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貼金句談到抽水式查經法

有信徒總愛在臉書貼聖經金句,以為這就是以上帝話語鼓勵別人、祝福別人,叫人能更正面更積極的面對人生云云。

貼聖經金句本是好的,但若貼得不明所以,就不但達不到果效,反而惹人誤解。

海牛曾數次在這些貼子以問題回應那些貼金句的朋友,問他們可否闡釋一下他們所貼的金句背後的含意,或分享一下他們從那金句所得的領受,但往往得到的反應均令我懷疑:其實他們在引聖經金句之時,只從字面著眼,從不曾理會所引經文之前文後理、背景和主旨,總之順手拈來,好使好用,不求甚解。

坦白說,這種引聖經金句的態度和行為其實對別人無甚好處,反而容易讓人錯誤地理解聖經,對上帝的話語留下不良的印象。

至於為何這些信徒會這樣做呢?是否因為他們不熟練上帝的話語,很少讀經或研經呢?

相反,好些這樣做的信徒,其實是查經班的常客、在上帝的話語上很用功努力的人。但奈何他們卻沒有學好研經的方法或是跟錯師傅。以海牛的觀察,他們的師傅都愛在領查經時,使用單向的寓意式解經法,有些甚至儼然滿有權威地挑戰這個指正那個,做徒弟的自然順服地照學如儀,那自然習非成是了。尤甚者,那些師傅不但只求經文寓意,更把一些與經文本身不相關甚或超越了/違反了聖經原意的私意讀進經文裡,「老屈」上帝的話語,借聖經過橋,大抽其水。且讓我給它改個名號:抽水式查經法。

其實這跟耶穌時代猶太拉比們愛用的夫子式查經法甚類似,但我們莫要忘記,這些法利賽人和文士正是主批評得最嚴厲的偽善者。

容我得罪說句,與其這樣查經,不查還妙。

《微塵如我都愛》(Jesus Loves Even Me)

本來受姊妹所託,翻譯一批兒童詩歌,但接到任務後,才深深感受到翻譯兒歌之難,擱著月餘,沒有寸進。

十多首兒童詩歌中有一首是《Jesus Loves Even Me》,但收到的版本只重覆詠唱原曲的副歌,今天試著去譯,兒童版譯不到,卻填了個老氣橫秋的版本:

《微塵如我都愛》

Words and Music by Phil­ip P. Bliss
粵譯:海牛

高歌歡欣 因主愛浩瀚
茫茫浮生 嚐到主恩
高歌歡欣 因主愛浩瀚
微塵如我都愛
I am so glad that Jesus loves me,
Jesus loves me, Jesus loves me.
I am so glad that Jesus loves me,
Jesus loves even me.

《上主永活永不變》(주님은산같아서)

CantonHymn詩歌粵語翻譯網路定期舉辦詩歌翻譯擂台,剛過去一次翻的是一首韓國詩歌《주님은산같아서》,海牛錯過了提交作品時限,惟等到現在有關的票選活動結束了,終於可以把拙作拿出來獻醜:

《上主永活永不變》

詞:김준영
曲:임선호
粵譯:海牛

參:http://youtu.be/mbwpDMk2QKo

內心紛擾滿憂困
逆境中失信心感抖震
我需要祢 我的恩主
안개가 날 가리워
내믿음 흔리리려 할때
나 주님께 나아가네

上主永活永不變
祢執掌天國永遠王權
盼可看見 我心盼見
祢的恩寵愛眷
주님은 산 같아서
여전히 그 자리에 계셔
눈을들면 보이리라
날 위한 그사랑

求賜我力使我能堅立
容我配合祢永恆計劃
容我下拜 奉獻
重燃信~心火熱
願順服一生
주는 나의 도움이시며
주의 계획 영원하시네
주의 위엄앞에
믿음으로 순종의
예배드리리

由祢引導奔天程窄路
和祢作伴幽谷能安渡
回應大愛 奉獻
重燃信~心火熱
願事奉恩主 常讚美
주님께서 날 이끄시며
주가 항상 함께하시네
주의 사랑안에
믿음으로 순종의
예배드리리 영원히

Who’s the Great Painter?

圖片

[fb_album id="272003796262704″]

造就定係做假

講一兩句正面嘅虛話,鼓舞吓自己,又「造就」吓別人,博得人家畀幾個幾十個甚或幾千個like你,令自我感覺更良好。其實真係唔難。難在我不屑去做……啊!唔係,應該係不屑去講。

演蕉勝有招

係咪應該寫番一兩句關於狼鷹份屍症報告嘅嘢呢?不過,我諗都係等我成立番幾個痿完會演蕉演蕉一下至講好啲。

也不過是另一種模式的宗教消費主義吧了

付錢給人按摩是消費,報讀健康舞班也是消費。坐在高雅的座椅上享用的法國大餐跟排隊取吃的超豪海鮮自助餐,不也同樣是消費嗎?

若把同樣的邏輯放在宗教禮儀上,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愛家共融祈禱蔭惡會

愛家其實是愛共產黨的家天下,共融不過是河蟹的另一種說法,祈禱亦只是自義……

重建屬靈文化

公理堂一三年的月曆牌,其中一個月份的插圖由海牛的大女兒設計,卻在文字註解裡誤寫成二女兒的名字,海牛要感謝幹事和工友們的辛勞,為未派出的月曆牌加上貼紙更正。對於這樣大費周章的改錯動作,我實在過意不去。因我深感教會裡的「怕錯」與「抓錯」文化實在太根深蒂固,叫人窒息(甚至叫聖靈窒息)!其實對於一些非關基本真理或核心信仰的錯誤,除了撥亂反正(更多是矯枉過正),我相信還有很多不同的處理方法或討論及學習空間的。

新一年從新普頌的《新年禱歌》說起

一月一日。元旦。新一年。

元旦感恩崇拜,李牧師證道論到新舊的問題;是的,但願新的一年,我們在主裡都像一個新皮袋,而裡頭都有新酒盈溢。

但新普頌,恕我真的接受不了。(以下只是眾多難頂之處中的一項而已。)

今早唱《新年禱歌》,那最後的一句:「求助我們能忍耐,將來配得應許冠。」(而舊版則是:「懇求助我能耐苦,……」)使我這個老餅一時唱不出來。因為舊版實在譯得太好太好,那「懇求」和「耐苦」所表達的信仰深度,是新版裡的「求」和「忍耐」無法比擬的。其實橫豎都是不合粵韻,真不明為何要把好端端的歌詞硬改成別樣子?或許我這個不滿,只是我對苦難這個課題的偏執所致吧!但只覺今天教會裡已很少人願意正視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