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主題曲》

多年前,張學友有一首《生命的插曲》,講一男一女,背著另一半,走在一起,最後決定分手,各自重投舊愛時,話別依依。那歌啟發我寫了這一首。談的不只是情愛,而是兩個人對那份情的取態所反映的各自的生命觀,今生vs來世……經多年來多番修改,這版本尚算滿意。

曲、詞:海牛

(男)
我但願能活多一次 生命途中跟妳再遇
妳我已不可再相戀 惟盼他生再見
妳有妳的他 我有我的她
兩個註定總要分別
就讓這晚決絕 承受畢生苦澀
寄望再生的熱戀

(女)
我只知道此生不再 今日離開等於永別
錯過了即使再依戀 亦再不可迴轉
你與我的緣 哪會這麼短
兩個最後竟要分別
沒法決意決絕 留住一分一秒
抱在臂彎中熱暖

(男)
只想有下世 跟妳戀一世
他生的際遇 願我可預知

(女)
不想那未來 只想我現在
能緊緊抱著你 在我臂彎內 別離開

《瞬間轉移》

二十多年前,東華東院裡,目送姊妹的爸爸離世,心中就泛起了一支旋律和兩句歌詞……這許多年來,親友一個一個的別去,那旋律與曲意在心中反覆縈繞著,卻一直沒能將歌詞寫好……昨晚,東區醫院內,重歷差不多的場景……決意把這首詞完成。

曲、詞:海牛

一瞬間
人便突破世間苦難
猶似輕煙風中吹散
飄渺地蕩進新的空間
再也不返

一瞬間
甜夢盡化泡影虛幻
隨年月逝水給沖淡
終有日在記憶中消散
不再復還

如何可
留住往昔光輝燦爛
徒剩半生唏噓嗟嘆
懊惱恨悔滿心間
時日逝去永不返

無力再捕風逐夢
無奈獨對冰冷虛空
空有淚滴半乾掛面容
胸口隱隱作痛

真係膠國

神狗抵天宮
膠龍潛海中
逞強宣國力
難掩褲穿窿

面子工程

議員出缺草案和新政府架構改組動議,兩者都是面子工程,一是為現屆政府,一是為將在七一上任的梁振英政府。

現屆政府不肯收回出缺草案,建制派也否缺了休會待續,致使其後包括新政府改組動議等一眾議案大塞車,原來也是那面子工程精準計算的一部份,乃是曾班子用來落梁班子面子的工程。

罪過罪過

數天前,林以諾牧師/博士一段被上載於YouTube的講道短片給轉載至Facebook上,引來一眾演藝界朋友們極大的反應(反感),群起炮轟之。

海牛看過那段短片,單從短片中林以諾的論述,站在宗教角度,我看不出有很大的問題。

我不想挑起爭端,也並非想在此討論教會或基督徒對同性戀的看法。

我卻想問一個有趣的問題:設若一個佛教高僧在佛學講座中強調說吃肉乃罪過,是殺生,根本上跟殺人的本質相同,你認為一眾吃肉的人士會否因此圍剿這高僧?

這問題若跟林以諾事件平衡對觀,可能牽引出不少複雜的宗教及哲學甚至社會學論述,很有探討的價值。

普天共產第447首《中共看管歌》

任遭何事不要自殺,中共必看管你;
必將你葬牠陰招下,中共必看管你。
中共必看管你,時時看管,處處看管;
牠必會看管你,中共必看管你。阿們。

Midi: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hymns/midi/newsongsofpraise/song087.mid

陽‧光

兩對失明的眼睛,比通國人的眼睛更明亮、更能明辨黑白真偽!然而他們卻因看得太清楚明白,都被送往別國去了。

從柴玲的公開信看查經

日前,看到報導說柴玲已信主,並發公開信表示要原諒鄧小平和李鵬。

終花了點時間看罷柴玲的公開信,感覺是又一個把聖經強解的惡例子。

柴玲以大衛要求軍兵們寬待押沙龍來說明寛恕的重要,認為正是軍兵沒有如命寬待押沙龍而造成日後更多的暴力事件,那無疑就是曲解聖經及錯讀歷史,妄顧了經文的主題、背景和前文後理。明明是大衛因姦淫和謀殺而取罪帶來上帝的管教致令刀劍戰亂頻生,也明明是大衛沒有好好處理家中紀律而禍及軍民百姓,又怎可把受中共暴政壓迫的中國同胞跟大衛相提並論呢?如此是否想說六四事件或中共更多的暴行都是老百姓們自招的惡果?

我相信柴玲這樣解經,大多不是出於她本人,而是從別人的教導而來的。這樣把聖經亂解一通,把美德「讀入」經文而非從經文揣摩真理的教導不但危險,而且往往害人不淺。今天在教會裡有一些所謂的查經班,每次查經都只選讀三數節經文便化成兩三個鐘頭的釋經講論,帶領者往往用上無數的串珠縱橫交錯的引用其他經文來證明其觀察是何等有「亮光」,卻甩開上下自然的文理不顧,如此強解,倒不如不查經更好。

海牛如是說之「繞心中‧幾多重」

這段詞,寫了十幾年,總嫌有不少砂石礙著,現在總算改得比較滿意。

情和義 生與死 我或你 喜帶悲
天一方 地一角 風逍遙 雲飄渺
半滴雨 千個海 遠亦近 往復來
暢共聚 惜別去 醒又醉 空也虛
緣已盡 人未了 暗淚流 佯歡笑

毋庸置信的史實

所謂八九六四解放軍屠殺人民之說法,只是民運人士和反革命份子勾結外國勢力編出來蠱惑群眾的謊話;這好比清兵入關時的楊州十日、嘉定三屠,皆是反清份子為著煽動民族仇恨而捏造;又好像南京大屠殺,不過是中國人為了向日方苛索賠償而誇張其詞的大話吧……我們都錯怪了中共、清兵和日本皇軍,對他們的壞印象及負面評價,無非只因被這些虛構事件所誤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