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到對岸去吧

耶穌叫門徒開船渡海到外邦人之地格拉森,只為救贖一個被人棄絕的鬼附之人,旅程中的大風浪叫他們險死還生…

你我為人,在浩瀚的宇宙中何其渺小,直如微塵,天地的主,竟甘為救你我而降世、受死…

基督的愛,是什麼一回事?

你我或者都如那格拉森人一樣渴望跟主就此在一起,然而主卻差你我到自己的地方去宣講祂為你我作了多大的事。

忘記還是銘記

一千萬銀子或一萬他連得有多少?於人,是天文數字。於萬有主,那可是微不足道。主免人的債,因祂不單有慈心,也有豐富。人不願免同伴的債,因為我們不單沒有深切體會恩主的慈悲,也心裡不富足,靈裡貧乏,以至我們仍斤斤計較。忘記別人對自己的虧欠,是因為能銘記主恩,祂不單免了我們的債,更願意跟我們分享祂永恆的豐富。而當我們認識到恩主所免的不單是我們自己的債,也願意寬免那些虧欠我們的人,我們就必須同時認識我們在主裡有的是永恆的時間,我們究竟願意如何投資這永恆的豐富呢?永遠的忘記?永遠的銘記?

為光作見證

幻想一下,當施洗約翰下在監裡,有家中長輩到監裡探望他…

「兒啊,你為何這麼激進呢?希律那廝的私生活跟你的使命有何干係呢?你何不忍一時之氣呢?難道你忘了你父親在你受割時所說那個關於你的預言嗎?你來是要為主預備道路,作至高者的先知,行在祂面前啊!你不是要叫人知道主的救恩嗎?你是否肯定那個常和稅吏出入還一起吃吃喝喝的拿撒勒人耶穌,就是那要來的基督?萬一搞錯了,你現在又身陷牢獄,那如何是好?就算沒搞錯,以那個耶穌現在的勢頭,如何動得了羅馬人的毫髮呢?你不應在外邊繼續為基督預備合用的百姓,做好修直道路的工夫嗎?你在這裡又如何見證以色列國的復興呢?你這麼衝動,怎對得起主呢?你這樣當面斥責希律這隻狐狸,對於天國的大業有何益處?如今你還可以怎樣去完成祂給你的託付呢?約翰,你太令主失望了…」

但為施洗約翰至死的見證,我們當感謝主,我深信他的一生,也在為光作見證,使我們藉著他而信。

彼得的見證

彼得在使徒行傳第二章所載那第一篇的講道,今日看來,滿有抗爭的況味。猶太宗教領袖依照當時的律法和法律程序,把耶穌定罪釘死,彼得卻公開宣告耶穌是給不法之人所殺,這是對當權者和其支持者明明的指控和譴責。

今天香港教會,在這彎曲、是非顛倒、以法治之名行使制度暴力的世代,如何做耶穌的見證?

高度,表明了你的態度

坊間有幾本書都用上了類似的書名:《態度決定了你的高度》(施以諾著)、《你的態度,決定你的高度》(蔣慧瑜著)、《態度決定你的高度》(東離子著)、《態度決定高度》(周凡棋著)……老實說,這些教人「增高」的書,我半本也沒有興趣拿來看,我已經夠高了(說笑)。

沒太多人愛當矮子;高大威猛的,自有多些人「仰」慕;高瞻方能遠矚,故欲窮千里目,自要更上一層樓,登高,以求擴展視野。

以上那些書所講的,大慨都肯定了高度是一個值得追求的目標;而改變一己對各樣人、物、事或諸如此類的的態度,就是達成目標的手段。

這都關乎自我肯定、實踐和發展(或作成長/增值),都是美好的。

但亦有云:一山還有一山高;高處不勝寒。當代流行曲也唱:「升得高的,終於都會低墮」,隨之是一個嘆問:「何必呢?」

海牛身高超過六呎,深明高有高的煩惱。

我一向亦愛反其道而行;我以為:「高度,表明了你的態度」更值一談。

我很喜歡這幅多年前拍下的照片,相中一位叔叔蹲著身跟犬兒的交流,在青馬大橋作背景映襯下,份外顯得溫馨。

基督徒常常講謙卑,但真的願意降卑的又有幾人?聖經說要俯就卑微,「俯就」就是我說「高度,表明了你的態度」的意思。人皆有情,不難生發同情之心,然而表達出來的時候,若欠缺同理心,就大有機會演變成「何不食肉糜」之惡。耶穌,上帝之子,並非安坐高天聖寶座上,以皇恩浩蕩之姿,施捨世人;祂乃是屈尊降卑,道成肉身,俯就世人,且捨身在極刑的十字架上。聖經說,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

