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 House

今天還有很多家長,包括內子,以為國民教育本身是中性的,有問題的是其內容,只要確保課程指引和教材涵蓋正反,學生有思考空間和機會,就沒有洗腦的疑慮,在港推行也是應該的。

得罪講句,如此邏輯,就是冇用腦囉。

要記住,也請想想:就像去髮廊洗頭,不一定要用強力花灑加麻甩洗頭佬的;洗字既從水旁,所謂輕柔似水,要洗你個腦,也可以洗得像北上洗頭一般叫你溫柔舒服到死,而就在你迷迷糊糊的情況下,你的腦瓜已被洗得乾乾淨淨。狼說不強推,因為根本無需要用強。在課桯指引和教材以外,可用的(洗腦)手段還多著。如今是去不去洗頭的問題,而不是洗髮水/護髮素的問題。在香港,要理髮,我們也有QB House這個選擇的!

所以,今天你若信佢一成(或如吳克儉這廝說的只有三巴仙),註定渣都冇剩,洗哂!

當愛國成為習慣

九年來,習慣了上班前到某小店吃早餐,雖偶爾也會轉轉地點和口味,但一週六天的工作日,總有三天以上光顧此店。老闆亦早已習慣在我未決定吃什麼前為我奉上一杯凍咖啡;至於吃的部份,我卻還是堅持要大腦在大清早運作一下,不似某些客人每天都只「獨沽一味」。

放了四天假,今早回復「正常」上班去,來到小店坐下,才驚悉今天原來是它最後一天營業了。雖然早聽聞老闆有結束生意的念頭,卻沒想過竟來得這麼突然。

習慣,明天起就要改變了。而此後每早,我的腦筋除了要為那吃的部份盤算外,也得要為兩腳走的方向動一動了。

回到公司,啟動電腦,正準備在鍵盤上敲下那五年來沒變更過的密碼,竟然發覺腦際一片空白,手指亦找不著落點,心中暗忖,難道五年來的習慣,只消四天就印象消弭淨盡?

不過,習慣,始終是習慣;稍一回神,加點思索,記憶又回來了;憑的是一早把密碼用大腦分析過其組成的來龍去脈。

愈來愈發覺,一些習慣了的動作或說話,已成了神經反射,沒經大腦就做了說了,事後反問自己剛才作了什麼,怎麼半點印象也沒有?或許,習慣一旦養成,就會成了一種神經套路,大腦的持份額就愈來愈少,「唔使太用腦」,那不就是洗腦麼?

要提醒自己,不要因為習慣,放棄用腦;倒要習慣用腦;向洗腦說不,向國民教育說不!

國民教育@回到三國

司馬信:

是,我是欺騙主公
不過我只是維護法紀
反而主公才是違反律法的人

張飛:

你在胡說些什麼?

司馬信:

你打死我也要說的
我說的是事實

主公,你剛才是不是說
根據大漢律法
為婚者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是不是?

劉備:

沒錯

司馬信:

我斗膽問一句
你是不是桑柔的父母?

怎麼看也不像吧?
主公,你說當桑柔是親生女兒
只是當,並不是真的
算了,就當桑柔是你義女
也是當而已,沒有正式結誼親
既不是親生又不是義女
主公你哪有資格說什麼父母之命
哪有資格逼桑柔成親呢?
若要強行的話,就是違反大漢律法
要不要先治你的罪呢?

張飛:

主公就等於父母
大哥是桑柔的主公,也就是她父母

司馬信:

他也是你主公
你成親是否也由他作主?

所以說,父母就是父母
主公就是主公,是兩碼子事
是否主公可以為所欲為?
是否主公大過律法?
大家說吧,主公大還是律法大?
遵照主公的還是遵照律法的?
主公,你自己說吧

其實我說的道理很淺顯
大家都知道的,只是沒人肯開口

噢!
原來大家都有問題
沒人提醒主公,就是陷主公於不義
也就是大家都要治罪

諸葛亮:

雲信所說的話,很有道理
這門婚事,無父母之命是事實
既然疏忽在先,就不能不認錯在後
否則的話,難以服眾
以為律法可以不守

劉備:

雲信,多虧你提醒我
所謂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是我疏忽了,有違律法

桑柔,既然你不想嫁
而我也無權要逼你嫁
這門婚事……取消

還有,這次的事
各人都應該汲取教訓
回去好好檢討一下

眾人:

