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無晴

借友人詩之首句另寫一首。

驟降陽光一點點
照穿梅雨落心田
虹橋閃現愁雲上
瞬逝還原不見天

寫於六四廿七

六四血仇深似海
天公報應幾時來
燭光求化永刑火
赤匪焚成白骨灰

陸四血債

凡海陸空皆憤慨
神州四境盡淒涼
腥風血雨天安沒
人命債當人命償

凡事都有定期

習慣謊言作舊史
強將鐵幕喻青天
山窮水盡不歸路
國破黨亡於眼前

清明講呢啲

破祠香火難為繼
半廢港灣舟楫稀
鴻雁獨歸懷故里
孤墳立影悼殘暉

林病

四球年俸曰無求
官到無求膽自大
膽大生毛胡妄為
胡吹卸責超無賴

大好提琴

違泊小巴攞正牌
私刑七警保官階
狼營港大操權計
膠貴鐵條數點埋

又中秋

一年容易又中秋。中秋就有詩興。已許久沒寫東西;更久的沒寫詩;更加久是沒寫古體詩。趁今日秋分,過幾天便到中秋,就以此起頭:

一年容易又中秋
滿月難明憾共惆
冰鏡床前凝倒映
緣因淚泊氾台樓

強國之道(貳)

平步青雲靠洗錢
反戈相向利行先
陸離光怪非人道
肆意妄為施極權

清明

默然垂首對山墳
追憶故人幾斷魂
嘆問天家何日往
舉頭遙望見愁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