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牛外傳(一)(續)

第一章 噬血(續)

噬血已懸在這牆角上整整有三年了,亞牛在這三年間從未把它取過下來,莫說飲血,連尋常的肉食也沒有給切過。

若刀子真的有性,對於一柄以「噬血」為名的刀來說,這三年定必已把它餓昏了。但刀子始終還是刀子,若沒有人用它,它也只能夠靜靜的待著,等那喝血的日子到來。

它在等著的就是今夜要來的那個人,一個能教它重生的人……

這數天的傍晚,亞牛注意到噬血的刀鋒上隱隱泛著一抹血似的紅光,似要告訴亞牛,離它重生的日子愈來愈近了。這當然非因刀子真的有靈性,乃是因為一年之中,就只有這數天,夕陽的光線才會落到懸著噬血的那個牆角,就只有單單這七天。

過去兩年的這七天,噬血的刀鋒上都沒泛過紅光,因為那兩個七天的傍晚,天都下著大雨。今天,就好像三年前亞牛接過噬血的那日一樣,夕陽的光已在那牆角上照了七個傍晚。按照約定,那人今夜便要來了。

亞牛不是噬血的主人,他也用不著一柄飲血的刀子。他吃的是自己菜田所種的蔬果,用的是尋常人家的菜刀,所以他一直由得噬血懸在那牆角上。若他是噬血的主人,斷不會由得它餓著不飲血這麼久吧。

亞牛也不是一個跑江湖的刀客,他看來只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尋常農戶,長得不算俊俏卻頗高大,腰間也有少許贅肉,若你在田裡看見他的背,或許真會以為是頭耕田的牛。

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