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牛如是說之「正膠」

我發覺有正面思維病態的人,總愛出賣自己的經驗,與人「分享」,又常藉此讓自己有高人一等的良好感覺,誰不知愈講只會愈令人看到其自大、膚淺和「虛」,真心吃不消。

《此處多麼神聖》(How Sacred Is This Place! 此地何其神聖)

去年九月,我寫了一篇評論譚某博士翻譯的《此地何其神聖》(How Sacred Is This Place!)之問題。今天,花了一個早上,做了一個較合粵韻及原曲歌詞意思的版本:

《此處多麼神聖》

Words by Fred Pratt Green
Music by Alfred Fedak
粵譯:海牛

此處多麼神聖!
How sacred is this place!
天恩開了路徑,
Its open door of grace
我心無懼快奔進!
be bold, my soul, to enter!
此間一起拜主,
May all who worship here,
一心篤信上帝
believing God is near,
已親臨會眾中心。
find God is at the centre.

服貿

中共的屁孔環球膠報就台灣反服貿發表了題為《台灣學生懼開放變化 激進還是保守》的屁論,當中一句:「大陸人猜都能猜出來,我們肯定是向台灣讓了利的。如果台灣那邊否掉這個協議,大陸人不會心疼。」更顯示了強國蝗蟲如何財大氣粗的不可一世,而小馬狗已一再證明自己連個小契弟也不如,正所謂「要順服在上掌權的」,共賊有的是財,有財就有話事權,而蝗軍又人多勢眾,加起來就是有權有勢,所以小馬狗惟有乖乖的服了,也把整個台灣都拿去跟大雜種做貿易了。

貪財是萬惡之根

連日來台灣的反服貿抗爭和昨夜發生的暴力清場事件,有人或又會抽水說:那正好說明民主體制的不完善甚或不濟;但我看到的卻是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及其致命的傳染性,牠無止境的貪慾,就像病毒,不但使大陸自身病入高肓,也藉其財大氣粗的經濟手腕向外輸出,使近鄰遠朋都百病叢生。

人總愛向錢看,這就是某些經常強調要向前看講正能量的人士思想的底蘊。

問天

中原貪逐鹿
共濟赴陰曹
覆水難收拾
亡羊莫補牢

馬捉老鼠

兩個馬政府,不論大馬,還是馬九,一樣係跛馬,一個將北京點到暈頭轉向,一個被北京老點到冇哂立場,真係好一個馬年。

《若》(原曲粵詞)

上月底才發表了那首重寫曲詞的《若》,這數天竟忽來靈感,試著把原曲重填粵詞,算是自己第一首把普通話歌詞「翻譯」作粵語的成品。

《若》

曲、詞:趙義林
粵譯:海牛

參:http://youtu.be/5e9xrsnW2ms

若我化做這石路旁小花
盛開在紅日中暖洋洋
讓我燦爛的傾吐芬芳
願創世榮耀主受讚揚
如主不輕忽這小花的榮華
「神啊!我這生,祢定倍加珍惜嗎?」
若我化做這石路旁小花
讓我將榮耀主廣宣揚

若我化做這小青鳥高飛
盤旋在林木間多歡暢
讓我快樂的高唱新歌
願造物奇妙主受讚揚
如主不輕忽這小鳥的曲韻
「神啊!我這生,祢定會一路同行!」
若我化做這小青鳥高飛
讓我將奇妙主廣宣揚

原曲參考:

利敏貞子

圖片

我明白不應對個別女士的容貌妄加評語,人人皆有一張上帝所賜的臉面,我們本該一一看成是創造主的傑作才對。

然而,近期有一女的咀臉,醜得令我無法忍受,雖然其在電視螢光幕出現的時間已可追溯至上週末,但她的尊容卻像貞子般縈繞在我腦中陰魂不散。

通訊事務總監利敏貞

我想食扒唔係食鬆肉粉

今晚路經花園餐廳,看見那新安的電子彩屏招牌上打出了一句標語:「鐵板文化 首選花園」。

嘩!簡直就是「真理」!

在普選特首的議題上,那3 idiots打著「有商有量」的口號,帶七百萬市民遊花園,到頭來還不是那鐵板一塊,這就是港共政府的文化囉!

服貿抑荒謬

吃烏克蘭,先吃克里米亞。

有辦你睇。

CEPA一出,香港淪亡,台灣還未識死?

台灣學生抗爭有理,堅決反對服貿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