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張機》之蟈蟑螂

許久沒以詞牌填詞。

大台播神鵰,原著小說中金庸以宋詞《四張機》來寫兒女私情孽帳,海牛也以此詞牌填一首,寫港大校毀會主席李螂蟈蟑。

蟈蟑螂 囂張跋扈比沙皇 可憎壞腦顛黑白
 人衰格賤 毒言陰損 朋比作奸狼

《十點幾》

石哥在其網誌改寫《四張機》,海牛又來湊湊雅興:

十點幾,鴛鴦對完又齋啡。
可憐做到天都黑,
霓虹晚照,夜寒深處,雙眼有紅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