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宮》(一名《隋堤》)

唐詩人李商隱寫有兩首叫《隋宮》的詩,一首是七言律詩,另一首是此首七言絕句。

史載隋煬帝楊廣好大喜功,驕奢淫逸,不納諫言且殺害進言者,終致民變四起,後被叛將宇文化及弒於江都行宮,隋朝只歷不足四十年即亡,李唐繼起而代之。楊廣雖荒淫無道,卻因其多次勞師動眾的征伐和出遊需要,留下了不世的大運河水利建設。

詩述煬帝南遊不戒嚴,或許因他自忖國位安穩,但更可能是他根本昏庸得不懂算計。但若一個昏君太懂得算計,一方面貪腐暴虐,一方面又以國家安全為名,嚴密監控民眾,妄想永續霸業,這會是何等恐怖的統治?

詞:李商隱
曲:海牛

乘興南遊不戒嚴
九重誰省諫書函
春風舉國裁宮錦
半作障泥半作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