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暴徒」割蓆?

香港警察強攻中文大學「止暴制亂」;中大學生拼命抵抗,舊生也紛紛趕至,保衛校園和同學。

這令我對約翰福音15章和17章有更深的體會。

葡萄樹的比喻和分離的禱告經常被用在講壇或主日學課堂上以教導主內合一的重要。至於什麼是主內合一嘛,就是「政見雖不同,彼此要尊重」那調調兒吧。

我怕這不單是錯誤應用,更是錯解了經文。

先再說中大事件;警方的說法是:大學非罪犯避風塘,樂見暴徒步出大學校園自首。這是一種分化的手段,變相慫恿學生跟所謂暴徒割蓆以自保。這其實跟不少教會圈內吹的風向類近,不少牧者長執們認為雖然教會應要開放接待不同界別的公眾人士,但不能成為包庇或窩藏犯罪的暴徒的處所。

回說經文;今日教會按這幾章最常得出的教導就是:要從罪惡世界中分別出來,靠著聖靈竭力成聖,在教會群體裡相愛合一吧!所以,便有上述那種跟犯罪的暴徒割蓆之說,還要再加上一句:不應因為要包庇這些賊匪而叫教會分裂!

但容我問一下,在約翰福音的場景裡,誰是當代的犯罪分子?誰被政權列為暴徒?不就是耶穌自己和那些跟隨祂的門徒嗎?那麼,主裡合一到底是什麼意思?不就是叫這些被恨他們的那個世界列為暴徒罪犯的門徒們相愛合一地緊緊連於那首犯耶穌這棵真葡萄樹上嗎?而相愛合一正是這班「被暴徒化」了的門徒抵禦世界所給的苦難的唯一方法,誰個不跟耶穌這個被世界的統治者定死罪者認同,或為了獨善其身而不願跟其他「暴徒」捨身相愛,誰個就是不屬主的枝子了。如此,分別為聖的合一,就並不是跟世界的統治者眼中的暴徒罪犯割蓆,而是向法利賽式的獨善其身說不,以連於那被釘十架的首犯耶穌。

我不是在說凡暴徒罪犯皆當被視作主的門徒,而是想指出,今天教會圈子裡那些主張與「暴徒」割蓆的人中,有太多其實無異於昔日那些為求保住自我的信仰潔癖而在政治上偽中立的「法利賽人」。主耶穌預言門徒會被趕出會堂,而法利賽人正是有這等宗教權力的人(約12:42、16:2);今天教會裡不少的長執們何嘗不是在做著相似的事情?

主說:「他們這樣做,是因為沒有認識父,也沒有認識我。」這話實在是真的。

驚痾

燕地丹風蕭又蕭
誘錢公叔折其腰
花窮匕現秦嬴笑
易水扁舟君曳搖

由醒罷到反抗

這一篇,原在八月初全港三罷時已寫好,文末那句原是:「香港人,醒。罷。」其時卻沒貼出來;十月中做了點修改,還是沒貼出;如今我想,現在再不貼,就不用再貼了。

一直以來,大部份港人都堅信,縱沒有民主,香港還有自由和法治,對市民身家性命財產還算有保障;所以普選可以慢慢用和理非方法循序漸進地爭取或協商(其實是等中共恩賜)。

這數月下來,看見警察無制約的濫暴,莫視程序條例地對私隱、私產、人身安全的粗暴侵犯,大家方驚覺原來沒有民主,自由和法治原來是那麼的脆弱一戳即破。

「民主不能當飯吃。」是的,因為民主不是給吃的,經濟才是;但民主乃是排便排毒,把米田共清除,維持身體各樣指數平衡的機制。人縱然可以繼續吃,但排不到便,吃什麼也不會有康健。

香港人就是愛玩傳銷:在普遍失敗的歷史案例中,只著眼兩三個成功的個案,就深信和理非是鐵一般的真理,傳銷者左膠是在賣無價的補藥,而勇武抗爭這服原始藥方太霸道了,殊不知中共是個藥石無靈的死症毒瘤,不開刀怎得治?

香港人,反。抗 。

《十六字令》之娥

娥,慾火焚香集妖魔。千年殺,七出一虔婆。

一國近了

天赤魔星現
滅門凶禍連
黑風橫月臥
警醒莫佯眠

香業凋謝小鎮終

道消黑幕臨
德敗警鐘沉
淪落仆然倒
喪門街巷森

思羿

秋月年年有
姮娥獨悵惆
原該偕老病
不死苦何休

自遊鄉港

光華寶頂耀
復往後山沉
香火乘風沓
港灣漁晚吟

《爸爸聽我講一遍》(Daddy Let Me Say)

姊妹息勞前交帶我為今年父親節幼稚級的小朋友之獻詩做粵譯,但她當日給出的一首甚難搞,到她離世時都茫無靈感。

後來,兒童事工的主席告訴我,原來姊妹生前有給過另一首作選擇,請我翻譯,就有了這支:

Written by Unknown
粵譯:海牛

Sung to: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BaBa聽我講一遍
我愛你一生不變
即使再過萬萬年
心中永遠你最掂
BaBa我唱歌祝你
Have a Happy Father’s Day

Daddy daddy let me say
I love you in every way,
I love you for all you do
I love you for being you
Daddy daddy let me say
Have a happy Father’s day!

海牛如是說之「愛與和平」

愛其實係付代價,係犧牲。
如果我有權有勢有力量我唔用,
反而用謙卑和平嘅方法去待弱勢者,
那是愛。
但如果我因自覺勢孤力弱而向強權妥協,
並犧牲了那些比我更無權無勢者的福祉,
那不是愛,
而且是沒有愛心。
愛不等於用和平手段,
愛卻是締造和平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