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貼:《以撒vs上帝》

十多年前,互聯網尚未普及,沒有所謂個人網誌,中文打字也是費神至極的一回事,寫過的許多文章和劇本,因保存不善,如今大都已遺失掉,其中兩篇投稿於公青團訊分別題為《以撒vs上帝》及《瑪拿西與以法蓮》(後者的題目是否如是,已記不清楚)的文章,個人以為是自己信仰路上頗為重要的記錄,奈何後者早已丟失了(如幸有兄姊仍有此文在手,懇請惠賜)。而前者,我在uhome和fotop.net都先後重貼過,現在這兩處都早砍了,既然這幾天一味回顧舊事,也就在此再貼:

神曾應許他要成為大國,作多國的父;但終他一生,他卻未嘗得著任何地上的國度。

神曾應許要使他的後裔如同地上的塵沙那樣多;但在他離世之日,他膝下便只有「獨生的兒子」以撒及兩個孫兒以掃和雅各。(註)

神曾應許要把迦南地賜給他和他的後裔;但他死的時候,所擁有的就只是從赫人那兒買回來作墳地的一塊田和其中的洞。

他在世的日子並沒有看見神對他這些應許的完全成就,然而他仍「滿心相信神所應許的必能作成」(羅4:21)。

他──就是亞伯拉罕。

羅馬書4章18-19節:「他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得以作多國的父……他將近百歲的時候,雖然想到自己的身體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經斷絕,他的信心還是不軟弱。」

這樣看來,亞伯拉罕「因信仍有指望」,然而他也是因信才會落在那「無可指望」的境況之中;就因他信神,他使自己的一生都充滿著許多「沒可能」和「未知數」。他「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那裏去。」(來11:8)在迦南地,「神並沒有給他產業,連立足之地也沒有給他;但應許要將這地賜給他和他的後裔為業;那時他還沒有兒子。」(徒7:5)

倘若他不信神,他根本就不需要抱任何指望,他大可不必理會神的呼召,與其離鄉別井到自己不認識的迦南地飄泊流浪,倒不如留在吾珥或哈蘭,就此渡過餘生。他也不用多想如何能由一個膝下猶虛的無能老人成為一個多國的父,如何才有那如沙如星般多的後裔。因為他不需要這些東西也可安享晚年,可能這會比他現在還要舒服得多。

他卻因信,選上了這條路──一條由平穩安定引往「無指望」境地的道路,路上且佈滿了「沒可能」和「未知數」──至少在一般人眼中是這樣。但亞伯拉罕的信心超越了這些,甚至超越了今生,就算他等上了一生也未能看見神的應許的成就,(或許以撒的出生會使他看見神的應許正逐漸實現,但他也要等候了整整廿五年),他仍深信這些應許決不落空。他的信心是冒險的信心,因為他知道這個險冒得過,也實在並非甚麼險或不險;因他已找著那絕望中的指望,那不可能中的可能,那未知數中的不變數──神。所以他雖在無可指望的境況裡仍「滿心相信神所應許的必能作成」。

在我們的人生之中,同樣會遇上許多許多未知數,然而這些未知數的存在,是因著我們要為自己籌算甚麼而感到無力而為,還是出於對神的信心而甘願為祂冒險的結果呢?在我們每天所作的眾多抉擇中,考慮的是這些一串串的未知數,還是那唯一的不變數呢?亞伯拉罕的信心不是因看見了那死蔭幽谷後的青草地、溪水旁,而是因信靠那位信實不變,滿有能力的大牧者──神,以致當神於亞伯拉罕從以撒身上似乎已看到神自己的應許正逐漸實現的時候,吩咐他把以撒殺掉獻上,他仍是這般深信神能叫他的兒子從死裡復活過來,順服地遵命而行。亞伯拉罕可曾問神說:「神啊,你為何背乎自己?你不是說過只有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我的後裔嗎?你何以要把他取去呢?」沒有!因為他信靠的並非那位在過去賜他兒子的神,而是那位要在將來成就祂信實的應許的神。神賜給亞伯拉罕並不是應許的以撒,而是信心的功課。今天我們要抓緊的是我們的「以撒」,還是我們的神呢?若今天神要我們把我們自己的「以撒」獻上,我們會怎樣回應呢?你有想過甚麼是你的「以撒」嗎?

註:此處不把以實瑪利和從基土拉所生的六個兒子計算在亞伯拉罕後裔之列,是因在神眼中,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亞伯拉罕的後裔。(見創21:1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