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月。兩圓

中秋嘆問天
人月幾多圓
今夕非何夕
還當值兩圓

不捨


午飯時間,路經邨口,看到工人們正在扶正和加固一株在山竹吹襲時倒下的大樹。

無意間,聽到一位祖母跟孫女的談話,大意是向孫女解釋工人在忙著甚麼,並指著大樹問孫女:你不是也說過不捨得它嗎?

孩子不捨得大樹被風暴摧折;天父啊,我知道,祢也不忍見祢的孩子給各樣災病折騰,敬求祢施恩垂顧,覆庇憫念,快快的拯救,阿們。

食終

現代化了
科學發展了
我的國厲害了
習俗也講文明
不再信仰

和月
所以管它赤紅
還是美白
我只知香香在睡
食終
馬爾斯的大星仍在
天邊東方
紅布那般
又太陽升了

寫於六四「已久」

廿九年前那黑夜,北京死的不只是萬千的人命,更是中國人的良知;從此,身後發生過的,或身邊在上演著的,都不堪回首,只能向錢看;人最原始的自我保護機制被激發至極致的程度,貪婪與謊言都變了生存的常道。

若有人說六四糾纏已久,要放下;其實,他的良知早已在那次屠殺之中給殺死了,並且,他更在人自我的原罪裡死而又死;而這個他,有多少是自命重生得救的基督徒……

菅牧浩鳴

菅仔裝作好人,要在主的話上鑽空子,好把房產轉給自己得好處。 菅仔就問主:「老師,我知道你所講所教的都很正確,也不看人的面子,而是誠誠實實傳上帝的道。 我不納印花稅給港特合不合法?」 主不虞他的詭詐,就對他說: 「拿一個錢幣來給我看。看那像和那名號是誰的?」他說:「港幣是沒有頭像的。」 主無法當著百姓在他的話上抓到把柄,又因他的對答而驚訝,就閉口不言了。

正月初十帶病呻吟

空氣中有一層霾,
胸口處有一重悶。

陽光在霾裡透白,
人心在悶中發昏。

霾是污物的堆積,
悶是悲苦的交織。

風吹,霾就散;
酒醉,悶還在。

亂寫二

亂寫,寫什麼好?
既然事事都不好,亂寫就是好。
把不好的,好好去寫,寫好,不好嗎?
不好的,其實不好寫,只好亂寫,寫得不好,也好吧。
要寫心,但心情不好,便亂寫,用心亂寫。
用心寫,還算亂寫嗎?
算吧,好心就不要亂寫。

亂寫

亂寫,可以嗎?
心既是亂,要寫心,就是亂寫。
亂寫,不如不寫?又或是違心而寫?
違心,也不就是亂寫?為寫而寫。
不寫,也是違心,因為心想寫,只是亂。
還是亂寫了。
————
亂活,又可以嗎?

新年幫襯新醫院

大年初一,坐在聖保祿醫院門診的候診室,看著醫院簇新高雅的裝修和設施,感覺是富豪級的,海牛不禁想到天主教講的神貧,但又同時想到開埠之初基督宗教所代表的西方先進文明……

戊戌政變百二年

兩個甲子前的戊戌政變把晚清的維新派送上死路,也催生了辛亥革命。一百二十年後的今個戊戌,願見歷史循環,誠心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