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秋後

雲雨不明月
卻知塵世憂
與人同一哭
冷刃催秋收

老祖乜能講罰偈

維城本無虞
共陸亦非台
本來無一國
何獨惹仇哀

香特之天葬。餵鷹

臭狐連大髀
淋病周身起
腦葉瘤叢生
藏僧超渡你

熱頭尋西

夜涼鷹遁藏
流孽競城王
臨井水中月
邀蛾撲落亡

冬至雨飄零
天濛不見青
人間時日短
夜泣愬伶仃

香愁。鄉仇

雲湧香江月
賊侵烏坎村
人間佳節夜
天怒地含冤

雨無晴

借友人詩之首句另寫一首。

驟降陽光一點點
照穿梅雨落心田
虹橋閃現愁雲上
瞬逝還原不見天

寫於六四廿七

六四血仇深似海
天公報應幾時來
燭光求化永刑火
赤匪焚成白骨灰

陸四血債

凡海陸空皆憤慨
神州四境盡淒涼
腥風血雨天安沒
人命債當人命償

反詩六四

廿七年前,六四後,寫了一詩,望曙光快露。後來在網上幾處貼過,惟獨陰差陽錯,竟從未貼過在自己這網誌上。

小草凝朝露
平山見曉陽
下崖垂白練
台石映金光

廿七年後的今天,小平早已化灰,近平掌權,奈何曙光未見,黑夜更深,趁六四又近,改寫舊作以合時勢。

近海生漁火
平疇隱落陽
下山歸路遠
台石作眠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