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未停歡笑》(I’ve Got the Joy Joy Joy Joy 今我有快樂)

這首短歌,算是教會兒童事工JoyfulKids的主題曲;一直都覺得中文版的歌詞不太協音。

今早,踱步回公司途中,回顧自己寫的歌,多圍繞受苦的主題,少有開心的歌詞,就忽然想到不如把這首歌填個新詞吧:

《心中未停歡笑》

Written by George Willis Cooke
粵詞:海牛

參:https://www.hymnal.net/en/hymn/c/60

在我的心心心中
感恩歡笑
感恩歡笑
感恩歡笑
在我的心心心中
感恩歡笑
心中未停歡笑
I’ve got the joy, joy, joy, joy
Down in my heart
Down in my heart
Down in my heart
I’ve got the joy, joy, joy, joy
Down in my heart
Down in my heart to stay
(副歌)

副歌:太太太快樂(或作多多多快樂)
   真真真高興
   因深感主的愛已充滿我
   太太太快樂(或作多多多快樂)
   真真真高興
   因深知主的愛常陪著我
   And I’m so happy
   So very happy
   I’ve got the love of Jesus in my heart
   And I’m so happy
   So very happy
   I’ve got the love of Jesus in my heart

在我的心心心中
感激主愛
感激主愛
感激主愛
在我的心心心中
感激主愛
心中勿忘主愛
I’ve got the love of Jesus, love of Jesus
Down in my heart
Down in my heart
Down in my heart
I’ve got the love of Jesus, love of Jesus
Down in my heart
Down in my heart to stay
(副歌)

《今晚夜色多璀璨》

好久沒寫歌,沒寫詞。

「還要經多少的光陰 方可抹走淚痕」這一句的字和旋律在腦中縈繞經年,卻就這麼滯住了,寫不下去。

我愈發覺,我要在心情差時才有靈感寫歌。

最後寫成了:

曲、詞:海牛

還要經多少的光陰 方可抹走淚痕
如何在數百個夜裡 找一晚安睡
人活在這生 未免苦難憂困
無力地慨嘆裡 主深恩可記取

還會有多少的知己 相偕老不別離
如何在四散角落裡 找一處相聚
誰又預計到 或會孤獨終老
毋忘上帝大愛 伴我未嘗分開

這晚上 那夜色多璀璨
難料明天 星輝消弭盡暗淡
如幻人生 縱沒法可留住人面時間
救主深恩與大愛仍伴我撐!

https://soundcloud.com/seacownet/what_a_starry_night

How Sacred Is This Place!

我教會的詩班在崇拜宣召部份常唱一首短詩《此地何其神聖》(新普天頌讚786),歌詞如下:

此地何其神聖!
開恩邀我前來,
壯膽無懼覲恩主,
歡慶敬拜誠虔,
心知主已臨格,
榮耀皇座設高處。

撇開不協粵音的問題,此短詩的翻譯頗值得商榷。其英文原文如下:

How sacred is this place!
Its open door of grace
be bold, my soul, to enter!
May all who worship here,
believing God is near,
find God is at the centre.

請比較中英兩份歌詞(尤其是末句),你可看到兩者所表達的意思有多大落差嗎?

貫穿英文原曲的意念乃上帝願意開恩讓人親近,勉勵信眾以信心前來敬拜,那是何等大的安慰!但中文譯詞呢?嘩!主的榮耀皇座卻是設在高處,而當中的用字:「覲」、「誠虔」、「臨格」更是突顯主高高在上的身份,給人的感覺倒像包大人升堂審案的教人恭敬有餘,親切不足!

有時,做詩歌翻譯,譯者確是很難完全在譯詞中反映原作者的意思,甚至難免在有意無意間加入了譯者自己個人的信念、神觀、敬拜觀等等。以此曲為例,中英文歌名或首句的意思可謂沒有兩樣,但當唱下去,所表達的卻大相逕庭…我教會詩班常選唱這中譯版本,自也代表了崇拜主事者心中的某種敬拜觀吧!

保羅反佔中

必有人對鄺大主教及其教友說:「我不贊成以上教會(尤其是聖公會)來認識耶穌,很多信徒過分美化信耶穌的福樂,令人以為信耶穌是萬靈丹。人生有不少問題亟待解決,例如病痛、冇錢開飯、仔女無書讀及無屋住等問題,都不是信耶穌便能一勞永逸解決,信耶穌並不是關乎我眼前急得要死的議題,許多有錢人都無信耶穌,但一樣發大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