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入死

爾寧一生不再,明起爾寧一死。

風起了…誰倒了?

昨天連看了兩套動畫電影,日本宮崎駿的收山作《風起了》和美國迪士尼的《魔雪奇緣》。

後者是一貫迪士尼公式故事,惟一較特別的是反傳統地把愛的行動由公主王子錫錫變作替好姊妹擋劍,但整個鋪排也嫌太過著跡了吧。

至於前者呢,容我先引述小兒的說法:「由頭到尾都沒有高潮!」

然而,我卻很喜歡這一齣宮崎大師的最後力作!Definitely a must-see!

今次的故事,再沒以往作品中那些天馬行空的魔幻元素,場境也不再是某一個異世界或歐陸小鎮,而是真真實實地回歸到二十世紀初的日本。其中有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311後雖已兩年多,感受仍深);更有對二次大戰前後外強中乾的小日本的刻劃,(如今強國當道,感覺何其相似)。而惟一超現實的,是穿插在整齣戲內主角的夢境,以夢開始,也以夢結束,夢想成真,卻又有很大的遺憾……不想再有太多劇透,還是買票入場看吧!

《風起了》沒有高潮;但此間的北風卻愈吹愈烈,港人還能撐下去嗎?

眺那伯利恆之星!

那星的出現,使耶路撒冷合城的人,包括老外分封王希律和城中的宗教領袖,都感不安,何因?

因為那星意味著新一輪猶太本土主義將對羅馬大帝國在巴勒斯坦地的治權帶來威脅:「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裡?」

但願今年聖誕,香港人人得眺那星!叫那些共產殖民主義者並與之同流合污者寢食難安!

O Tannenbaum

圖片

image

by Pixlr Express

testing plugin

It’s a test for a WordPress plugin

律敦治

今晚重訪舊地,百感交集;看著老人的臉,憶起兒時種種,眼眶不禁濕了。

唔怪得知特衰政府裡面咁多YL

昨晚開始,大家都在熱烈地討論著昨天終審法院的判決,海牛也在朋友的臉書上寫了一兩句回應。

有很多朋友把矛頭指向終審法院,海牛卻不以為然。

海牛一直都認為香港的那本基本法是一本垃圾,漏洞處處,但又被說成是什麼小憲法,不容人輕易修改;今次事件又再一次證明了我的看法是對的。

有一位友人分享了他在網上看到的一句話:

「一半中國思維寫既基本法,用英國邏輯去審理,簡直係災難。」

此話也何其真確。不過,今次海牛有一些新的體會:

「其實……啲YL點釋經,同啲人點演繹基本法咪差唔多,鍾意照字面解又得,要追問原意又得,只要亞爺喜歡就得,得咗!」

亦有朋友引Howtindog名句跟我唱和:

「想做就去做,聖經專為佢服務!」

The colour of wind

圖片

The colour of wind

雨下風起時

夜幕垂下,細雨墜下,氣溫降下。

路燈亮起,寒風刮起,衣領翻起。

這兒當下,誰伴一起?

一窮「義」白

史奈達雪戰中妙射殺絕老婦人,拿玻里高分出局,意甲球隊僅餘褪色的AC米蘭符碌晉級歐聯十六強……意甲墮落如斯,實在……抵死!

意甲球隊的歐聯quota分分鐘又再削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