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

詩聖杜甫的《登樓》是DSE中國語文科範文之一,他另一首七言律詩《登高》也寫登高望遠,卻沒有前者對時局的歎喟,只剩下詩人感懷身世的獨自愁傷。

前四句詩中寫那周圍此起彼落的猿嘯、鳥飛、落木、江水等聲音與畫面,映襯後四句詩人自身的悲離、病痛、孤獨、艱苦、年老、潦倒,對比格外強烈。全詩四對皆對仗句,超越了一般律詩格律中三四和五六句必須對仗的要求,可見杜甫其時雖病患纏身、失意潦倒,對詩句工整,仍執著追求,一點都沒放輕放下,實乃詩聖登峰之作。

究竟是一向憂國的杜甫寫這詩時太自憐自傷,以致字裡行間忘掉了《登樓》或《登岳陽樓》中那些對時局的嗟嘆,抑或是杜甫這刻的淒涼晚景,正是時局壞透最寫實的反照?

詞:杜甫
曲:海牛

風急天高猿嘯哀
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
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
潦倒新停濁酒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