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詔賦得除夜》

譜了兩首說鄉愁的除夕詩,趁還未過年,還是再譜一首較為正向的。據說當年史青應王詔作此詩時,只用了五步時間便寫成,不知是真是假……

今次,我用了「恭喜恭喜」那句家傳戶曉的旋律作和弦的引子。

詞:史青
曲:海牛

今歲今宵盡 明年明日催
寒隨一夜去 春逐五更來
氣色空中改 容顏暗裏回
風光人不覺 已著後園梅

《除夜宿石頭驛》

同是唐代詩人,戴叔倫比高適只晚了數二三十年左右。

同是除夕夜題材的詩,雖然高的一首《除夜作》是七言絕句,戴的這首是五言律詩,然意境、進路與用字都是何其相似。

詞:戴叔倫
曲:海牛

旅館誰相問 寒燈獨可親
一年將盡夜 萬里未歸人
寥落悲前事 支離笑此身
愁顏與衰鬢 明日又逢春

《除夜作》

除夕將至,這個農曆新年要比上一個更難過,多少家人親友在這本該團聚的日子不能相見、分隔遠地,甚至是陰陽永訣?

「年,又過年」,為這詩譜曲,和弦用了香港人耳熟能詳的《新春頌獻》的首句引入,但原詩跟所譜的曲都是悽然的;或許只可「共」慶歡樂年年;獨者,則苦不成眠……

詞:高適
曲:海牛

旅館寒燈獨不眠
客心何事轉悽然
故鄉今夜思千里
霜鬢明朝又一年

《醜奴兒.書博山道中壁》

少年是否便不識愁滋味?

我只道,學寫詩詞,的確要說愁,強說也好,真說也好,愁總是詩詞的一個大題目。記得中學時期參加文學比賽得獎的那首詩便叫《秋枝淚》,是首說愁的五言絕句。

暮年又是否能識盡愁滋味?

我又道,今日時勢,就算人到暮年,也沒誰敢說愁已到盡頭。又只怕是,要說的,只能欲說還休。說說天涼說說秋,不就是把愁的心隱去嗎?因為說出來,只怕更愁更愁。

詞:辛棄疾
曲:海牛

少年不識愁滋味
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
爲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
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秋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人有悲歡離合」,跟二女兒和小兒子天各一方剛好一年了,那天殺的毒娥卻始終不肯歸去,仍留在人間害人。前數天既譜了蘇軾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趁這個一週年,譜成東坡先生的另一首,一首給改編成無數名曲的詞:

詞:蘇軾
曲:海牛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 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 低綺戶 照無眠 不應有恨
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 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生離死別,是淒涼;至親的孤墳遠在千里之外,無處話淒涼;然而,社會所謂的進步,致使人死無永葬之地,逝者無人記念,不只淒涼,是涼薄。

詞:蘇軾
曲:海牛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千里孤墳 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
塵滿面 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 正梳妝
相顧無言 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
明月夜 短松岡

《行行重行行》

過去年多下來,給數十首古詩詞譜過曲,對古詩詞跟粵韻的協調算是通達了不少,重溫臉書時,自忖應有能力應付這一首,於是便把此首一年前的昨夜遠飛紐國會妻小時貼在臉書上的《古詩十九首》之《行行重行行》譜個曲。

詞:佚名
曲:海牛

行行重行行 與君生別離
相去萬餘里 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 會面安可知
胡馬依北風 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 衣帶日已緩
浮雲蔽白日 遊子不顧返
思君令人老 歲月忽已晚
棄捐勿復道 努力加餐飯

《月下獨酌其二》

李白出名「愛酒」,四首《月下獨酌》中,第二首就出現了四次的「愛酒」,在他看來,不但他自己愛酒,天地聖賢也同樣愛飲愛酒,所以盡情暢飲,乃通大道、合自然;那些未曾酒醉已清醒者,同佢講都嘥氣。

詞:李白
曲:海牛

天若不愛酒 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愛酒 地應無酒泉
天地既愛酒 愛酒不愧天
已聞清比聖 復道濁如賢
賢聖既已飲 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 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 勿為醒者傳

《臘月書事》

冬月盡了,已是臘月,下月就過年了,繁華盡處,草木尚能逢春,奈何人非草木,東方之珠亦已化塵……且譜這首有關臘月的詩,傷神啊傷神!

詞:張耒
曲:海牛

荊棘連昌路
珠璣久化塵
青山飛白鳥
野水渡行人
寂寂繁華盡
悠悠草木春
人間有興廢
何事獨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