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板街》

第六首譜的蔡爺詩作。這詩寫於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是蔡爺為惜別他文學生命中的第二要人blue coat(江某?)所寫的,真光的校服多年來仍是藍色的長衫。

蔡炎培詩作
海牛譜曲

你在陽台望着我
滿有笑眉風在泣
雲咸的門當與戶對
不像字畫文玩嚤囉街

你滿有會心望着我走下
長街是塊會跣腳的石板
一列書牆矗立喚賣的街角
扶我唐璜是隻畫眉的夜鶯

中環碼頭在望
午間出廠的貨物報了關
手中書湧的人潮
書卷浩繁踏正了下班

你的陽台住過風華正茂真光女
今天我去探望徐娘半老的姨媽

《挽歌》

第五首譜的蔡爺詩作。

詩的文本見載於https://zihua.org.hk/magazine/issue-44/article/tsai-yim-pui-posthumous-works/

按,此相信是這詩的初稿。

據悉,此詩另有修訂稿,或會載於有待出版之蔡爺遺作詩集中,敬請期待。

蔡炎培詩作
海牛譜曲

十一時零六分
喪鐘響
響朵的人也多了

貓哭老鼠
兔死狐悲
這類挽歌聽慣聽熟了
靈長目呢
有他出奇巧手的一套
點點 點點 點點燭光下
有牧者有聖詩有白菊
還有一連串吊吊揈的紙鶴
挽他者
落花如有恨 墜地也無聲
唯有我
我是我自己的挽歌

《唉哼的言語》(十架七言之四)

還有兩星期便是聖誕前的將臨期,本想給一些應節的經文譜曲,卻在數天前有突如其來的感動,把這句原應在受難節默想的經課譜成曲,或許這也是不少人對目下現況的哀鳴…

詞:詩篇 22:1 cum 馬可福音 15:34
曲:海牛

以羅伊
以羅伊
拉馬撒巴各大尼

我的神
我的神
為甚麼離棄我
為甚麼遠離不救我
不聽我唉哼的言語

以羅伊
以羅伊
拉馬撒巴各大尼

我的神
我的神
為甚麼離棄我
為甚麼遠離不救我
不聽我唉哼的言語

以羅伊
以羅伊
拉馬撒巴各大尼

《我主為我牧》(詩篇廿三篇)

自古以來,由詩篇廿三篇衍生出來的詩詞創作多不勝數,之前海牛便曾以詩篇廿三篇和合本文本譜過一曲;有人則會把它改寫成中文舊詩體裁,並書作墨寶,就如這一篇。我且把這個按粵韻也譜成一曲…

詞:麥肇堅(參詩篇廿三篇)
曲:海牛

我主為我牧 我乎復何求
領我棲草地 安靜水邊留
靈魂得甦醒 導我義路走
伴經死蔭谷 無懼殺害謀
爾杖和爾竿 慰我去煩愁
在我敵人前 為我設筵酬
油膏頭上抹 福杯滿溢流
一生和一世 恩慈常隨有
冀住主庭殿 永享福樂悠

書法:林道宣

《愛篇》

哥林多前書13章被稱為愛篇,以其經文所譜的曲或以之為題材寫成的聖詩不計其數,我也來譜一曲。

詞:哥林多前書 13:4-8a
曲:海牛

愛是恆久忍耐
又有恩慈
愛是不嫉妒
愛是不自誇 不張狂
不做害羞的事
不求自己的益處
不輕易發怒
不計算人的惡
不喜歡不義
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
凡事相信
凡事盼望
凡事忍耐
愛是永不止息

《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

苦難,是基督信仰的其中一個核心課題,也是我信仰路上最常思考的題目。羅馬書 5:3-4是我在年少時反覆背頌了不知幾多遍的金句;神的愛,是真的澆灌在我們心裏嗎?如何澆灌?從何見得?從前不明白,也很難感受;如今是說不明白,只能體會。

詞:羅馬書 5:3-4
曲:海牛

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
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
忍耐生老練
老練生盼望
盼望不至於羞恥
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
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