中一個必讀的篇章,那時尚年青,對第1節這「居所」一詞可沒太大的感受,惟當人在地上居無定所,又或是當年歲漸長想到終極歸宿時,上主作人世代的居所的意義,就變得更「埋身」和「貼地」了。

詞:詩篇 90:1-2
曲:海牛

主啊 祢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諸山未曾生出
地與世界祢未曾造成
從亙古到永遠
祢是 神

主啊 祢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諸山未曾生出
地與世界祢未曾造成
從亙古到永遠
祢是 神

主啊 祢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菩薩蠻.端午日詠盆中菊》

好一段時間沒有寫新的曲詞,端午快到,且把舊作《菩薩蠻.歸鴻聲斷殘雲碧》一曲拿來改一改,譜作顧太清的《菩薩蠻.端午日詠盆中菊》之曲。

詞:顧太清
曲:海牛

薰風殿閣櫻桃節
碧紗窗下沉檀爇
小扇引微涼
悠悠夏日長
野人知趣甚
不向炎涼問
老圃好栽培
菊花五月開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

是日勞動節。

而聖經云云的應許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乃是安息。

作工不得息,是一種奴役,然而救主釋放了我們,也差我們去叫更多人得自由。

詞:馬太福音 11:28-30
曲:海牛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
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我心裏柔和謙卑
你們當負我的軛
學我的樣式
這樣 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x 2

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
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紀念日.後》

兩年前,瘟疫大流行前期,寫了一首《金婚》送給在彼邦lockdown中不能慶金婚的父母,但原來這瘟疫搞來搞去搞到打仗都還是沒完沒了…

金婚只得一次,父母的金婚雖已錯過了慶祝的時機,但年年還是有紀念日,而我還是挺愛我寫的那旋律和歌詞,於是月前便把歌詞與和弦修改一下,變成這一首寫暮年的情歌。

曲、詞:海牛

挽你手 進暮年
偕白首 過一生
別了賓客與盛宴
留下這落幕場面
兩口子仍感溫暖
靜靜數點恩典

伴你走到暮年
回望此世今生
盛世中我倆共舞
時代變進退同步
歷困苦蒙恩跨過
老病中相關顧

望主保守看顧

《仁愛不忍棄我的愛》(O Love That Wilt Not Let Me Go)

O Love That Wilt Not Let Me Go 是一首非常美麗的聖詩,不論是旋律抑或是歌詞,都是動人非常,就是劉廷芳博士的中譯詞,也是絕美的,是我其中一首至愛的金曲。

之前既試過把數首詩歌的舊詞按粵韻重新譜曲,且也拿這歌來重譜看看,旋律當然難跟原裝的相比,效果不算非常滿意,但也是一次很好的練習和功課。

英詞:George Matheson
中譯:劉廷芳(adopted from 普天頌讚)
譜曲:海牛

仁愛 不忍棄我的愛
疲勞靈魂因祢得安
虛逝殘生我今歸獻
願如潦水流入淵洋
翻作壯闊波瀾
O Love that will not let me go,
I rest my weary soul in thee.
I give thee back the life I owe,
That in thine ocean depths its flow
May richer, fuller be.

真光 照我全程的光
將殘的燈移來就祢
我心復得所失之光
在祢陽光和煦之中
便覺明亮輝煌
O Light that follows all my way,
I yield my flick’ring torch to thee.
My heart restores its borrowed ray,
That in thy sunshine’s blaze its day
May brighter, fairer be.

歡樂 祢來苦中找我
我心豈忍將祢拒絕
我在雨中蹤跡彩虹
知道應許不會落空
天明不再有淚
O Joy that seekest me through pain,
I cannot close my heart to thee.
I trace the rainbow through the rain,
And feel the promise is not vain,
That morn shall tearless be.

使我抬頭的十字架
不皈依祢我復何往
生世榮華終歸塵土
埋葬了讓紅花開遍
生命永無止息
O Cross that liftest up my head,
I dare not ask to fly from thee.
I lay in dust, life’s glory dead,
And from the ground there blossoms red,
Life that shall endless be.

《在清明與復活之間》

三年前的昨天,依杜牧的《清明》,改寫成一首叫《在清明與復活之間》的七言絕句;早前曾把它譜成曲,卻一直沒有發表,趁還有一個星期才是復活節,把它修正一下,做個YouTube,貼出來分享。

曲、詞:海牛
(詞句參杜牧《 清明》)

黎明破曉耀凡塵
聖子離墳復活身
仰問天家何日往
牧人差我向流民

《等候耶和華》

以賽亞書40:31常常被引用,尤其放在詩歌中,次數多不勝數,重點往往是那句如鷹展翅上騰,唱得大家都火熱非常;但其實,經文的重點是等候/盼望耶和華的拯救,而那種等候,更多是沉靜的,而不是情緒高漲的。

詞:以賽亞書 40:30-31
曲:海牛

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
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
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
他們奔跑卻不困倦
行走卻不疲乏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
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
他們奔跑卻不困倦
行走卻不疲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