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是反不了的

正如七十九萬人的公投結果沒有法律效力,八十萬人的反佔中簽名再加一眾高官及建制派政經人物高調力撐,也不會令佔中不發生,反會催生更大的抗爭。

「政改報告」註釋

讀「政改報告」時,或會遇上一些較為艱澀的詞彙,非我等香港人能輕易掌握其要義,謹附註釋如下:

「普遍」:跟主子用普通話講一遍

「主流意見」:主子流露的意見

「較多意見」:較多機會獲主子認同的意見

「不少意見」:主子看為必不可少的意見

7:1

不是7.1,是七比一。

沒有尼馬、堤亞高施華的巴西,如我所願,慘敗給德軍,但七個一皮,又真係估佢唔到,還要在自己國土、自己主場上吃這敗仗,實在羞家。

許多巴西躉如今仍緬懷著比利或薛高時代的巴西,那種崇尚進攻悅目秀麗的森巴足球,但實情是,這些都在上世紀九十年代起的巴西國家隊中消失了。縱使後來有羅馬里奧加白必圖,以及朗拿度、李華度加朗拿甸奴的3R組合,把巴西國家隊再次推上世界頂峰,但那兩隊巴西,都已看不到太多森巴足球的影子,真正的功臣其實是兩位防守中場:鄧加和基拔圖施華。來到今時今日,巴西這個所謂的足球王國,竟找不到半個世界級的中鋒而竟要由一個廢到凸的費特來掛帥,已是羞家得不得了;而那張板凳又是如此的缺乏深度,更反映出其人腳的凋零。

海牛對不再森巴的巴西討厭至極,看著巴西如此陷落,我超高興!

今晚,我捧荷蘭,不是因為討厭美斯,而是沒有了天使迪馬利亞的阿根廷,總覺難有作為,除非美斯有超神級的演出,但似乎對家的洛賓比他要弗得多。但願如願看到德荷決戰,歐洲隊第一次在美洲大陸捧起世界盃!

鄺猶大

那位叫鄺保羅的,不如改名叫鄺猶大吧,賣主的猶大。

慶幸我不屬聖公會,所以他不是我的主教。

他更不是我的弟兄,從來沒使徒稱呼賣主的猶大為弟兄。

於我而言,那些在七一佔中預演被捕的學生,在那當兒,就是我最小的一個弟兄,亦就是如同馬太福音廿五章綿羊山羊的比喻中主所說的祂自己的化身,我們在那刻未能替他們做什麼,已是對不起主;而那姓鄺的講話,不但沒半點憐恤或同理心,倒盡是冷嘲熱諷,甚至落井下石,這實與賣主何異?!

姓鄺的講話中,重覆說了三次我不信耶穌會如此如此,聽起來,就如三次說著他不信耶穌。

一個不信的主教,就算主耶穌今日活活的來到他眼前,他也會像該亞法和亞那那樣,把祂交給執政者,釘祂十字架。

或者,不叫鄺猶大,也可叫鄺該亞法。

「你們甚麼都不知道,也不想想,佔中的小群替市民死,免得整個香港滅亡,這對你們是有利的。」

守護「巴打」

昨天,青年團契查經,查考創世記十三至十四章,當中記載的是亞伯蘭和羅得兩叔姪的事蹟:由兩人因土地資源問題分開到羅得被擄復被救,都是耳熟能詳的故事。

有人或會因著羅得選擇罪惡之城所多瑪所在的約旦平原而著眼於討論信徒不應貪圖眼前的安逸,但我們要知道,聖經在別處仍稱呼作了這樣選擇的羅得是個義人(彼得後書 2:7),所以在演繹這段記載時,實無需把兩人的選擇之對錯作過份的比較。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聖經一再突顯亞伯蘭如何蒙耶和華神特別的揀選和賜福。

從亞伯蘭,我聯想到今天香港的教會,作為蒙神揀選蒙福蒙應許者,我們應如何守護我們的「巴打」(骨肉原文是弟兄)?

