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歷史,還看《開「鑼」宣言》

抗戰勝利七十年,值得紀念,國人更要認清歷史,所以有了描述毛帝如何指點江山的電影鉅著《開「鑼」宣言》。

而讀國史,當然要由屎前史讀起。

話說在大國開鑼初期的神話時代,毛帝就發明了指鹿車,並藉之戰勝了蔣公而得天下。

後來,又陸續有另外三大發明出台,分別是屎漿、印鈔術和詐藥,對後世影響深遠。

海牛如是說之「天津到爆」

對於那些一味對中共政權抱持著教人窒息的正面樂觀思維因而認為牠今天種種劣行暴政只不過是渡時期中的必要之惡並深信牠必會有天好起來的所謂基督徒(其實是耶能),我終於想到用什麼來形容此等人:真係天津到爆!

「真」「正」嘅崇拜

過去嘅主日,禮頓道公理堂請得灣仔堂羅國柱宣教師蒞臨證道,謹節錄羅宣講道其中兩段如下:

「…如果我哋經常去理解信仰係就只係做一個好人嘅話,我哋會點樣理解青少年工作呢:帶啲青少年返來,好好地跟我呢一套,學去做個好人,我哋就會將一套嘅標準,扤落佢哋嘅模樣裡面,希望佢哋乖乖哋坐喺呢一度,接受教育。細蚊仔,返來兒童崇拜係好嘅;青少年,返吓青少年崇拜,都係好嘅;不過,當你出來做嘢嘅時候,唔該你返番去大堂崇拜啦,嗰個先至係真正嘅崇拜咁樣。我哋的確有好多嘅教會嘅習慣、好多嘅傳統,我哋要求年青人去遵守。某程度上,我哋係期望佢哋繼承我哋嘅衣缽,要求佢(哋)繼承我哋教會傳統。但係,昔日法利賽人,為咗堅持自己嘅傳統,而錯過咗耶穌基督嘅福音;今日我哋點樣去理解青少年嘅福音呢?…」

「…我教會有啲嘅長執,都係同年青人一齊玩嘅,同年青人一齊返崇拜,嗄,佢哋唔係返完早堂嘅時候返年青人崇拜喎,嗄,佢地淨係返青少年崇拜,同我哋一齊敬拜,一齊聽即係青少年同工嘅講道…」

喺公理堂推行按齡牧養之初,曾經聽過有人用以下呢個理由反對開多堂崇拜去遷就青少年:崇拜講道係在乎講者嘅宣講同會眾嘅順服,啱唔啱聽或者明唔明得哂唔係最重要,只要順服上帝嘅道就得嘞。但同一班人又用好似剛好相反嘅理由去要求服事兒童崇拜或青少年崇拜嘅導師要返多一堂成人崇拜喎:兒童崇拜或青少年崇拜嘅信息提供唔到足夠嘅牧養同就造。如此自相矛盾嘅理由,背後嘅心態係咩?哦,無他嘅,就係因為大堂嘅成人崇拜先至係「真」「正」嘅崇拜囉… 

正如羅宣所講,點解兒童崇拜同青少年崇拜冇大堂崇拜咁「真」或咁「正」,係因為有人好想將一套嘅標準,扤落班細嘅佢哋度,仲有好多教會嘅習慣、好多所謂嘅傳統(比如某啲人堅持嘅禮儀),要求班細嘅去遵守。有人會問話唔明點解教會會將大部份嘅人手(尤其係幹職同工)分派去大堂嘅成人崇拜幫手,唔通成人比兒童或者青少年更加唔識自己搞掂?又點解有人硬性要求服事兒童同青少年嘅導師,要喺兒童崇拜或青少年崇拜以外,去多一堂成人崇拜?冇嘢嘅,答案就係:咁咪可以令到做兒童或青少年崇拜嘅導師嘅門檻提高啲,咁自然就多啲人寧願去嗰個又「真」又「正」嘅成人崇拜幫手囉,仲可以陰乾埋你哋呢啲唔跟傳統另起爐灶嘅分齡崇拜添!聖經原則嘛,凡有的,還要加給他,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嘛…

當然,我以上嘅所謂答案,可能過於陰謀論,未必係有關人士心裡嘅盤算,但客觀效果確是教會愈趨上肥下瘦兼重心傾斜失衡,呢個卻係不爭嘅事實。試問,如果作為主事或幫手嘅教會領袖或導師們,都唔當兒童或青少年崇拜係「真」「正」嘅崇拜,班細嘅又會點樣睇呢?豈不是更加唔覺得要認真咁去參與呢個次一等嘅崇拜?於是乎,兒童同青少年嘅崇拜成日都搞唔起,永遠都唔夠「真」同「正」。

其實是大暑

我們是否應該向偉大的北韓領袖金正恩同志學習,將香港時間校慢一點,朝鮮校慢半個鐘,我們就校慢一個節氣,立秋變回大暑…按天文台數據,將軍澳現時氣溫是攝氏三十七點三度啊…

完了?My Home

飲水思「鉛」,卻「鉛」「源」不絕,愈演愈烈,高官醫官只懂信口開河,既堵不了漏洞,亦未見有長遠補救方案。

女示威者在與一大批警察推撞期間,跌得血流披面,「原」本投訴遭警非禮,卻反被告為襲警「胸」徒,判囚三個多月,成了國際笑談。

警司向「沿」街不涉鳩嗚之行人,「凶」狠地亂揮警棍擊打,有片有證人,調查卻經月無果,有說最後定論是因無特定襲擊目標,不涉刑事,警司可安心退休,領其長俸。

港大副校任命,因政治因素,架「空」校長,不按常規,一拖再拖,反托詞要等埋首副,繼續把職位「懸」「空」,引來學生抗議質詢並衝擊校委會議,一眾親建制校委,反扮作受害人,乘機轉移視線,諉過學生、政黨。

我的家「園」,my 「home」,這種種一切,多麼的反智與荒謬,是機「緣」巧合嗎?還是有什麼「凶」兆?

誰是「元」「兇」?

噢,我知,這些時事都太「玄」了,你沒「空」追貼,sor9y!

立秋

圖片

立秋

Seacow(@seacownet)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海牛如是說之「Syndicate」

Ubisoft新Game《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當你從富有之人身上行竊就是犯罪,但從窮苦之人身上下手呢?就名正言順稱為資本主義了…」

海牛卻以為:當你從富有之人身上行竊就是犯罪,但從窮苦之人身上下手,竊去他們的常識和良知,又令他們深信自己與富有之人共享經濟成果,就可堂而皇之稱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了。

李亞瑟膠獸

那一位做過友校校長的醫生教授校委,今早突在電視訪談節目中聲稱於港大校委會事件當日曾遇襲,右腎位置被擊中,需回家檢驗尿液,幸好在尿液中不見有血。但我以為他該驗的不是他的小便,而是其口水,其中必定有血,因他慣了含血噴人。他也該去驗驗其腦袋和心肝…哎呀,對不起,我竟忘了這兩樣他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