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去怒未兮 曉去那能陽

喬去怒未兮 曉去那能陽

強國母…狗

習總的老婆,憑什麼被稱為「國母」?難道要稱呼她那習總老公做「國父」不成?

黐線之二

可不可以不守規矩?或者,由我來定規矩。

為何要這麼多顧慮?

率性就不好嗎?其實我是明知故問。

人與人在互動。越軌,就會禍及他人。

我喜歡怎樣便怎樣?但原來也要顧及形象。

形象,本由不得我。我想拆毀,也由不得我,原來我會毀掉別人的夢想和期望。

怎生是好?怎活才對?

活著的豈非不再是我,那麼是誰在我裡面活著?

黐線

好攰,好累,好想睡。

人生太複雜。人卻總愛把它簡化,以為樣樣井然有序,都在掌控之內,就有幸福。

誰知,簡化複雓的人生原來比人生本身更複雓,很辛苦。

什麼也不想去想,不想去面對,那叫逃避嗎?不一定吧。

任其自然發生,「煮到埋來就食」,那叫沒計劃嗎?我也任你標籤。

是但求其無所謂。

你說我太灰,隨便你。

討厭正面,討厭積極,討厭至極!

也請那些推銷正面思維的所謂朋友離開我去吧!沒有你們,我倒快活!

我不是厭世,也不是隱蔽,但我怎樣活,干卿底事?!

我有上帝,也有家人,就夠了。我愛他們就是了。

胡思亂寫,只因心情也很複雜。

只想記下千頭萬緒,整理一下,不知不覺又陷入那複雜與簡化的迴路中……

《人間一切美好東西》

前天,我重提十五年前我為自己婚禮寫的那支歌《愛中相依一生》,難得一位姊妹原來仍把當年的歌譜存著,(其實我不懂寫Chord,故曲譜非我手筆),還戲曰那是經典之作……

查其實我當初寫的原是一支讚美詩,但不獲內子批准使用,惟有另作一首。

至於那首讚美詩卻原來一直沒有發表過,現記於此。

曲、詞:海牛

來謳歌高唱讚美創世恩主
星宿日月同歡呼響應
看天邊的浮雲在風中起舞
聽海中沙隨浪拍掌
小鳥在大樹頂哼出新詩
山野牛羊為天恩踴躍
野草青 百花香 雨點和著唱
一起與我們獻上頌揚

人間一切美好東西
都從神手所創
靠主的愛維繫萬方
彼此配搭恰當
宇宙萬務皆有定時
彰顯我主意旨
誰可比擬主的大智
誰比祂更可靠倚

齊唱新歌 頌我主 榮耀我神
在至高之處 祂執掌權能
齊唱新歌 頌我主 榮耀我神
述說主的奇愛 共證祂的厚恩

《愛中相依一生》

這是十五年前為自己的婚禮寫的歌,這個三月內,教會中連續幾個星期都有數對弟兄姊妹舉行婚禮,奈何因工作關係,一概未能出席到賀,特復記這歌歌詞於此,聊表祝福。

曲、詞:海牛

願愛中相依一生到白頭
願愛中相牽一世到永久
願能從今起手挽手
任天荒地老短或長壽都相守

求主賜福這對佳偶
能彼此委身沒保留
任這生多波折 路縱崎嶇多變
仍願彼此互勉相分憂

求主賜福這對佳偶
能彼此體恤心相剖
用愛心相寬恕 用信心多禱告
朝著天家路向相偕走

Amen Amen
Amen Amen

香港又離譜選近一點

昨晚聽著電視機裡頭犯婦人對普選與初選的謬論,向不大明白這班賣港賤賊如何偷換概念的大女兒這樣解釋:

當你們小姊弟們的腸胃不適想吃清粥的時候,爸媽卻給你們「初選」定了鮮茄燴意粉和白汁焗意粉,告訴你們有權在當中二擇其一,你說可以嗎?

從因果型選擇題說查經

相信海牛那一代人都會記得在學時期有一種選擇題是這樣的:兩句陳述句,考生要判別兩者的對錯,並在兩者均為對的時候,判斷當中可有因果關係。

有人奇怪為何海牛一直在質疑某些人的查經或釋經方法,說只要那些人從所查考的聖經演繹出來的教訓沒錯就可以吧!甚至有人明斥暗示海牛是在踩踏別人,抬高自己。

聖經所載的是上帝的真理,不會有錯。某人口裡所謂從聖經演繹出來的教訓也彷彿很有道理。然而,正如文首提到的那種選擇題一樣,兩者是否有因果關係也很要緊。要知道,所謂的教訓可以是基於屬天的真理,也可以只是基於屬世的道理。釋經做得不好,往往就把兩者混作一談,人就可以自恃有真理的支持,絕對化了一些自以為是的道理來律己訓人!

Athaliah Expelled from the Temple

圖片

今天香港的中產教會只會搬出羅馬書13:1-5和彼前2:13-15,縱容亞她利雅的暴行,耶何耶大在哪?

Athaliah Expelled from the Temple by Antoine Coyp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