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牛外傳(六)

第六章 禱告

現在,海牛背靠家門呆站在屋前的那片小空地上,仰天看著那茫茫的夜空,心內也是一片茫然。

究竟和那少年人的一戰,應為朋友之義全力施為?還是為妻兒之情故意一敗呢?他只想時間在這一刻能停頓下來,讓他好好的冷靜地想想,或會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來,就算是想不出,也可以讓他遲一會才去做那兩難的抉擇。

他心底在默默禱告上蒼,但願一息間發生的一切,能有出人意外的結局,一個完滿的結局……

奈何,世事往往非但不能盡如人意,且沒多少人真個能做到無愧於心。

既是這樣,求告上蒼又是否多此一舉呢?但若連禱告所帶來的一絲希望也放棄了,人在絕境中還能做什麼呢?放棄了希望的人,最後可能會把自己也一併棄掉。

想到這裡,海牛才驚覺自己竟然變得那樣的婆媽。回想當年闖蕩江湖的日子,刀下猶生,真是全賴自己的實力嗎?多少次還不是在危急關頭,不知就裡的幸保不失嗎?年少的日子,無甚可恃,反懂樂天知命,無憂無慮。現在人大了,武功也登峰造極了,便自以為能操控勝敗、取代天意?到底人有了家室,或會多了顧慮吧,每一個決定,不只要為自己負責,也得為妻兒著想。但一個有妻室的人就斷不再是那個神一般的什麼「北溟玄君」,而只是個有血有肉的平凡人,既是凡人,就莫想能掌握 前途安危,一切也得仰望上蒼,既把一切交托上蒼,憂慮就變得有點多餘。

多少時候,人若能真正認識並接受自身的無能和限制,便能夠放開懷抱的勇往直前。這一刻,無論是海牛的心境或他正自仰目觀看的夜空,忽然從茫茫然的一片,變得豁然開朗起來。

海牛現在不單為自己和妻兒朋友禱告,他更為老天爺有好生之德而禱告,因他背負著的不只是朋友之義妻兒之情,更是一柄曾為武林掀起過腥風血雨的凶刀……

他在噬血的刀柄上輕拍了一下,展開輕身功夫,朝約會地點揚長而去。

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