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相信》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篇27:13

這是我最喜愛的聖經金句之一,這是舊版和合本的翻譯。

環球聖經公會的新譯本用了另一種譯法,使人更能正面地應對這個真叫人喪膽的大環境…

詞:詩篇27:13(新譯本)
曲:海牛

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
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何解是我.約瑟》

在聖誕的故事裡,除馬利亞可能有其內心的掙扎外,義人約瑟又是怎樣去取捨?

用上了跟《何解是我.馬利亞》一樣的基本調子,填上另一組歌詞。

曲、詞:海牛

難愛下去 難再一對
如要去啞忍這羞恥 我做不到
亦沒法狠心將瘡疤絕情揭露
情願撇下 仍是愛她
何故讓我 如此難過?

然而那夢裡 朦朧的夢裡
神告知她這胎出於聖靈感孕
神藉我家之子開展拯救之恩
情願順服 如夢卻真
神顧念我 神恩待我

《何解是我.馬利亞》

這是為九年多前初擬旳一套聖誕歌劇寫的第一首歌,但一直沒把曲譜寫得好,趁聖誕將近,這段日子又勤勤譜曲,就扚起心肝把曲譜修得像樣一點,做一個mp3貼在這裡。

曲子的起頭借用了Wagner的Bridal Chorus那最令人耳熟能詳的首句;歌詞不單想寫出馬利亞內心的掙扎,也是在寫每一個自覺卑微卻被揀選擔負上主使命的人的忐忑:「情願信服,仍在顫抖」。

曲、詞:海牛

完美配襯
情心互印
期待那天跟他相許一世情與份
誰料有這一天一天使忽來臨
說要我懷孕生子
承王權成就救恩
何故是我?
何解是我?
誰會信這隱衷?
怎使愛郎接受?
如何面對千夫所指?
今日和以後
誰伴過渡?
惶惑困憂
何故是我?
何解是我?
來要我孤孤單單一個承受
神大計竟揀選小小我成就
情願信服
仍在顫抖
何故是我?
何解是我?

《洗盡鉛華》

上星期末,朋友給我傳來照片,是女兒在大學藝廊展出的一幀畫作,題為《洗盡鉛華》。

(畫者名字略去)
洗盡鉛華
2019
水墨設色紙本
《洗盡鉛華》是指從低俗中脫離出去,意味著一種世俗的改變。
這份作品諷刺了現代女性無法擺脫世俗的眼光,花盡心思打扮自己,從中得到自信心。難道我們的價值就是建立於別人的看法?即使是圖中的「黃面婆」想必也有屬於自己的獨特之處值得欣賞吧!

我不識鑑畫,不知女兒畫的算好還是不好,對她畫意想表達的,也不甚了了;但從「洗盡鉛華」四字,卻有所感,寫了這首歌:

曲、詞:海牛

洗盡了今世鉛華
縹緲煙波中放花
浮名輕拋逐水去
愛恨偏激盪心裡

洗盡了今世鉛華
撫我身心的創疤
刺痛天天漸減退
冤苦早深入骨髓

洗盡了今世鉛華
過去光輝沒可誇
卻有這影子留下
教我怎麼忘記他

《一天》

十三年前寫過一篇挺有意思叫《一天》的文字習作,似是一首新詩又不盡是的;近日在想,這一年來譜了五十來六十首古詩詞,不如也把這首「新詩」拿來譜個曲試試:

曲、詞:海牛

他──
掛著倦透的臉容,拖著疲乏的腳步,
迎著撲面的煙塵,隨著簇擁的人群,
沿著繁鬧的市街,踏著如常的歸途,
理著紊亂的思緒,想著茫然的未來,
背著沉重的負擔,挨著呆板的生活,
懷著微末的冀望,仗著上蒼的眷祐,
盼著美好的日子,過著苟且的一天。

