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最誠實

屎最誠實
食乜屙乜

深淺色澤
稀竭軟硬
反映taste
顯露guts

食得多
屙得多
沒得屙
可能有唔妥
屙拔甩更要check清楚
及早求醫莫再拖

But Xi lies
Liar Xi
把Xi舐
舐硬屎

食終

現代化了
科學發展了
我的國厲害了
習俗也講文明
不再信仰

和月
所以管它赤紅
還是美白
我只知香香在睡
食終
馬爾斯的大星仍在
天邊東方
紅布那般
又太陽升了

正月初十帶病呻吟

空氣中有一層霾,
胸口處有一重悶。

陽光在霾裡透白,
人心在悶中發昏。

霾是污物的堆積,
悶是悲苦的交織。

風吹,霾就散;
酒醉,悶還在。

預見的壞。難釋的懷

這是預見的
壞。

原以為
預見了,
心情就不會
壞;
然而
到遇見了,
裡頭揪住是
痛,
還是沒法
釋懷。

預見只是
心眼,
切膚的才
心痛。

我該慶幸
有感,
勝過
人形畜牲,
只關心
食屙瞓,
或等死,
候永生。

立冬

立冬
北風凍
恐寒毒侵
特首當其衝

自惜髮
但剃人頭
剝奪其絲髮
編作進祿加冠

有一種虛

有一種虛,實在是重。

壓在胸口,翳在心頭,卡在咽喉;
呼不走,吐不出。
一吐,再吐;
愈吐,愈沉。

用氣,提不起。
意志,難動之。
全因
實在是重,且重得很。

那一種虛,叫無力感。

想死

如果 我 不是永恆
如果 人死了 沒有靈魂
如果 這妙想 成真
那 會是個什麼 境界
與 我 再無關
如果 再沒有 我
教 我 怎麼想像
再沒有 我
那誰 再去想
我 想想
卻 想不出 什麼來
沒有 我
想來 又為什麼
可如此 想想 想死
何其 妙哉

聚‧傘‧罪‧散

有人想認罪散場
有人想仍聚傘場

傘下你們
受過幾多罪?
散後我們
又會幾時聚?

卻怕
再多一刻相聚
只會
再多幾分傷罪

那你
撐散?
或再
撐傘?

image

狗衝與鳩坐

狗衝
鐵馬撞玻璃
如同
雞蛋撞石牆
都碎了一地
沒有傷了誰
更傷不了
不在場的你

你來
撿起玻璃碎
砌作放大鏡
檢視玻璃的傷勢

無誤是刑毀

很暴力!
暴徒!
趕快劃清界線吧!
予以強烈譴責!

玻璃碎
到底傷了誰?

原來傷了運動
神經
癱瘓了
動不起來
繼續鳩坐
繼續露營
繼續海富天空
等待廣場上某一個清晨的黎明……

BYOB

人人都有一個袋子
大小相若
用處卻可大不同

你那袋子裡
裝載著什麼?
是你日用所需?
是你追趕的潮物?
是老舊的珍寶?
是新奇古怪的玩意?
是你準備炫耀的好貨色?
是你不願給人見的私藏?
是兌現理想生活的期票?
是難以清還的大疊欠單?
是你為人家保管的東西?
是你給愛人預備的手信?……

人人都有一個袋子
大小相若
使用度卻可大不同

你那袋子裡
是塞得滿滿的
包羅萬有?

是騰出了位置
隨時可放進新的物事?
又或
是空蕩蕩的
什麼也沒裝載?

人人都有一個袋子
大小相若
容量卻可大不同

有人那袋子
可以
大得把全世界
甚至全宇宙
也放進去
卻也可以
小得只一啖氣
就用盡了僅有的空間

人人都有一個袋子
大小相若
你的跟我的卻大不同

還請
BY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