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得你夠「爛」

今早讀《都市日報》,潘國森師兄在其專欄論到「第十七屆全港詩詞創作比賽—律詩」學生組的冠軍作品,海牛看後有感。

要把那首冠軍作品說成是律詩,實在勉強得很,平仄既不合,對仗更不公,能奪冠而回,我想也是政治因素使然,(更甚者因有何文匯此君任評審),卻令海牛想起自己如何學寫詩,也想到如何學查經。

海牛唸的是理科,沒讀過多少古體詩,文言文也讀得少,亦懶於背誦,所以文學根底甚弱。記得當年應付中文科會考時,根本沒有把課文熟讀,「精讀」也只是問同學借來的瞥過一眼,最終考得個丁,已算是有所交代了。到了預科,沒有修中文,倒走去自學寫詩。原因就是看不過眼當時校內舉辦的詩詞比賽的參賽作品,自己雖然不太懂,也能看得出它們很爛,心想古體詩不是這樣寫吧,便跑去書局找工具書來學,竟給我以超低廉六元的價錢,買來一本詩詞作法的小書,內容簡單易明,很快我已學著寫律絕,隨即拿作品報名參賽,那料一擊即中,奪冠而歸!今天看來,沒有那些爛詩,就激發不到我去學寫詩,也得說句多謝才是。就如開初學查經,也是因不滿有人因循苟且地解釋聖經,趁暑假空閒,常常跑去書室看釋經書而培養出興趣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