《和韓錄事送宮人入道》

據說在舊版本的《笑傲江湖》小說裡,某一段令孤沖與任盈盈的對話中,曾出現李商隱的這一首詩。而我卻只因為覺得詩中那句「月娥傷毒好桐油」實在太妙,明日又是中秋(當然會想起月上嫦娥),故不得不為它譜個曲,甚願某女子應詩中意真箇「埋骨成灰恨未休」。(其實只是拿之前譜的《登樓》略略改改而已。)

詞:李商隱
曲:海牛

星使追還不自由
雙童捧上綠瓊輈
九枝燈下朝金殿
三素雲中侍玉樓
鳳女顛狂成久別
月娥孀獨好同遊
當時若愛韓公子
埋骨成灰恨未休

《菩薩蠻.歸鴻聲斷殘雲碧》

這是我「古詩詞譜曲」系列的第六十首。

李清照這詞中沒半字嗟嘆,只寫景,似在作畫,卻教讀者感受到詞人心中陣陣的哀愁。

詞:李清照
曲:海牛

歸鴻聲斷殘雲碧
背窗雪落爐煙直
燭底鳳釵明
釵頭人勝輕

角聲催曉漏
曙色回牛斗
春意看花難
西風留舊寒

《絕句四首其三》

杜甫愛對句,就連沒規定要對仗旳絕句也要對,四首《絕句》十六句詩中,就有五對(即十句)對仗,只有其二不對,這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絕對係杜甫。

但官場中有另一種語不驚人死不休,把黃鸝說成烏鴉,黑境比作青天,絕對係民眾之苦。

詞:杜甫
曲:海牛

兩個黃鸝鳴翠柳
一行白鷺上青天
窗含西嶺千秋雪
門泊東吳萬里船

《竹里館》

記得王維這首《竹里館》是中學時代的課文,譜了數十首詩詞,也是時候回歸原點。

在今天社交媒體氾濫的年代,就算有人像王維般於竹林深處獨坐彈琴,相信也是在開live直播賺著hit rate。

詞:王維
曲:海牛

獨坐幽篁裏
彈琴復長嘯
深林人不知
明月來相照

《榮耀大君王》(O Worship The King All Glorious Above)

突然興起,試用先前為古詩詞譜曲的模式,為傳統聖詩不合粵韻的中譯詞重譜旋律。要數節舊譯的歌詞都用上同一旋律,且要合粵韻,當然是不可能,這正如試圖用同一旋律來唱三首《清平調》一樣艱難。有了這種頓悟,便能放手而為,因為之前也試過為數首舊譯聖詩重譜,但譜的一是短詩,一是只做第一節,沒有做過複節的。這次我嘗試以之前《八陣圖》的譜做基礎,重譜那一首耳熟能詳的《榮耀大君王》(O Worship The King All Glorious Above)(舊版普天頌讚第七首)。

詞:Robert Grant
中譯:adopted from 普天頌讚
   (沈子高修 頌主詩集本)
曲:海牛
 
大家同敬拜 天上榮耀王
主大能大愛 我當同頌揚
萬古靈光普照 歌頌聲環繞
永遠作我盾牌 免我受侵擾

主權能慈愛 我等當頌讚
光輝是主袍 穹蒼是主幔
叱吒雷電風雲 主當安車乘
昏暗狂風暴雨 順我主路程

大地浮空間 滿藏珍與寶
全歸主能力 不絕施創造
主命全愛全權 萬物即建立
主使碧海蒼波 周圍繞大地

人舌何能述 我主關切心
主使風吹拂 主使光生明
主使高山泉源 下注徧平壤
主使甘霖時雨 潤澤各地方

我原是微塵 懦弱無力量
專心依靠主 必能獲健康
因主恩慈覆育 永遠無變更
至尊造化主宰 我救主大君

權能無限量 慈愛深莫測
天使在天上 歌頌聲不息
地上眾生讚美 隨從眾天軍
盡力盡心盡意 讚美主榮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