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醜都係基督徒醫生之二(義)

延續昨日一篇《好醜都係基督徒醫生》,撇開短文中對比的兩種基督徒那醫生的身份,單論其信仰,以今天中產主流教會教導的標準,哪一方有更好的見證,實在饒有反思的空間。

前者,孫中山,搞革命即不順服在上掌權者,也是不肯順服等候那位掌管歷史、在末後審判萬人的主,其中免不了要打仗殺人,干犯大罪;私生活更是不檢點的三妻四妾又休妻另娶;且不常上教會守禮拜。

後者,無謂開名,專心在其專業崗位上做服事,研究有成,桃李滿門,貢獻社會,愛國愛港,一派和平理性,更義正詞嚴的指出尤如暴徒的學生和群眾的不是,跟他們劃清界線;私生活也未曾有過傷風敗德的傳聞,就算喪妻後再結年輕新歡,也沒有逾越道德界線;據聞也有穩定的教會崇拜生活。

就以此給他們的信仰見證打分數,就算不能保證後者可得救上天堂,也肯定前者該落地獄吧?

初信者,要學誰?若向醫學生傳福音,要叫他們跟誰的腳蹤才算佳美?

寫到這裡,只有無言……

或者我只好問,今天中產主流教會究竟教會了我們什麼?

好醜都係基督徒醫生

百幾年前,有個基督徒醫生仔,有醫生唔做,用喺香港培育出來嘅革命熱血,返中國內地搞嘢,搞到代表幾千年封建帝制嘅大清收皮。

百幾年後,有幾位基督徒大醫生,做醫生做到又教授又院長又校長仲局長添,用從中國內地頒令落來嘅革命手法,喺香港玩嘢,搞到代表一國兩制嘅西方民主、自由、法治精神玩完。

好醜都係基督徒,好醜都係醫生。

亞虱任務之一

究竟係因為陳文敏,所以追打大狀黨,定因為大狀黨,所以先打陳文敏?其實都唔係,係要打大狀黨所代表以港大做祠堂嘅英式法治價值觀。以後大家去城大搵鼠王芬學法啦!

《四張機》之蟈蟑螂

許久沒以詞牌填詞。

大台播神鵰,原著小說中金庸以宋詞《四張機》來寫兒女私情孽帳,海牛也以此詞牌填一首,寫港大校毀會主席李螂蟈蟑。

蟈蟑螂 囂張跋扈比沙皇 可憎壞腦顛黑白
 人衰格賤 毒言陰損 朋比作奸狼

《筆順歌》

中文字筆順有幾句口訣,什麼「先橫後直」、「先撇後捺」、「先入屋後關門」…之類,近日才知有人用《小小姑娘》那調子配了首《筆順歌》來唱,但其不協音的程度,實在比在下的毛筆書法字更駭人!海牛又手多多,給它譜上一個新調子,旋律說不上怎樣悅耳優美,但總算是聽得出在唱什麼來:

詞:佚名
曲:海牛

先橫後直要分清 先撇後捺要分明
從上到下心中記 從外到內字成形
從左到右才順手 進屋關門字安定
先寫中央後兩邊 筆順記好字端正

《仍然樂意歌唱頌我主》

曾經跟人分享過我如何寫歌,就是歌詞先決,通常我會在腦中起了第一句的歌詞,然後順著其粵音,一路發展出整首歌的旋律。

這幾天,天灑著雨,浮現腦中的是「雨滴下」三個字,由此路進,用軟件把旋律寫在樂譜上,本意是寫一首幽怨的曲子,但寫了個大概後,卻發現不是那回事,竟然可以做一首讚美詩,而首句的「雨滴下」,也改成如今的「讚頌神」。

我說過,我不太懂樂理,今次不知就裡的,竟譜了一個從未寫過的B Flat調子,於是也試著在軟件中選了模擬B♭ Trumpet來發聲。

曲、詞:海牛

讚頌神
就讓我今天讚頌
就是處身苦境中
仍然樂意歌唱頌我主

來讚頌神
齊來向恩主讚頌
就是處身險境中
仍然樂意歌唱頌我主宏恩

漫漫長夜急風雨
茫茫前路不可知
同行是永生恩主
因祂信實永是我所依

永遠愛我

無論長夜多黑暗
無論前路多艱辛
仍然樂意的高歌
高歌讚頌讚頌主宏恩

B♭ Trumpet:

另造一個用B♭ Clarinet的:

被斬首與被自首

讓人在螢幕前被斬首示眾的是恐怖份子。

讓人在螢幕前被自首告白的是比恐怖份子更邪惡的惡魔之子,其父就是那說謊的撒旦。

《生命因祢動聽》

《生命因你動聽》(Mr. Holland’s Opus)是一齣二十年前的美國電影,港譯的這個電影名字,比電影本身更叫人難忘,生發了許多以「生命因x動聽」的本地創作,包括福音電影《生命因愛動聽》及不止一首以《生命因你/祢動聽》為名的歌曲。

其實海牛當年也寫了一首《生命因祢動聽》,但旋律可不算認真怎樣動聽,也一直沒有發表過。既然近期一直在整理舊作,就順道發表一下,做過記錄吧。

曲、詞:海牛

從前生命 悶極悶透
一闕單音 亂彈亂奏
沒有樂章 沒有琴譜
孤單一個獨鳴 聽不到和應

但那一天 祢的出現
震撼我的心弦 編寫愛的詩篇
全因 祢在十架捨身 救我為我犧牲
買贖我這罪人 離永死再新生

今天我
願為祢而生 願為祢而歌
生命因祢動聽 感染每顆迷失心靈

被中國公民

據報,鬼國外長王毅在回應李波被失蹤事件時,拋出了一句「他首先是由或中國公民」。

海牛的解讀是,「首先」者,不是指先後的先,即不是說李波先有中國籍,後來才取得英國護照,鬼國不予以承認;其意該是與英文的「first of all」類近,即第一要緊的意思。就是說,無論你的中國公民身份是先或後取得,總之你有過,就要跟你計。所以,你不要以為你在九七前港英治下出生,並非由內地移居取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就不在「首先是中國公民」之列,因為根本跟先或後無關。也就是說,外國護照其實不能成為你的護身符,只要鬼國想整你,一樣會無視外國政府的介入/干預,仍舊會把你看成是中國公民,就算你曾宣誓脫離或依足程序申請放棄中國籍,也無補於事,因為在鬼國裡,有一樣東西叫被無可避。

既然有被辭職、被自殺、被失蹤、被寫信、被銷案、被平安、被叫雞……試問,區區被入籍或被恢復國籍又有何難?

《又過一年》

寫於2015年除夕外遊回港的途上。

曲、詞:海牛

又過一年 又再一年
又有無數未了的心願
帶著遺憾步進新一年
盼望明日或會好一點

又到新年 又慶新年
又有無數立志跟許願
注定遺憾又再多一年
再待除夕夜作個了斷

去舊迎新 盼能解困
未來一切 望有好運

去疚迎辛 重疊的傷痕
問這是否就叫做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