我們看重自己的既得或應得利益,還是信得過那一位天地的主、至高神在我們為「巴打」作出捨己之舉後,仍會照祂的應許給我們加倍賜福嗎?

在今天水深火熱的香港社會裡,誰是教會的「巴打」?我們有否尊重他們的選擇?誰被強權擄掠了?我們有何行動?

今天我們常說要為香港這個我們身處的城市求平安,不錯,當亞伯拉罕得悉神要毀滅所多瑪、蛾摩拉二城時所做的正是這個,然而聖經告訴我們,處身其中的羅得才是那一位常常為城裡惡人的淫蕩而憂傷的義人。

在這當兒,香港教會若只強調要學像創世記十八章那位代求的亞伯拉罕,卻忽略了十三、十四兩章那一位以行動守護「巴打」的亞伯蘭,我們其實算不得盡了兄弟之義。

今日到別堂參加崇拜,牧師提到他們的兒童主日學校校長,一位姊妹,在七一佔中預演中被捕,為的就是要守護那些為公義民主和平靜坐卻遭警方以強大警力打壓的學生們。

如今,我們的「巴打」正義的心仍因天天看見和聽見城中不法的事而傷痛,教會啊教會,我們應如何守護他們?

(或許有人會議論我把聖經作了過份的演繹,我卻只是想分享我從經文得著的一些反思而已。)

戲假情猙

梁唐青儀受訪片段,淨係睇頭尾兩段,都好似幾感人,幾慈母咁款,但係中間那段目露兇光、面目猙獰嘅惡形惡相,同前後落差太大,實在戲劇化得有啲突丌,唔該如果有下次,補番幾堂戲劇課先啦!

主啊!可憐我

主啊!可憐我,可憐我實在軟弱、不夠愛心,如果我這個罪人仍蒙恩惠,得進天家,請教我如何可跟梁美芬這種人在那裡同住。

七一之後

昨天,又是行禮如儀的完成了遊行,若有所失的感覺比得著鼓舞多。

香港人,如我前文談過,實在不夠政治化。撫心自問,若搞遊行的日子不是公假或星期日,我會請假或曠工去參與嗎?人數還會有數以幾十萬計嗎?

學生們發起了佔中預演,作為成年人,一個怕死又要顧家的中坑,我只能袖手,連旁觀也做不到,實在沒用得要死。

香港人是經濟動物,這句話雖是貶語,但卻無比真實。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阻人上班亦然。所以,瞓街阻塞交通幹道,就是暴力,由周融這個屎忽鬼到香港公安發言人都如是說。於是曾禿鷹之一眾爪牙就可以用加倍的肢體暴力來清場,也是必須的。

阻人發展也是罪無可恕的。香港不發展,就會經濟倒退,變成連一個中國普通城市也不如,到時全民失業,民不聊生,下一代更是冇啖(狗餅)好食。故此,領匯、高鐵、港珠澳大橋……等等的教訓都只是個別事件,東北、第三條跑道勢在必行,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就是耶穌死過復活過,遇著都要殺多次!

這一刻,還有百多名被捕人士被扣查,願他們都平安,也願那些當權者都得到應得的賞賜。

我,沒用的一個中坑,也只能多多祈禱。

然而,假如,有兄姊有心,一起為中共倒台相約恆切合一祈禱,那是多麼的美。我深信,這樣的禱告,會是神所悅納的,也是有果效的。

14.7.1

圖片

這些相片談不上見證什麼,比起那些今早給拘捕了的學生們,這九萬多或五十一萬人做的都算不得什麼。只恨有些人,仍在說我們所爭取的,會累死香港,會禍及下一代。歉疚地,我們其實都沒為下一代爭取到什麼,反倒是他們身先士卒,比我們這些沒用怕死的中坑們更勇武,為本應屬於自己的東西努力地抗爭。那些還在說著風涼話的耶能小人,願你們都從你們的主那裡得著應得的獎賞,誠心所願。

[fb_album id=”518755488254199″]

有殼蝸牛的下場

圖片

今天還是有殼的蝸牛,在強權暴政鐵蹄的踐踏下,明日跟這個大概不無兩樣。

有殼蝸牛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