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見的壞。難釋的懷

這是預見的
壞。

原以為
預見了,
心情就不會
壞;
然而
到遇見了,
裡頭揪住是
痛,
還是沒法
釋懷。

預見只是
心眼,
切膚的才
心痛。

我該慶幸
有感,
勝過
人形畜牲,
只關心
食屙瞓,
或等死,
候永生。

立冬

立冬
北風凍
恐寒毒侵
特首當其衝

自惜髮
但剃人頭
剝奪其絲髮
編作進祿加冠

有一種虛

有一種虛,實在是重。

壓在胸口,翳在心頭,卡在咽喉;
呼不走,吐不出。
一吐,再吐;
愈吐,愈沉。

用氣,提不起。
意志,難動之。
全因
實在是重,且重得很。

那一種虛,叫無力感。

想死

如果 我 不是永恆
如果 人死了 沒有靈魂
如果 這妙想 成真
那 會是個什麼 境界
與 我 再無關
如果 再沒有 我
教 我 怎麼想像
再沒有 我
那誰 再去想
我 想想
卻 想不出 什麼來
沒有 我
想來 又為什麼
可如此 想想 想死
何其 妙哉

聚‧傘‧罪‧散

有人想認罪散場
有人想仍聚傘場

傘下你們
受過幾多罪?
散後我們
又會幾時聚?

卻怕
再多一刻相聚
只會
再多幾分傷罪

那你
撐散?
或再
撐傘?

image

狗衝與鳩坐

狗衝
鐵馬撞玻璃
如同
雞蛋撞石牆
都碎了一地
沒有傷了誰
更傷不了
不在場的你

你來
撿起玻璃碎
砌作放大鏡
檢視玻璃的傷勢

無誤是刑毀

很暴力!
暴徒!
趕快劃清界線吧!
予以強烈譴責!

玻璃碎
到底傷了誰?

原來傷了運動
神經
癱瘓了
動不起來
繼續鳩坐
繼續露營
繼續海富天空
等待廣場上某一個清晨的黎明……

BYOB

人人都有一個袋子
大小相若
用處卻可大不同

你那袋子裡
裝載著什麼?
是你日用所需?
是你追趕的潮物?
是老舊的珍寶?
是新奇古怪的玩意?
是你準備炫耀的好貨色?
是你不願給人見的私藏?
是兌現理想生活的期票?
是難以清還的大疊欠單?
是你為人家保管的東西?
是你給愛人預備的手信?……

人人都有一個袋子
大小相若
使用度卻可大不同

你那袋子裡
是塞得滿滿的
包羅萬有?

是騰出了位置
隨時可放進新的物事?
又或
是空蕩蕩的
什麼也沒裝載?

人人都有一個袋子
大小相若
容量卻可大不同

有人那袋子
可以
大得把全世界
甚至全宇宙
也放進去
卻也可以
小得只一啖氣
就用盡了僅有的空間

人人都有一個袋子
大小相若
你的跟我的卻大不同

還請
BYOB

想不懂你的好

十年有餘了
本來懂的
早已不懂了

經過了可憎的日子
落入這荒涼的境地

十年有餘了
你何苦又來
要我再懂
你有多好

你的好
好得不願我為隔壁的大戶之災病擔心
 不向我吐露你早悉的隱情
好得給我繪一幅空中樓閣的宏圖
 縱然那只是個不再提便不存在的幻夢
好得為著大家未知的益處
 放生了那頭貪吃的雌狐狸
好得一而再的為我將髮式直扭成曲
 又教我見識護髮之法

你的好
當年
大家都懂
而且懂的太多
正是為此
今天我才不懂
如何是好

你的好
迫於無奈地
帶來一大堆老的
問題
解決不了
怎生是好

我不懂

我只知
我不想再懂
你的好

師兄

師兄 師兄
請問
哪門功夫
您最精
是施毒霧?
放迷煙?
抑或是揮棍
打良民?

師兄 師兄
但見您們出招
變幻無方
借力打力
或明拉暗放
隨心所欲
教人眼界大開
聞所未聞

師兄 師兄
貴派師門有幸
原來
您們還練了個
七星陣
制敵於地
十四隻
拳打腳踢
威力驚人
不論在暗角
還是旺角
都能以眾凌寡
恃強欺弱
堪稱天下無敵
若然您們
全力施為
對手也只能
捱揍含恨

師兄 師兄
最雄偉
還是貴派掌門
大師兄
那光頭老僧
一招
裝聾無悔
睥睨蒼生
力抗千百攝人
魂魄之閃燈

師兄 師兄
為家國
想必有更多異稟
與能人
投貴派門下
實踐抱負
發展潛能
弘揚那究極拳
法治世之精神!

作思編的人

無數的

本不相干

他卻用
觸不到的

把點與點
結連

絲絲互扣
編織

成了
一片

是一篇

您當以

眼看

點子
跟點子之間
那無形的
絲絮

是思緒
交織成

一篇
又一篇


成了
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