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Melody

一個不懂玩樂器、只懂皮毛樂理的人如我,能寫下這麼多首旋律曲調,是上天對我莫大的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