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韓錄事送宮人入道》

據說在舊版本的《笑傲江湖》小說裡,某一段令孤沖與任盈盈的對話中,曾出現李商隱的這一首詩。而我卻只因為覺得詩中那句「月娥傷毒好桐油」實在太妙,明日又是中秋(當然會想起月上嫦娥),故不得不為它譜個曲,甚願某女子應詩中意真箇「埋骨成灰恨未休」。(其實只是拿之前譜的《登樓》略略改改而已。)

詞:李商隱
曲:海牛

星使追還不自由
雙童捧上綠瓊輈
九枝燈下朝金殿
三素雲中侍玉樓
鳳女顛狂成久別
月娥孀獨好同遊
當時若愛韓公子
埋骨成灰恨未休

《菩薩蠻.歸鴻聲斷殘雲碧》

這是我「古詩詞譜曲」系列的第六十首。

李清照這詞中沒半字嗟嘆,只寫景,似在作畫,卻教讀者感受到詞人心中陣陣的哀愁。

詞:李清照
曲:海牛

歸鴻聲斷殘雲碧
背窗雪落爐煙直
燭底鳳釵明
釵頭人勝輕

角聲催曉漏
曙色回牛斗
春意看花難
西風留舊寒

《絕句四首其三》

杜甫愛對句,就連沒規定要對仗旳絕句也要對,四首《絕句》十六句詩中,就有五對(即十句)對仗,只有其二不對,這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絕對係杜甫。

但官場中有另一種語不驚人死不休,把黃鸝說成烏鴉,黑境比作青天,絕對係民眾之苦。

詞:杜甫
曲:海牛

兩個黃鸝鳴翠柳
一行白鷺上青天
窗含西嶺千秋雪
門泊東吳萬里船

《竹里館》

記得王維這首《竹里館》是中學時代的課文,譜了數十首詩詞,也是時候回歸原點。

在今天社交媒體氾濫的年代,就算有人像王維般於竹林深處獨坐彈琴,相信也是在開live直播賺著hit rate。

詞:王維
曲:海牛

獨坐幽篁裏
彈琴復長嘯
深林人不知
明月來相照

《出塞二首》

人類歷史,脫不了戰爭,什麼是保家衛族?怎樣國家才安全?誰來定性打仗的是英雄,抑或是戰犯?我等真的是大愛的厭戰者,抑或其實是沒本事上戰場的懦夫?我等是否有什麼資格說什麼話?

詞:王昌齡
曲:海牛

秦時明月漢時關
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教胡馬度陰山

騮馬新跨白玉鞍
戰罷沙場月色寒
城頭鐵鼓聲猶振
匣裏金刀血未乾

《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

另一首李清照的詞,據說這是她與新婚不久的夫君離別後寫的,這時的她還可跟夫君「相思」,此種「無計可消除」的情愁,雖未及國破家亡喪夫後寫的《聲聲慢》那種連愁字也了不得的哀痛,但讀者的眉頭和心頭,豈能不為之牽動?

詞:李清照
曲:海牛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 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 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 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 卻上心頭

《七步詩》

相傳魏文帝曹丕迫親弟曹植七步成詩,就有了那首膾炙人口、動輒便給拿來訴諸兄弟情的《七步詩》:「煮豆燃豆萁…」。可是這個廣為人知的四句版本,原來又是經過編修的:在最初給記載的版本裡(《世說新語》),這首詩本是有六句的。然而,更有趣的是,今人都在爭議,這首詩很大可能並非曹植所寫。且不論是否陳王手筆,讓我將兩個版本串在一起譜個曲:

詞:(曹植?)
曲:海牛

煮豆持作羹
漉菽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
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靜夜思》

近來,香港流行樂壇的其中一位多產填詞人黃偉文放出了好幾首他的詞作之初/原稿,於是有人就拿來跟當年發行了的版本做比對,不但比較其文字上的差異,亦論及詞人創作的初心等等。

《靜夜思》是李白最膾炙人口之作,可說是不少人的「入門」詩歌,然而按一些研究顯示,我們今天普及熟悉的那版本,可能也跟原本的文字有所出入,維基百科就列出了五個以上的版本。

譜了五十首詩詞,還沒譜這一首「入門」詩,部份原因也大抵是不知道譜那一個版本較好。現在就拿其中兩個版本譜成一曲:

詞:李白
曲:海牛

(北宋郭茂倩《樂府詩集》)
牀前看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
低頭思故鄉

(現今最流行版本)
牀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