是,大哥 主公

談談《吸血鬼獵人:林肯》

看了《吸血鬼獵人:林肯》,以吸血鬼片而論,有點到喉唔到肺,一眾吸血鬼著實太遜,劇情推展在細節情理上也交代欠清。但若把電影中的政治和宗教寓意解讀,則頗堪玩味。今天社會裡,也有很多吸血鬼橫行或隱伏著,要對付他們,憑一己,一如片中的林肯初時一人一斧默默耕耘,所做到的實在有限,要幹就必須把整個已被騎劫的現有制度顛覆,並重塑失落了的核心價值!雖然影片後段交代了原本盤據於美南的吸血鬼幫眾,因戰敗關係,只得逃離美國國境,往歐亞等地另覓地盤,但現實裡,他們所預表的保守勢力今天仍活躍於美南的根據地上!諷刺的是,當年主張廢奴的共和黨,今天竟是南方保守勢力的同盟!在片末,我們亦看到林肯的師父Henry在現代的酒吧物色新一代的吸血鬼獵人;奧巴馬這位自比林肯的現任民主黨總統,又真的能接棒嗎?另外,電影裡雖出現過林肯的競選對手Stephen A. Douglas,然而著墨不多,當然沒有提及他如何在敗選後仍著力遊說那些有離心的南方州份認同林肯的總統地位,更遑論那個他替林肯接帽子的美麗小故事。

題外話是,今天竟有人批評林肯並其代表的共和黨人當年沒有顧及既得利益者的感受,硬推廢奴,引發內戰以至死傷枕藉。這種顛覆主流歷史評價、把複雜的政經文化地緣軍事角力過份地約化做單一個促成內戰爭的因素並把戰禍委過於相對較正義的一方之論調,實在比虛構的電影情節更沒頭腦!

地府陰司裡再覓那旺陽門巷

海牛相信於本年底前,湖南電視台就會開拍一齣歷史劇,極可能以帝女花為題材,而當中的崇禎皇帝會是雙腳著地自縊亡於煤山的。

活用聖經金句

聖經金句用處何奇多!其中一種絕妙的用法乃在受苦者傷口灑鹽,例如有受欺壓的窮人進行抗爭時,就搬出腓立比書4:12,說對方不懂自處,「憎人富貴厭人窮」,抗爭純為發洩,乃不知足也!

「非基督教運動」你知多少?

近日,林以諾事件和陳世強事件在香港社會都引來大眾某程度的關注,其報導也一度佔了媒體某程度的篇幅位置。當中以林以諾事件,令不少保守的信徒摸不著頭腦,詫異為何林以諾旳那段YouTube短片竟會惹來這麼多社會人士(包括同志和非同志)的口誅筆伐,有人或許會慨嘆這到底是社會的開放還是道德已淪亡。

正如有些混帳查經班愛把一兩節經文化成三句鐘頭的講論一樣,若今天香港基督徒仍看不通全盤,只以為那是兩件個別事件,那就極度危險了。

我指的全盤,並不是像某些老是愛搬出屬靈爭戰論的人士一樣,沒頭沒腦的把問題通通歸咎為撒旦對聖徒的攻擊便算。容我把問題扯得遠一點,若今天香港的主流教會還不懂從二三十年代的非基督教運動學點功課,恐怕類似的事件只會陸續有來。

很可惜,今天香港的主流教會,鼓勵會友學習近代中國教會史的相信並不多,起碼我所屬的教會便沒有這樣的課程或講座;願意抱開放的態度談政治,尤其是談共產主義對基督教的衝擊的就更少。

禱告香港教會最後不致完全地敗在中共的統一戰線之下。

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

有人寫道:「朋友,要清楚,民主並不是我們終極目標, 而是人希望透過民主達到公平、公義、公正的社會。但民主並不能達到絕對的公平、公義、公正的目標,而只有所有人跟隨至聖的上主才能達到!」

海牛也道:「朋友,要清楚,吃飯並不是我們終極目標,而是人希望透過吃飯獲得飽足、生命、健康。但吃飯並不能獲得永恆的飽足、生命、健康,而只有所有人跟隨至聖的上主才能獲得!」

照這樣的邏輯,基督徒既無需要爭民主,也無必要搵食!

註腳:說第一句話的那位朋友在數十萬市民上街爭民主的時候,到了赤柱嘆lunch!

後記:去赤柱嘆lunch本來沒有問題,不參與遊行爭民主也沒問題。問題在於人家去與數十萬人上街為社會爭民主,你不參與便是了,去嘆lunch也可以,為何要說些似在暗示爭民主不夠屬靈的說話?吃飯是屬靈的事嗎?能叫你有永恆生命嗎?那是否因此可以說吃飯是多餘的東西?再加一句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之類就顯得你有聖經支持?

12 71

圖片

[fb_album id=”199021700227581″]

海牛如是說之「胡」

Q: Who’s the leader of PRC?
A: 胡.
Q: Which 胡?
A: 胡 for 胡椒噴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