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進酒》

要表達李白《將進酒》詩中之情,實在不可能是一個公整的旋律,我不知道我寫的這一個夠不夠好,但卻很能幫我投入及牢記詩中每一字詞。

數月前已在soundcloud貼過一個清唱的版本,今次是把拍子再修正及寫入譜。

詞:李白
曲:海牛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
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
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爲樂
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 丹丘生
將進酒 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
請君爲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
但願長醉不用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
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
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爲言少錢
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 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
與爾同銷萬古愁

《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這個正月,疫情慘重,有人有鄉回不得,有人有家歸不來,實在教不少人有「獨在異鄉爲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之歎。

詞:王維
曲:海牛

獨在異鄉爲異客
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
遍插茱萸少一人

《當苦難臨近》(我又再想起主深恩)

這首歌,從腦中浮現第一句曲詞到今天寫成,大概有三年多四年的時間吧。

苦難,從來都是基督信仰的核心課題之一,在這社會逆境/疫境中,主耶穌那對帶釘痕的手帶給你我怎樣的力量?

曲、詞:海牛

當苦難臨近
當生活迫人
我又再想起主那莫測的深恩

當天灰也昏
當雲蔽月暗
主不變的應許是夜裡路燈

我夢見主張開那對給釘傷刺透過的手
好想抱著我話我知祂的恩典多足夠
聽我徬徨難過孤單軟弱連連流淚禱告
讓我於堅穩的臂彎安躺

我夢見主伸出那對給釘傷刺透過的手
拭乾我淚眼話我知祂的恩典多足夠
我從猶疑惶恐不安的困局從頭重認主的愛
讓我於濁浪風波中站穩 對抗

當苦難臨近
當生活迫人
我又再想起主深恩

《虞美人》

李後主李煜的《虞美人》耳熟能詳,被改編成流行樂曲或小調的作品也不少。

近來既為數首詩譜過曲,也就試試為詞譜曲。

詞:李煜
曲:海牛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
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人生路多幻變》

這又是一首很久很久以前寫的歌;那個年頭,寫了好幾首關於人生高低幻變離合的歌,惟獨這首,一直不夠努力和決心把它寫成曲譜。末段部份的的歌詞,源自普天頌讚355首的《常住愛中歌》 (In Heavenly Love Abiding)。

曲、詞:海牛

人生路多幻變
誰可預告明天
誰又可改變昨日
掌握永遠
離合聚散少不免

何必自嗟自怨
何用為過去留戀
忘掉那得失勝負
悲歡愛怨
成敗定性差一線

前方自有花開遍
如今縱還未看見
原來黑雲當空處
將成化日光天

在我心中希望無限量
奔走生命路程
讓我將一生全獻給主
主願與我同往

《望有平安》

情人不在身邊的情人節晚上,香港仍在風雨飄搖,賊婆娘也繼續招搖,疫情難消,人人指望平安,完成了這歌。

曲、詞:海牛

天已黑夜已沉
風正急暴雨侵
心已灰夢已殘
滿眼困局難關

黑暗中我念記神
風雨中盼待救恩
主愛堅定永不改
求為我抹掉愁哀

望有平安
望有平安
望有平安
望有平安

主內的平安

《酬樂天寄生衣》

武肺(什麼新冠肺炎真的不知所謂)疫情持續惡化,上班也是閒著的時間多,但因不想把原來用以譜曲的私家手腦帶回公司,而公司的電腦又不能安裝軟件,於是找來了一個online的作曲器flat.io為兩首談疫病的唐詩譜了曲。

Flat算是易上手,功能也頗齊全。

回到家中,才將寫好的曲譜重新輸入musescore,工夫雖多了一重,卻總比要替私人手腦做消毒工夫好。

詞:元稹
曲:海牛

秋茅處處流痎瘧
夜鳥聲聲哭瘴雲
羸骨不勝纖細物
欲將文服卻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