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塞二首》

人類歷史,脫不了戰爭,什麼是保家衛族?怎樣國家才安全?誰來定性打仗的是英雄,抑或是戰犯?我等真的是大愛的厭戰者,抑或其實是沒本事上戰場的懦夫?我等是否有什麼資格說什麼話?

詞:王昌齡
曲:海牛

秦時明月漢時關
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教胡馬度陰山

騮馬新跨白玉鞍
戰罷沙場月色寒
城頭鐵鼓聲猶振
匣裏金刀血未乾

《詩篇117》

詩篇117是最短的一篇詩篇,只有兩節,內容是呼籲萬國萬族要因耶和華的慈愛和信實頌讚祂。這短詩沒有特殊的歷史背景,然而耶和華永遠的信實,正是萬民發出讚美的立足點,我們在難關中又能否體驗它的實在呢?

詞:詩篇117(和合本修訂版)
曲:海牛

萬國啊,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萬族啊,你們都要頌讚祂!

因為祂向我們大施慈愛,
耶和華的信實存到永遠。

哈利路亞!

《我要因耶和華歡欣》

按哈巴谷書3:17-18這兩節金句寫的詩歌不少,粵語詩歌也有好幾首,當中不乏動聽感人的。然而,我更想嘗試以不改寫經文為目標,為這兩節金句譜一個旋律,尤其是在今天這個城市,哈巴谷先知的信息,正是應對著我們目下的處境。

詞:哈巴谷書 3:17-18
曲:海牛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
葡萄樹不結果,
橄欖樹也不效力,
田地不出糧食,
圈中絕了羊,
棚內也沒有牛;
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
因救我的上帝喜樂。

(圈,粵音:倦gyun6)

《遙遙路》(江南好)

數年前,按詞牌《江南好》(又名《憶江南》)寫過幾首詞,其中兩首叫《遙遙路》的,是寫信仰路的,很合今時今日,且譜上曲再貼於這裡:

詞、曲:海牛
(詞牌:《江南好》)

遙遙路,艱險滿憂驚,
乏力孤單無助佑,
惟求恩主永同行,
偕我踏前程。

茫茫路,方向也難明,
南北西東無覓處,
惟求恩主發慈聲,
招我近天京。

《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

另一首李清照的詞,據說這是她與新婚不久的夫君離別後寫的,這時的她還可跟夫君「相思」,此種「無計可消除」的情愁,雖未及國破家亡喪夫後寫的《聲聲慢》那種連愁字也了不得的哀痛,但讀者的眉頭和心頭,豈能不為之牽動?

詞:李清照
曲:海牛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 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 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 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 卻上心頭

《七步詩》

相傳魏文帝曹丕迫親弟曹植七步成詩,就有了那首膾炙人口、動輒便給拿來訴諸兄弟情的《七步詩》:「煮豆燃豆萁…」。可是這個廣為人知的四句版本,原來又是經過編修的:在最初給記載的版本裡(《世說新語》),這首詩本是有六句的。然而,更有趣的是,今人都在爭議,這首詩很大可能並非曹植所寫。且不論是否陳王手筆,讓我將兩個版本串在一起譜個曲:

詞:(曹植?)
曲:海牛

煮豆持作羹
漉菽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
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靜夜思》

近來,香港流行樂壇的其中一位多產填詞人黃偉文放出了好幾首他的詞作之初/原稿,於是有人就拿來跟當年發行了的版本做比對,不但比較其文字上的差異,亦論及詞人創作的初心等等。

《靜夜思》是李白最膾炙人口之作,可說是不少人的「入門」詩歌,然而按一些研究顯示,我們今天普及熟悉的那版本,可能也跟原本的文字有所出入,維基百科就列出了五個以上的版本。

譜了五十首詩詞,還沒譜這一首「入門」詩,部份原因也大抵是不知道譜那一個版本較好。現在就拿其中兩個版本譜成一曲:

詞:李白
曲:海牛

(北宋郭茂倩《樂府詩集》)
牀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現今最流行版本)
牀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和述古冬日牡丹四首》

蘇軾的《和述古冬日牡丹》共有四首,先前只貼了其一,現在把譜好的四首都貼出來:

詞:蘇軾
曲:海牛

一朵妖紅翠欲流 春光回照雪霜羞
化工只欲呈新巧 不放閑花得少休

花開時節雨連風 卻向霜余染爛紅
漏泄春光私一物 此心未信出天工

當時只道鶴林仙 能遣秋花發杜鵑
誰信詩能回造化 直教霜卉放春妍

不分清霜入小園 故將詩律變寒暄
使君欲見藍關詠 更倩韓郎為染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