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梁家騮看功能組別存廢(二)

現行香港立法會的組成,分區直選和功能組別的議員各佔一半即各三十席。

若以分區直選之已登記選民人數約在三百三十萬左右來算,直選議席跟選民的比例約是一比十一萬;但由於分區直選採用的並非單議席單票制,而是較為複雜的比例代表制,故在選區劃分上只把全港分成五大選區,並按人口比例,分配每區議席數目。因此,每一位直選議員要面向的將是一個四十多至九十多萬選民人口的選區(數字乃按香港政府網頁上提供的數字)。而這四十多至九十多萬人的共通點卻只有一個,就是登記的地址(甚至可以不是住址)所屬的地區相同,說穿了其實是沒有什麼共同利益(common interest)的一個群組。 繼續閱讀

從梁家騮看功能組別存廢

剛拆閱了醫學界立法會議員梁家騮醫生最新的一份通訊,其中頭版內容談的是政改。梁家騮的政治取向一直都未被歸邊,既非泛民也不算建制派,令他在政改方案的投票取態變得很有討論價值。

他在通訊中提到一些他對政改方案的分析和看法,不乏有見地的點子,也算中肯,言詞間似較接近泛民的論點,然而他並未明確表達他的投票意向,而且在文末亦提出了一些優化功能組別(文中稱功能界別)的方案,並登出了一正一反兩封同業表達對政改方案意見之來函(其一當然來自星屑醫生),使他的取態顯得更加撲朔迷離。但由於他份屬功能組別議員,他的一票便得向他的選民交代。所以他決定收集選民的意向作為他於六月廿三日表決當天的投票指標。我覺得藉他的個案來討論一下功能組別的存廢問題將會很有意思。(待續)

佢有鐵頭功 你卻冇陰功

世界盃今夜開鑼,最想在電視屏上看到的並不是是日登場的球隊,而是已屆九十二歲高齡的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風采。但傳聞他的健康欠佳,若是真的,他還是在家中休養比較好吧。

法國隊明早凌晨亮相,人人均睇死這隊沒有施丹的法國隊沒有前途,海牛也很想看看星座小王子杜明尼治輸波的醜態。

回想四年前的決賽,若不是有施丹在,憑杜帥的領軍能力,法國隊焉能打進決賽呢?當然施丹最後竟使出鐵頭功撞跌馬達拉斯,招來紅牌被逐的結局,間接令球隊輸掉金盃,震驚世界,成也施丹,敗也施丹,當時一度成為熱話。初時,人們總是評論施丹的行為過激,替他因一時沉不住氣作出魯莽反擊累到球隊失落冠軍而搖頭不已。但後來真相揭開,原來是馬達拉斯多番以侮辱性的說話向施丹作出挑釁,言詞間更辱及施丹的家人,令施丹忍無可忍,憤而動粗。施丹至終並沒有為自己的報復行為後悔,印象中,他也斷言拒絕了馬達拉斯的道歉。雖然他為此賠上了國家的榮譽,也在自己的光輝足球生涯劃上一個有缺口的句號,但他卻贏得隊友和國民的諒解和尊重。至於馬達拉斯,卻成了過街老鼠,為世人所不齒。而意大利國家隊呢,雖四度奪得世界盃,卻因贏得有欠光彩,也使人覺得並非實至名歸。

我在這裡回顧施丹的故事,是要回應一下那些對「激」存著偏見的人。 繼續閱讀

轉眼又是一年過

昨天晚上發現連不上自家網站,檢查過伺服器和連線,一切皆正常,今早才發覺原來是忘了為dynamic DNS續期,原來這樣又一年過去了。

聚焦南非

南非,除卻美鑽,新的焦點在於明晚開鑼的世界盃,但許多老牌球星或新星因領隊們潮拜實際足球,都未有被徵召入選國家隊,亦有不少當家大牌受傷需於分組賽倦勤甚至退隊,只望仍看到各隊有驚喜的演出,亦望恐襲遠離……

山谷中的豪宅

今天山谷道邨由廉租屋變成豪宅用地,想當年姑婆還住這裡的時候,海牛也曾於此留下過不少腳毛,真有滄海桑田之歎。

然而豪宅建成後,私家車的流量必然大增,到時漆咸道北的塞車情況恐怕會嚴重惡化,可能要梅瑟(天主教譯摩西為梅瑟)來救你出谷(天主教譯出埃及記為出谷紀)……

請你吃屎的善意

什麼是釋出善意?

原來不過就是溫婉地請你求同存異,一同吃那舊包了糖衣的屎。

How much this damn shit anchor costs?

數天前,看著聽著曾班子在喊「起錨」,毛管直豎,心裡哭笑不得。今天再看著新聞片段中,拍到政府總部的樓梯上也貼滿「起錨」的標語……「嘩,使唔使呀?好肉酸,好核突!」

有指半月前的立法會補選是不必要的浪費公帑的行動,那麼我想問問曾班子這次「起錨」又浪費了多少公帑?政府今次鋪天蓋地的宣傳,電視廣告、街板、小冊子、街燈掛banners,加上落區時的大陣仗人手安排,肯定比宣傳補選更落本,除卻補選票站的場租不計,我看今次花去納稅人的錢要以數倍甚至數十倍去算。若搞補選變相公投該罵,「起錨」就更是超錯!

當心錨起了,卻砸穿舢舨的甲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