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吹又生

已許久沒有留意「錫安教會」的動向,近期卻看到他們所拍的一條YouTube短片之點擊率竟在排行榜名列前茅。嘩!追看下去,原來他們的網站做得如此的專業,可見他們有的是豐厚的資源,從不受過去一些負面報導所影響。尤其他們推銷的是末日概念,際此2012大時代,不大賣才是怪。我只慨嘆有些傳統教會的牧者和長執(包括我堂),一直都忽視拓展網上牧養事工,並視網路生態是大患,還妄想為信徒上網訂定「豬」般指引,企圖圈養這隻他們眼中的洪水猛獸,卻不知道這種駝鳥取態,直是袖手之罪!

意大利波好垃圾

國際大賽前夕,意大利球壇又爆醜聞,又關老婦人事,唔通今屆歐國盃,意大利又會好似零六世界盃咁,符碌奪冠?講真,巴治奧之後,意大利波已經係垃圾,同佢啲經濟評級相比,不遑多讓!

袖手殺人

中俄兩國忌諱茉莉花,一直在敘利亞問題上投下絆腳石頭,致令巴沙爾政府繼續濫殺平民,情況就似這城市裡不少滿口和平的偽君子(包括不少基督徒及教會領袖!),只懂譴責抗爭者,實情是在助長當權者繼續以有形或無形的暴力專權,殘害弱者,可恥!

五一九

二十年前的五一九,我還是一個牙醫學生,正上著義齒學的實習課,收到母親的通知:下課後請趕快到醫院,因為外祖母的病情很是危急。記得當天應付的是一個頗麻煩的病人……當我到達醫院時,外祖母已離開了……二十年後的這個早晨,過得也很不爽,同樣是一個麻煩得很配假牙的病人,結果是我為了叫自己的心情好過些,用退錢的方法把她打發走了!

腰斬

媒體用「腰斬」來形容曾鈺成日前終止立法會就議員出缺草案的辯論。這二字,又叫我想起那隻給人「腰斬」了的活蛙。腰斬之刑,是中國古代酷刑之一,想起也令人毛骨悚然,因為受刑者被斬後不會立刻死去,就如那隻給做了刺身的活蛙般,受盡精神和肉體痛苦而亡。曾鈺成和建制派腰斬的不只是那場辯論,而是香港的議會文化和其代表的民主精神。而參與其中的亦包括那位自稱每早都禱告的基督徒高官譚志源。

議會不是為效率而存在

中指弘日前在垃圾會會議提出終止辯論時謂:「…議會係講求效率…」

他這一句本身已是大錯特錯,顯示當了這麼多年議員的他連基本常識都不顧。因為若要講求效率,根本就毋需設立議會制度,只需行政機關便夠了。議會講求的是對行政機關的制約和合理地照顧社會各階層的意見和利益,而為著這目的,行政效率是必要地被犧牲。

國民教育要教的應是這些常識和大道理。

活蛙刺身的上半身

前數天,我說今天香港的光景,像活蛙刺身多於溫水煮蛙,今天「應哂棍」!見死不救的泛民主派,你們就是那半隻眨著眼半生不死的可憐蛙,待食者啖完從你下半身切下來的刺身,你就會泡在沸騰的湯鍋裡!

Amazing but disgraced

又不禁重溫《Amazing Grace》的movie clips。William Wilberforce在其牧者John Newton的影響下,經過數十年在議會據理力爭,把昔日英國不仁不義的黑奴制度改變過來……今天的香港,在一些不知所謂的牧者、教會領袖並基督教機構的推波助瀾下,一眾教徒高官、議員,一再把不義的制度引入議會,並通過剝削人民權利的惡法……

波係黑嘅

未完場,球證就吹完場雞,跟住足協會話球證做法冇問題,判你輸波,你再投訴就罰你停賽……呢啲睇得波多嘅都唔會未見過啦!而家個議會就係咁囉,你咪拉布囉,支黑哨喺佢度!加上現實中,我哋搵唔到一個半個好似少林足球嘅阿星咁神嘅球員,亦唔使旨意有阿梅嘅支持……

黑色午夜…深不見底

在臉書上看到一幅立法會會議廳漆黑一片的畫像,題為「5.17.2012立法會最黑暗的一日」。其實那是有點天真,因為: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

「呢啲我都預咗。」

我只悲哀,害死香港的,不是共產黨,而是那些高調地自稱作基督徒的,包括曾蔭權、唐英年、林瑞麟、譚志源……還有梁美芬、黃宜弘……和袖手旁觀的白鴿黨內的那些「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