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

詩篇42篇教人印象最深的莫過於詩人反覆自問己心為何憂悶和那句如鹿渴慕溪水,然而,第8節對耶和華是賜生命的神的認信,卻是在那種憂悶受欺壓的處境中至為重要的。

詞:詩篇42:8
曲:海牛

白晝 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
黑夜 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

前陣子因忙著別些事情,沒閒暇寫東西。就趁聖誕節將至,譜一新曲。

詞:希伯來書9:6-7a
曲:海牛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
有一子賜給我~們
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
他名稱為
奇妙策士 全能的~神
永在的父 和平的~君

他的政權與平安
必加增無窮
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
治理他的國
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
從今直到永~遠

《莫忘氏》

還以為跟您的憶記,
會在whatsapp的對話裡儲起,
封存
到永遠。

誰料您走了才四載,
究竟是因號碼的主人已更改,
或給永久停台,
忽地驚覺手機內
紀錄找不回來,
您的話都消失不在。

那莫名的失落,
思海裡的方舟沒了停泊,
靠不了岸,
心窗雨降,
飄飄蕩蕩,
若非有復活的盼望……

《春夜喜雨》

聖經裡,傳道者言:「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裏。然而上帝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基督信徒如何在野徑雲俱黑的當下,繼續點燃那獨明的孤舟漁火呢?明春那天上的耶路撒冷城自有繁花開遍,只好靜待破曉,深信靈風仍在悄悄地拂送著潤物的天澤。

詞:杜甫
曲:海牛

好雨知時節
當春乃發生
隨風潛入夜
潤物細無聲
野徑雲俱黑
江船火獨明
曉看紅濕處
花重錦官城

新普天頌讚乃劣質中譯之示範之六:《聖言如今伸張》

過去的主日,教會崇拜程序一早編排了以譚氏新普天頌讚的617首《聖言如今伸張》做會眾的回應詩歌,負責聖樂的同工還特地在月刊中撰文推介之;按詩集所載,此歌英文歌詞出自Glacia Grindal手筆,歌名為”God’s Judgement Comes Like Fire”。然而,我上網卻遍尋不獲此歌的英文歌詞或sheet music。我再在hymnary.org這大站上找找該位詞人的作品,也找不著有這首詞。亦不見得有人為原曲製作Youtube短片。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呢?收編這樣一首不普及的詩歌,普天頌讚的「普」還算數嗎?為何詩集編輯老是愛收錄一些冷門的alt. version歌詞,甚至是冷門詩歌就如這一首?其實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大可為譚氏另出版一本譚氏崇拜詩選,而不好用「普天頌讚」這老號來為她的聖樂怪論擡轎吧~

再說那首歌,同樣按詩集所載,英文歌名是把原文歌詞的首句:God’s judgement comes like fire and flood略去最後二字,但中文歌名卻沒有照用首句歌詞,而是疑似用了中文歌詞的第二句(聖言應驗如令)的相近字眼。我說疑似,只因為歌名用的是少了一點的「如今」,而不是「如令」,又把「應驗」變成了「伸張」,或者編譯者大概以為「應驗」與「伸張」兩者意涵相近吧(不過,公義得以伸張還常見常用,聖言是怎樣伸張就真係教人摸不著頭腦)。然而,原文歌詞的第二句是God’s word will have its day,直譯應是「神的話自有它對現的日期」,這will have怎麼說也不會是「如今」,至於「如令」其實是不明所以,或許譯者以「鐵令如山」來喻上主言出必踐,但把它簡化成「如令」又是詞不達意的不倫不類;若要照用六個字來譯這句,我大抵會寫「主言兌現有期」。

就連歌名都弄到如此不堪,其實都不用就歌詞餘下部份的翻譯討論下去。四字寄之曰辭不達意。

《見證人如同雲彩》

有謂美女如雲,當男士置身其中,想必難以按耐,暈其大浪不特止,還會想入非非,然後……;聖經卻說,見證人如雲,要我們放下重擔,脫去罪累,存心忍耐,奔走天程。

詞:希伯來書 12:1-2a
曲:海牛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
如同雲彩圍著我們
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
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
存心忍耐
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x2

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人非有信》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

但人的問題,不只是信或不信;更多是,怎樣理解神這個存在?懂得敬畏神嗎?為什麼要討神喜悅?什麼是賞賜?

詞:希伯來書11:6
曲:海牛

人非有信
就不能得神的喜悅
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
必須信有神
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