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張機》之蟈蟑螂

許久沒以詞牌填詞。

大台播神鵰,原著小說中金庸以宋詞《四張機》來寫兒女私情孽帳,海牛也以此詞牌填一首,寫港大校毀會主席李螂蟈蟑。

蟈蟑螂 囂張跋扈比沙皇 可憎壞腦顛黑白
 人衰格賤 毒言陰損 朋比作奸狼

《江南好》之陰風起

近日翻起季候風,天陰灰一片的,且不時灑著陣雨,只感悲涼肅殺,便再以《江南好》詞牌寫一首。

陰風起,風拂送陰雲,風肅肅陰雲不散,陰雲含恨淚雰雰,陰雨澍枯墳。

《江南好》之遙遙路

《江南好》或《憶江南》這詞牌勝在夠短,不難填詞,既發詞興,就拿它填一首有關信仰的。

遙遙路,艱險滿憂驚,乏力孤單無助佑,惟求恩主永同行,偕我踏前程。

茫茫路,方向也難明,南北西東無覓處,惟求恩主發慈聲,招我近天京。

《一翦梅》之聖誕

聖誕將近,再寫個聖誕版的《一翦梅》。

大衛城郊夜半央 田野茫茫 牧牧群羊
 天軍天使列成行 彰顯榮光 眾牧驚惶
喜報佳音樂頌揚 降誕新王 布被槽床
 萬民從此救恩嘗 天地和祥 福澤綿長

《一翦梅(霉)》

我很懶,按詞牌寫詞,只覺很麻煩,但見友人引李清照之詞句在臉書回我,那就拿那詞牌寫一首:

紅賊兇殘把國偷 中共專權 毒計陰謀
 廢柴娘子急投降 民主回歸 爭拗無休
香港凋零揸硬兜 一個思歪 兩地冤仇
 此君無恥怎消除 全不知羞 恬不知羞

《水調歌頭》So Sick

友人提我蘇軾的詞也沒跟足詞牌的平仄,於是找來一首東坡的詞來改,也學他不依詞牌的自由寫:

公理再難有,禱告報蒼天。
但知神聖宮闕,趕絕眾青年。
我欲乘風歸去,只為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聖樂弄花巧,何苦在此間?
轉堂點,齊過會,去北宣。
「不應有恨」,金句長貼扮誠虔。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見人流走,千萬債誰捐? 

《江南好》

律絕詩作過不少,見友人近來愛為古詞譜曲,於是海牛也來學寫詞:

香江逝 無復舊時情 北水洶洶淹小島 北風狂暴毀龍城 能不憶港英?

《十點幾》

石哥在其網誌改寫《四張機》,海牛又來湊湊雅興:

十點幾,鴛鴦對完又齋啡。
可憐做到天都黑,
霓虹晚照,夜寒深處,雙眼有紅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