態度,確是影響著我們的高度;所以,若我們想望受助的一方感受到我們真善誠懇的態度,就得設法調整一下我們的高度。

WTF – What The Full

趙鏞基出事了,新聞也早賣過了。

他那間教會名叫汝矣島純福音教會,純福音是什麼?Full Gospel是也。

這麼一說,大家會否想起香港也有個打著Full Gospel招牌的組織呢?

正是那個以好有品的陳世強為首的Full Gospel Business Men’s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 (HK) 香港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或遭網民謔稱作傷人團契),一眾YL如梁美芬、李慧琼、容永祺等都跟它扯上關係。

Full,是純也好,是全備也好,最怕是解作領袖們以福音肥己甚至中飽私囊就不好了。

眺那伯利恆之星!

那星的出現,使耶路撒冷合城的人,包括老外分封王希律和城中的宗教領袖,都感不安,何因?

因為那星意味著新一輪猶太本土主義將對羅馬大帝國在巴勒斯坦地的治權帶來威脅:「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裡?」

但願今年聖誕,香港人人得眺那星!叫那些共產殖民主義者並與之同流合污者寢食難安!

天國模式

一本花費不菲公帑製作的《中國模式》,掀起了反國教的思潮。

幸那思海潮湧,至今未退。

要把對國家的正面情感灌輸給我們的孩子?要他們愛中華人民共和國?要他們看見國旗升起有所感動?

首先問問:國家怎樣示範她有多愛人民?

不如學學天國模式。

天國大君王捨棄權位,降世成為凡人,並為救萬民而釘身十字架上而死,叫人知道何為愛。祂又吩咐祂的追隨者、祂的子民,愛祂的方法就是愛鄰如己,服侍弱小的,又要彼此相愛。這是天國的模式。

現實的中國模式又是什麼?

中共為求穩固政權,肆意欺壓人民;空喊著為人民服務的口號,所有政策以至法律卻是為黨和黨人的私利效勞;所謂愛國,無非是愛黨;在貪腐崩壞的制度下,人民基本權利得不到保障,人人只顧自保,見死不救,小悅悅事件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經濟開放起飛,政治卻封建專制,官商勾結是必然的惡果,個個凡事向錢看,毒奶粉、地溝油、假煙假酒……殺害自己的同胞不知凡幾。如此大環境大氣候,連國民都無法相親相愛,卻來講國民教育,大談愛國,那跟文革時期的「不愛爸媽,只愛國家!」有什麼分別?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人若說『我愛上帝』,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了;不愛他看得見的弟兄,就不能愛看不見的上帝。愛上帝的,也要愛弟兄;這是我們從上帝所受的命令。」約壹4:19-21

要孩子學懂虛情假意愛國家有多難?

要切實去愛那些不可愛的同胞卻是談何容易!

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

有人寫道:「朋友,要清楚,民主並不是我們終極目標, 而是人希望透過民主達到公平、公義、公正的社會。但民主並不能達到絕對的公平、公義、公正的目標,而只有所有人跟隨至聖的上主才能達到!」

海牛也道:「朋友,要清楚,吃飯並不是我們終極目標,而是人希望透過吃飯獲得飽足、生命、健康。但吃飯並不能獲得永恆的飽足、生命、健康,而只有所有人跟隨至聖的上主才能獲得!」

照這樣的邏輯,基督徒既無需要爭民主,也無必要搵食!

註腳:說第一句話的那位朋友在數十萬市民上街爭民主的時候,到了赤柱嘆lunch!

後記:去赤柱嘆lunch本來沒有問題,不參與遊行爭民主也沒問題。問題在於人家去與數十萬人上街為社會爭民主,你不參與便是了,去嘆lunch也可以,為何要說些似在暗示爭民主不夠屬靈的說話?吃飯是屬靈的事嗎?能叫你有永恆生命嗎?那是否因此可以說吃飯是多餘的東西?再加一句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之類就顯得你有聖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