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鐘走喇》

一個旋律可以填幾多份詞呢?這支曲,連原創的那份玄之又玄的詞,這一次已是第四份歌詞,送給即將離港的原創作者。

曲:陳信而
詞:海牛

夠鐘走喇,
夠鐘走喇,
再見香港,
今,投奔他方,
搬到一個新家,
新嘅家,不用驚怕,
自由像鳥飛,
心卻仍會記掛你。

《聞雷》

多月來沒做古詩詞譜曲的練習,今早友人在臉書出貼貼了白居易的一首五言律詩,配上一幀在墓地拍的照片,但見當中一棵大樹像是被雷擊從中劈開了兩半似的…雖然仍有差不多兩個月才是驚蟄,還是把這首關於這節氣的詩譜成曲,又留言問友人借用了他的圖片,整成了這條片。

詞:白居易
曲:海牛

瘴地風霜早
溫天氣候催
窮冬不見雪
正月已聞雷
震蟄蟲蛇出
驚枯草木開
空餘客方寸
依舊似寒灰

《石板街》

第六首譜的蔡爺詩作。這詩寫於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是蔡爺為惜別他文學生命中的第二要人blue coat(江某?)所寫的,真光的校服多年來仍是藍色的長衫。

蔡炎培詩作
海牛譜曲

你在陽台望着我
滿有笑眉風在泣
雲咸的門當與戶對
不像字畫文玩嚤囉街

你滿有會心望着我走下
長街是塊會跣腳的石板
一列書牆矗立喚賣的街角
扶我唐璜是隻畫眉的夜鶯

中環碼頭在望
午間出廠的貨物報了關
手中書湧的人潮
書卷浩繁踏正了下班

你的陽台住過風華正茂真光女
今天我去探望徐娘半老的姨媽

《挽歌》

第五首譜的蔡爺詩作。

詩的文本見載於https://zihua.org.hk/magazine/issue-44/article/tsai-yim-pui-posthumous-works/

按,此相信是這詩的初稿。

據悉,此詩另有修訂稿,或會載於有待出版之蔡爺遺作詩集中,敬請期待。

蔡炎培詩作
海牛譜曲

十一時零六分
喪鐘響
響朵的人也多了

貓哭老鼠
兔死狐悲
這類挽歌聽慣聽熟了
靈長目呢
有他出奇巧手的一套
點點 點點 點點燭光下
有牧者有聖詩有白菊
還有一連串吊吊揈的紙鶴
挽他者
落花如有恨 墜地也無聲
唯有我
我是我自己的挽歌

《風告訴我…》【蔡炎培詩作】

這是我第三首譜的蔡爺詩作,若要我說出給新詩譜曲究竟有沒領會到什麼訣要,我的答案是節拍先決,為聖經金句譜曲亦然。

蔡炎培詩作
海牛譜曲

風告訴我,你沒有裸體
風告訴我,夜已張
風告訴我,你暖着茶
我很歡喜

風還告訴我,你打開書
在一個燈光明淨的地方
思考着「死」

風可留得住嗎
風是要過去的

《彌撒》【蔡炎培詩作】

《彌撒》是蔡爺蔡炎培寫的第一首詩,為送別他文學生命中其中一個「要人」而寫,也標誌著他詩路的開端。早幾天既譜了蔡爺的《思念》,也就試著譜他這一首地標(debut)詩。

蔡炎培詩作
海牛譜曲

還下着離離的細雨
又是聖嘉勒近夜的晚鐘
為誰燃點了一根銀燭?
你輕輕的掩門,走了

《思念》【蔡炎培詩作】

這是第一首我接觸蔡爺的詩,是友人貼在他為女兒開的部落格上的,那小女孩正是蔡爺的孫女。當年我惡作劇地把詩的前半改寫了作回應,引得友人接續改寫了後半首合成一首「思念水餃」詩,「幽了蔡爺一默」,復見蔡爺之後因而再以「思念」入詩另寫了一首《醉而復醒》。既是因這詩與蔡詩人結緣,今詩人睡了未醒,就以這詩譜個曲,以作思念。

蔡炎培詩作
海牛譜曲

思念是一個人
在什麼地方見過
她的眼睛有花
她的腳尖有玫瑰
她的臉你不敢看
你很怕戀愛

思念是一個人
在什麼地方見過
她的眼睛有雲
她的腳尖有海
雲和海之間
我跟你一輩子戀愛

《睡而復醒》

睡而復醒
醒來是祢衣服的皎白
有若久盼夜裡的明燈
祢定能救拯
救得我家人友朋至親
頌聲讚歌擺開來的詩班陣
有人從前世一直唱
沒完沒了哈利路亞

寄 #蔡炎培《醉而復醒》

後記:話說蔡爺有詩《思念》曰:思念是一個人;十餘年前,海牛大膽改其前半謂思念是一顆餃,蔡爺公子續作成一絕妙水餃詩,後來蔡爺無意間在超市買得思念牌製品(雲吞?水餃?)後,復賦此《醉而復醒》,今蔡爺睡了,海牛且又改這詩以悼前輩大詩人,盼天家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