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端午日詠盆中菊》

好一段時間沒有寫新的曲詞,端午快到,且把舊作《菩薩蠻.歸鴻聲斷殘雲碧》一曲拿來改一改,譜作顧太清的《菩薩蠻.端午日詠盆中菊》之曲。

詞:顧太清
曲:海牛

薰風殿閣櫻桃節
碧紗窗下沉檀爇
小扇引微涼
悠悠夏日長
野人知趣甚
不向炎涼問
老圃好栽培
菊花五月開

《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柬友》

友人近日譜唱了納蘭的這首詞,彈唱得蠻有現代感的;我也草草的來做一個,但鄙人能力有限,不懂彈,唱也不佳,譜的也是陳腔舊調兒,跟友人做的是截然不同的一個版本。

究竟納蘭這首詞是真寫為情所傷一女子,抑或是藉詞柬友呢?我不懂,於是搞搞嘢,找來關公和張飛兩位金蘭兄弟的手辦公仔做YouTube的背景圖,你說是斷背也好,是背約也好…

詞:納蘭性德
曲:海牛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心人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
淚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
比翼連枝當日願

《如夢令.秋懷》

去年中把李清照的《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譜成了曲;近日在友人臉書帖子上讀到張仲宇的這一首《如夢令.秋懷》,想到不如修改一下旋律,譜成另一曲也好…

詞:張仲宇
曲:海牛

送過雕梁舊燕
聽到妝樓新雁
菊訊一何遲
倒盡清樽誰伴
魂斷 魂斷
人與暮雲俱遠

《聞雷》

多月來沒做古詩詞譜曲的練習,今早友人在臉書出貼貼了白居易的一首五言律詩,配上一幀在墓地拍的照片,但見當中一棵大樹像是被雷擊從中劈開了兩半似的…雖然仍有差不多兩個月才是驚蟄,還是把這首關於這節氣的詩譜成曲,又留言問友人借用了他的圖片,整成了這條片。

詞:白居易
曲:海牛

瘴地風霜早
溫天氣候催
窮冬不見雪
正月已聞雷
震蟄蟲蛇出
驚枯草木開
空餘客方寸
依舊似寒灰

《武陵春.春晚》

「春晚」不是春節晚會,而是李清照的一首詞,更是一首歎息「物是人非」、「欲語淚先流」的詞,那許多的愁壓根兒地跟春節晚會的節慶頌歌大相逕庭。

詞:李清照
曲:海牛

風住塵香花已盡 日晚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 也擬泛輕舟
只恐雙溪舴艋舟 載不動許多愁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

好久沒做古詩詞譜曲的練習,就拿李清照這首《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來熱一下身。

詞:李清照
曲:海牛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 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煙花三月過去,已是四月初一,身邊愈來愈多親友離港在即,正好出貼貼這首李白送別孟浩然的詩。

詞:李白
曲:海牛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定風波.三月七日》

早陣子,前廣播處長被提早結束合約,離職時以一句「也無風雨也無晴」道別,隱隱就是有昔日給貶謫黃州的東坡先生的慨歎。蘇東坡此首《定風波》寫於宋神宗元豐五年三月七日,今天雖只是西曆的三月七日而非農曆,但也正好是出貼的時候。

詞:蘇軾
曲:海牛

莫聽穿林打葉聲 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 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 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