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咁塗

十八江湖險象藏
近人平易免傷亡
湖南多少糊塗帳
何忍志華繼旺陽

寫詩

愛寫詩 中文詩 近體詩
愛格律平仄 如文字遊戲

惜不通文言 亦少讀古文
惟以白話入詩 更覺平易近人

愛寫詩 愛粵韻
平仄不難骾

普通話 沒九音
唸詩沒有神

愛寫詩
繼續寫 詩

何價?

日月年營營役役
時分秒趕趕忙忙
嗟何日幸福能享
嘆哪時安樂得嘗
休再想孩提美夢
難重拾少壯輕狂
賺回來甚麼名利
賠掉了多少健康

秋愁

天低灰一片
寂寂是悲秋
拂拂蒼黃路
風涼不解愁

大白天隨想

早兩天,天還是蔚藍色的一片,清早且有秋風送爽;我相信不少人都在期待月底中秋加國慶三天假期,郊遊遠足的計劃一早已定好了吧!

今早卻竟換了個大白天,白濛濛的,翳悶難當。

天氣幻變,本是常事,卻很影響人的心情。

望著天空那一片白,任何遊樂的興致都消減了一大半,加上那殺人的翳熱似是揮去還復來,算了罷!

據天氣預報,週末還可能下雨。

秋風是爽的;秋雨卻惹人愁;都比這翳悶的感覺好得多。

秋風秋雨愁煞人,自由花落下,就有青天白日滿地紅。

天國模式

一本花費不菲公帑製作的《中國模式》,掀起了反國教的思潮。

幸那思海潮湧,至今未退。

要把對國家的正面情感灌輸給我們的孩子?要他們愛中華人民共和國?要他們看見國旗升起有所感動?

首先問問:國家怎樣示範她有多愛人民?

不如學學天國模式。 繼續閱讀

這是我們的學運

廿三年前,雖有上百萬市民參與大遊行,但那場由北京學生發起的民主運動的中心點,始終是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我和所有上街的香港人只不過是在這兒遠遠的搖旗吶喊。

今夜,我坐在政總門外添美道上,聽著岑建勳領唱著六四遊行時必唱的金曲We Shall Overcome,我感動,因為我竟有份處身這個由香港學生發起的社運的中心點!

噢!這是一場屬於香港人的學運!是我們香港人的學運!

反國教集會@政總 2012-9-7

圖片

撤回洗腦國民教育科!

[fb_album id="220138918115859″]

那升(起的國)旗

當看見五星紅旗在運動會場徐徐升起,你會否感動落淚?我會!

我會為那些在這支五星紅旗下被害死害苦的千萬同胞流淚;我會為那些盡了力接受地獄式訓練卻無緣參賽獲獎的被犧牲者流淚;我會為自己的同胞盲目追求這些無謂的虛榮而流淚;我會為上帝的公義為什麼還未在中華大地上彰顯而流淚;我會為終有一天能目見那顆大星從火紅的天空墜落這盼望而感動落淚!

阻止布殊 (George Bush)

我們應該還記得那一位崇尚「正面思考」(註一)、高舉「愛國主義」旗幟、親基督教右派並高調支持其價值觀、代表美南保守力量的共和黨人喬治布殊曾怎樣把美國以及全世界推向幾近萬劫不復的境地。

以史為鑑,這個星期日,你會投票給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