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法治 癒

我不是唸法律的,法治這東西,我只知皮毛,甚至可說連皮毛都沒丁點。

大律師公會說的,當然有其代表性,有其權威性。公會指如今香港的法治危如累卵,破在旦夕。

是的,真的很危,可是那是純因佔中堵路,參與者不肯依法庭頒布的禁制令撤離之故嗎?

我不太懂。

但我從小卻常聽人說,民主與法治猶如鳥之雙翼,缺一不可。若說如今法治破在旦夕,究竟是因為佔中違法,還是因為沒有真正民主呢?

我想,那答案,你我懂的。

常有人說,法治乃香港社會的基石,必須堅守,是不許被動搖的核心價值。

此話背後,其實隱含兩個真相,就是香港未嘗有真正的民主,及在中共治下,國內民主法治兩者皆缺。

故香港的法治,只是這隻天生有一翼發育不全的蛔龜大綠鳥僅有的健壯翅膀,多年來就只能單靠它,於空中勉力自由翻飛。

若以醫學或生理角度去分析,法治此一翅膀,在長期單邊操作下,會發展得異常肥大,但其機能卻會因多年來的勞損而日漸下降,最後或會因無法負荷而毀折…

說到底,法治這東西,我不太懂。

但我知道,沒有真民主,單翅鳥的問題,沒-法-治-癒!

真愛又如何?

「你做乜阻住我?你又話愛我嘅?你愛我唔係想要我好咩?」

「但你而家係喺度殺人喎!」

「我殺人先至有快感,你阻住我殺人,唔想我得到快感,就係唔想我好,即係唔愛我!」

「咁我唔愛你喇!但我一定要阻止你殺人!」

「你唔可以唔愛我!亦唔可以阻止我殺人!否則我就連你都殺埋!」

「咁我唔阻你,你殺咗我先啦!」

「你估我唔敢?!你唔好怪我!」

「你認真?!」

「你當我講笑?你既然唔愛我,我做乜仲要愛你?殺埋你,就冇人阻到我去殺人,而且殺你都會增加我嘅快感!」

「咁我愛番你好唔好?」

「咁你仲阻唔阻我殺人?」

「你真係唔可以殺人,我係為你好!我愛你!」

「阻我殺人仲話為我好?或者咁樣吖,你既然唔想我殺人,就不如你代我去殺咗佢啦!」

「而家係殺人啊!唔係玩遊戲啊!我點可以代你去殺佢?求吓你,你唔好成日諗住殺人啦!」

「我要快感!我要快感!我要快感!…我明喇!你唔係愛我,你係愛佢!你愛佢多過愛我!你呃我!仲話對我好!你死啦!」

你,愛國嗎?

寫幾隻字

差一週,便滿月。
今晚對話,註定無果,運桔。

三星期,少貼文;
雖見暴行,卻鮮鬧人。

理,已活畫眼前,再寫也多餘。

既沒話好說,unfriend,絕交,絕對啱聽。
不值回首,不用可惜。

聊聊數字,一抒心情,以之留個記念。

最後仍是那一句:梁振英,落地獄!

彼得的見證

彼得在使徒行傳第二章所載那第一篇的講道,今日看來,滿有抗爭的況味。猶太宗教領袖依照當時的律法和法律程序,把耶穌定罪釘死,彼得卻公開宣告耶穌是給不法之人所殺,這是對當權者和其支持者明明的指控和譴責。

今天香港教會,在這彎曲、是非顛倒、以法治之名行使制度暴力的世代,如何做耶穌的見證?

佔中之感

只講道德的道德佬,又怎會受道德感召呢?這等人,口講道德,卻沒甚良知,甚至甚是涼薄,難以被感動。

過去數十年,香港的福音派教會,並其所辦的學校,正量產著這等人。

感召不了。

感 不 「感謝主」?

落在誰的手裏更可怕?

有關報應和上帝的刑罰;

究竟是大衛明白上帝:我很為難。我們寧願落在耶和華的手裏,因為他有豐盛的憐憫;我不願落在人的手裏。(撒下24:14)

還是希伯來書的作者說得準:落在永生上帝的手裏真是可怕呀!(來10:31)

當你叫我不要take action,等上帝出手,那究竟你是出於善意,還是想我的對頭死得更慘?

正向迷思

何謂正向思維?

對正義、美好
仍心存盼望
不甘於現狀
為此拼命抗爭
反對一切腐敗
否定不公的建制
拒絕粉飾太平
努力踐信於行
見證道成肉身的上帝?

抑或是

深悟光明事物
只在童話中才有
安於任何處境
默默地逆來順受
學懂妥協
踏實地幹活
只求事事和諧
也許有天會好的
並等候來世天堂福樂?

何謂正向思維?

海牛如是說之「共產」

按人性,要團結,只有一個法門(瑪門),共產(即分贓)黨早已深諳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