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

另一首李清照的詞,據說這是她與新婚不久的夫君離別後寫的,這時的她還可跟夫君「相思」,此種「無計可消除」的情愁,雖未及國破家亡喪夫後寫的《聲聲慢》那種連愁字也了不得的哀痛,但讀者的眉頭和心頭,豈能不為之牽動?

詞:李清照
曲:海牛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 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 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 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 卻上心頭

《七步詩》

相傳魏文帝曹丕迫親弟曹植七步成詩,就有了那首膾炙人口、動輒便給拿來訴諸兄弟情的《七步詩》:「煮豆燃豆萁…」。可是這個廣為人知的四句版本,原來又是經過編修的:在最初給記載的版本裡(《世說新語》),這首詩本是有六句的。然而,更有趣的是,今人都在爭議,這首詩很大可能並非曹植所寫。且不論是否陳王手筆,讓我將兩個版本串在一起譜個曲:

詞:(曹植?)
曲:海牛

煮豆持作羹
漉菽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
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靜夜思》

近來,香港流行樂壇的其中一位多產填詞人黃偉文放出了好幾首他的詞作之初/原稿,於是有人就拿來跟當年發行了的版本做比對,不但比較其文字上的差異,亦論及詞人創作的初心等等。

《靜夜思》是李白最膾炙人口之作,可說是不少人的「入門」詩歌,然而按一些研究顯示,我們今天普及熟悉的那版本,可能也跟原本的文字有所出入,維基百科就列出了五個以上的版本。

譜了五十首詩詞,還沒譜這一首「入門」詩,部份原因也大抵是不知道譜那一個版本較好。現在就拿其中兩個版本譜成一曲:

詞:李白
曲:海牛

(北宋郭茂倩《樂府詩集》)
牀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現今最流行版本)
牀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和述古冬日牡丹四首》

蘇軾的《和述古冬日牡丹》共有四首,先前只貼了其一,現在把譜好的四首都貼出來:

詞:蘇軾
曲:海牛

一朵妖紅翠欲流 春光回照雪霜羞
化工只欲呈新巧 不放閑花得少休

花開時節雨連風 卻向霜余染爛紅
漏泄春光私一物 此心未信出天工

當時只道鶴林仙 能遣秋花發杜鵑
誰信詩能回造化 直教霜卉放春妍

不分清霜入小園 故將詩律變寒暄
使君欲見藍關詠 更倩韓郎為染根

《念奴嬌.赤壁懷古》

DSE中國語文科範文的「詞三首」,我就剩下蘇軾這一首未給它譜曲。本來說過譜了五十首後就稍停一下,但既然把DSE那「詩三首」都K.O.了,「詞三首」留下一首就總覺有點美中不足。

「大江東去」,只願浪淘盡的不止是千古風流人物,也淘去今天在位的下流人渣。豪傑如周公瑾也不過三十六歲便死了,那些妄想永續霸業的野心家,豈不更應灰飛煙滅嗎?

詞:蘇軾
曲:海牛

大江東去 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 人道是 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 驚濤拍岸 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 小喬初嫁了 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 談笑間 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 多情應笑我 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 一尊還酹江月

《清平調其一》

Revlon的中文名「露華濃」據說乃香港已故詞人黃霑取的,那是外國品牌經香港打入中國市場的年代,中文名字不是單按音譯,也講求達與雅。但若這品牌是近年才進軍大中華者,我怕那典雅的中文名要改成一個不倫不類的「普通」名字,例如什麼「若馥瓏」之類。講文明和文化,在某個國度裡,從來都只是向錢看的當權者的一種統戰手段,於是知識分子的自由意志便決定了文明和文化的水平。

「露華濃」典出李白的《清平調》,這三首詩相信是李白為楊貴妃寫的,適值唐室從開元進入天寶年代,是李唐由盛變衰的一個轉捩點;今天這個城市也因一個女人而命運逆轉。

而我譜到第五十首詩詞,也是一個點要稍停一下。

詞:李白
曲:海牛

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羣玉山頭見
會向瑤臺月下逢

《月下獨酌其一》

李白愛酒,其詩中多有提及,有跟友人對酌的《將進酒》,也有獨飲的四首《月下獨酌》,四首中其一乃DSE中國語文科範文。

究竟是一醉解千愁?還是酒入愁腸愁更愁?

時局如斯,做個酒徒?抑或走佬?

詞:李白
曲:海牛

花間一壺酒 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 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 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 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 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 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 相期邈雲漢

《登高》

詩聖杜甫的《登樓》是DSE中國語文科範文之一,他另一首七言律詩《登高》也寫登高望遠,卻沒有前者對時局的歎喟,只剩下詩人感懷身世的獨自愁傷。

前四句詩中寫那周圍此起彼落的猿嘯、鳥飛、落木、江水等聲音與畫面,映襯後四句詩人自身的悲離、病痛、孤獨、艱苦、年老、潦倒,對比格外強烈。全詩四對皆對仗句,超越了一般律詩格律中三四和五六句必須對仗的要求,可見杜甫其時雖病患纏身、失意潦倒,對詩句工整,仍執著追求,一點都沒放輕放下,實乃詩聖登峰之作。

究竟是一向憂國的杜甫寫這詩時太自憐自傷,以致字裡行間忘掉了《登樓》或《登岳陽樓》中那些對時局的嗟嘆,抑或是杜甫這刻的淒涼晚景,正是時局壞透最寫實的反照?

詞:杜甫
曲:海牛

風急天高猿嘯哀
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
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
潦倒新停濁酒杯

《延津縣》

上網搜尋,找來明代重臣于謙一首關於疫病的詩,只覺很合時,立即譜上曲,「撫安才智短,獨立奈愁何」!

詞:于謙
曲:海牛

縣治蕭條甚 疲民疫病多
可憐官失職 况是歲傷和
空廪全無積 荒田更起科
撫安才智短 獨立奈愁何

《隋宮》(一名《隋堤》)

唐詩人李商隱寫有兩首叫《隋宮》的詩,一首是七言律詩,另一首是此首七言絕句。

史載隋煬帝楊廣好大喜功,驕奢淫逸,不納諫言且殺害進言者,終致民變四起,後被叛將宇文化及弒於江都行宮,隋朝只歷不足四十年即亡,李唐繼起而代之。楊廣雖荒淫無道,卻因其多次勞師動眾的征伐和出遊需要,留下了不世的大運河水利建設。

詩述煬帝南遊不戒嚴,或許因他自忖國位安穩,但更可能是他根本昏庸得不懂算計。但若一個昏君太懂得算計,一方面貪腐暴虐,一方面又以國家安全為名,嚴密監控民眾,妄想永續霸業,這會是何等恐怖的統治?

詞:李商隱
曲:海牛

乘興南遊不戒嚴
九重誰省諫書函
春風舉國裁宮錦
半作障泥半作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