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畀我講中

劉進圖只是明報「前」總編輯,故此他被斬,不能說成為對本港新聞自由的衝擊,相信只屬個別事件,香港仍是享有高度言論和新聞自由的國際都會。

以上文字,只係海牛老作,不過難保會有福佳走出來講類似嘅說話。

WTF – What The Full

趙鏞基出事了,新聞也早賣過了。

他那間教會名叫汝矣島純福音教會,純福音是什麼?Full Gospel是也。

這麼一說,大家會否想起香港也有個打著Full Gospel招牌的組織呢?

正是那個以好有品的陳世強為首的Full Gospel Business Men’s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 (HK) 香港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或遭網民謔稱作傷人團契),一眾YL如梁美芬、李慧琼、容永祺等都跟它扯上關係。

Full,是純也好,是全備也好,最怕是解作領袖們以福音肥己甚至中飽私囊就不好了。

《若》(inspired by 同名舊曲)

《若》是我輩在團契中常唱的金曲,歌詞動人,卻不協粵韻。前幾年,我順著歌詞的大意改寫成這一首,卻一直也未有發表。

曲、詞:海牛(inspired by 同名舊曲)

若我是一朵小野花 在那燦爛陽光中開放
豔美地傾吐芬芳 傳述創造主偉大奇功
祂既不輕忽這小花的榮華 定必將我生命也看為可誇
讓我像一朵小野花 傳述創造主偉大神奇
若我是一隻小麻雀 在那翠綠林梢間飛躍
愉快地高唱新歌 傳頌創造主偉大奇功
祂既不輕忽這小鳥的歌韻 定必將我生命也看為要緊
讓我像一隻小麻雀 傳頌創造主偉大神奇
但我並非小花麻雀 在這世俗人海中漂泊
願我盡忠堅貞愛主 傳述救贖主捨身大愛

https://soundcloud.com/seacownet/if-i-was

毋題

先是在早幾晚收到弟兄的爸爸猝然中風去世的消息,接著次日早晨又獲悉一位跟筆者年齡相若的病人離開了,只好替他勉強完成那套未試好的假牙,交他家人為他陪葬。跟著到岳母大人輕微中風住院,隨後傳來另一位壯年弟兄罹患癌症的噩耗;昨天農曆生日,竟要同時到訪醫院和殯儀館,明天又有另一位姊妹的爸爸辦喪事;前兩天本已轉晴的天空今早又再灑著雨粉……現在正聽著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來抒懷。

海牛如是說之「害事更害人」

謬誤的教導:
服事時,要顧人不顧事…
受屈時,要對事不對人…

傻的嗎?

難道,
事不在人為?
抑或,
沒當我是人?
也許,
是你沒人性…

香港要識仆

聽完電視新聞片播張小明條鹹蝦燦嘅唔知乜春酒會致辭片段,真係笑咗出來;香港要識仆啊!要感念祖國嘅姦愛啊!真係福你個佳!

昨天,香港很冷,非指天氣,因為我不太怕冷。

李慧玲被炒,教人心寒;王敏超這條契弟的言論涼薄,教人齒冷。

但無心多加評論,因自己比這些更心灰意冷。

《水調歌頭》So Sick

友人提我蘇軾的詞也沒跟足詞牌的平仄,於是找來一首東坡的詞來改,也學他不依詞牌的自由寫:

公理再難有,禱告報蒼天。
但知神聖宮闕,趕絕眾青年。
我欲乘風歸去,只為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聖樂弄花巧,何苦在此間?
轉堂點,齊過會,去北宣。
「不應有恨」,金句長貼扮誠虔。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見人流走,千萬債誰捐? 

《江南好》

律絕詩作過不少,見友人近來愛為古詞譜曲,於是海牛也來學寫詞:

香江逝 無復舊時情 北水洶洶淹小島 北風狂暴毀龍城 能不憶港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