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錨?

起錨?起什麼錨?舢舨也有錨的嗎?

如今的情況是,我在海中抱著浮泡飄盪著,你不知從哪兒弄來一隻破舊舢舨,叫我登艇,又說要起錨了。我問海面風高浪急,你想用這艘破艇送我到哪?你說要我信你,在遠方深海裡有艘遠洋大船在等著,只是太遠,這裡看不見。我又問你既有遠洋大船,那為何不駕來一隻摩托橡皮救生艇,豈不比這隻破舢舨更快更安全嗎?你說這是船長的規定,你不登艇就沒救了。於是,我選擇了繼續抱緊我的浮泡,因為我看不出你是為救我而來,更不信你救到我……

脫殼的第一天

感覺還可以……

相煎何太急

朝鮮發窮惡,劍拔弩張,若真的開打,只會苦了自己百姓,當然也會累及疲弱的環球股市匯市,中共的取態於這時極為關鍵,而世界盃開鑼在即,北韓球員又如何自處呢?

好的結果不等於好的果子

早說過,變相公投是難有好結果的;蔡子強於今天《明報》以「一個結果,各自表述」來總結,恰如海牛當初所預計的。然而,事情的對與錯是單看結果的好與壞嗎?結果好,才該做嗎?若以此論,怪不得有些人看六四的鎮壓是對的!因為今天中國的繁榮端賴中共強而有力且「和諧穏定」的獨裁領導啊!

我雖明知公投沒有用處,但我星期天在票站關站前仍拖著疲軟的腳步去投了票,(我當天搬家,之前一夜沒睡!)支持公投五子。當時,我已聽聞投票率奇低,正是「多我一票唔多,少我一票唔少」,公投的結果必然被建制派定論為失敗和不得人心。我投票不為成功,只為這一票是我應投的。在民主國家,多少選民在明知敗選的情況下仍把票投給自己所支持的弱勢候選人,所為何事?這才是民主嘛!因為可以用最和平的方式為自己以為正確公義的事情用選票來表達發聲!但觀乎曾蔭權這小人,不但沒為自己身為行政長官帶頭不投票而感羞恥,還把選舉結果解讀為「市民不喜歡激烈行動、用粗暴手法達到目標」,簡直禮義廉到了極點!難道議員辭職再選是粗暴手法嗎?投票比遊行更暴力、更激烈嗎?

有位在外國做傳道人的弟兄稱呼公投五子為5 fools,海牛的回應是我甚是認同,哈!正是這五人的愚昧,勝過那個香港醒目仔曾蔭權的無恥,也勝過什麼溫和民主派到了今天還以為「同阿爺有得傾」,更勝過那位叫基督徒順服執政掌權者的港福堂牧師!(這位牧者連基本的釋經也做不好,他的「高官」會友會有幾好?)

好的結果不等於好的果子。

投咩投

因為係「公」投,所以阿「爺」叫我哋唔好投,而香港人呢,好多人都會投,不過係投「降」!

也許當時鑑林年紀少,也許因毋視誰投選票……

《明報》:「……被問及林彬是否被左派所殺,陳鑑林說自己當時年紀尚輕(他當年18歲),對六七暴動所知無幾……」

陳議員十八歲時年紀尚少,故此對六七暴動所知無幾;想他四十歲時,定必因年紀已老,記憶力開始衰退,甚或已患有老人痴呆症,所以對八九六四的是非就分辨不清了。

幸海牛不像陳議員,自問當年十八歲的我心智已經成熟,對六四的種種,心裡明白,至今記憶猶新;如今將近四十,也未至於老人痴呆,是非不分……

哎呀!不好!不能說太多陳鑑林這位直選議員的素質幾有問題,否則會助長功能組別議員的氣焰!=.="

垃圾佬的功能評估

有一天,垃圾佬去見醫師,要求做一次臟腑功能評估。

醫師斷症歸納幾點:功能上,以組別而言,你嘅心好虛連埋腸重有個腦都係壞嘅,無乜胃同無膽嘅毛病但唔知點解一味放屁,最可能會係陰肝,惟獨有一個好肺,真係好肺……

拜過神

今天午飯時,鄰座來了一位外表看來有點神經質的中年男士,手裡捧著一個塑膠袋,裡頭似是裝著一件小物事,他小心翼翼的把那塑膠袋放在身旁的凳子上,口中喃喃的道:「不要弄砸,拜過神的!」

海牛看著,心裡感動。

我們常向主求這求那,到求到了,會否珍愛如斯?就是我們裡頭的靈命,不也是藉求告主名得救而來的麼?我們卻常常把向主求來的恩賜糟蹋了……

非人哉!

祝願唐英年在那條通往滅亡的不歸路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