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

祖母離世到今日滿一個月了……

《情深說話未曾講》

解謎題

少年時代,愛上打機,尤其是adventure games,人也樂在解謎題中。近年,人老了,沒太多精神時間打機,電腦也是用來做正經事居多,但其實setup一個server要解的謎題,可能比玩adventure games還要多,滿足感也不惶多樣:一直都弄不好server裡那個ddclient的設定,以致常常發生像昨日一整天沒法連線的問題,直到今早終於搞定了,yeah!

終於有波睇

家中沒有NOW TV,這幾年來,英超和歐聯大部份的賽事都給錯過了,慶幸今季有線重奪歐聯轉播權,又有好波睇咯!昨夜英超快車,曼聯敗走般尼,雖未能親睹,但單看文字報導也叫我透心涼的!紅魔此支衛冕冠軍,今夏賣走C朗,令中場星味盡失,兩仗下來,只入一球,費Sir都要認真諗下計,其實我都很想看見奧雲這個過氣歐洲足球先生神話般復活過來,慨嘆施丹和伯金退役以後,已找不到半個愈老愈有的Legend。另一邊廂,熱身賽表現平平的熱刺卻先勝紅軍再炒侯城,躍居榜首,真係估佢唔到,不過這陣虛火可能轉瞬即滅,不敢睇好。海牛一向捧的是另一支倫敦球會兵工廠,但願他們季初的佳態能延續下去吧!

大吉

內子住院已經四天,搞完一輪,卻驗不出個所以然來,自我安慰是沒有明顯惡疾,但眾多的毛病仍待解決,希望明天可出院。

煩「腦」

費了一番功夫,終於把伺服器搬到新的ASRock ION 330來,只欠一些很少使用和尚待修復的舊檔案還未轉移。當把舊server關掉的一刻,新伺服器的那種寧靜,說不出的受用。然而「腦」問題老是接踵而至:連著另一部PC的外置硬盤掛了……得要拿去深水保修!不過,相信要等下週初內子入院做腦科檢查完成後才有心情和時間了。

萬事都互相效力

昨午祖母的安息禮拜完結,其遺體亦已隨即火化,她的臉,再也不得見了,深盼在天家重會的那一天……

連日來,收到不少親友的慰問,然而最大的安慰仍是屬天的。

上週六晚,跟約書亞團契一班團友到北宣,參加港九培靈研經會的奮興會(其實是看直播),當晚題為「放心激情:萬事互相效力 」,講者乃羅祖澄牧師,引用經文羅馬書八章廿八至三十節。聚會開始,先來詩歌讚美,第一首唱的竟是我在祖母離世前幾天改為網誌背景音樂的《你信實何廣大》,而接著唱的又竟是Dennis在我網誌留言引用的《我知誰掌管前途》!是湊巧嗎?沒可能吧!這明顯是聖靈來的慰藉!再加上講道的信息,解開了心中諸多的鬱結,想到自己的小信,又想到自己恰像提比哩亞海邊的彼得,不由得哭了一遍又一遍。

昨天在安息禮拜中單宣以以利亞和撒勒法寡婦的一段事蹟作慰勉更是神來之筆。那一刻,聖靈叫我想起數週前我的診所主管無端的向我查問聖經問題,而問的竟就是有關以利亞的此段記載!聖靈一次又一次多方的提醒我,主一直的同行看顧著,如今我加倍的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神的人得益處是怎樣的一回事。

兩位祖母,天家見!

為什麼離棄我?

陰陽相隔有多遠?祖母的離開只是三天前的事,但感覺卻像過了數週,說的並非因時日遠去已淡忘,而是漫長的失落和無法追回的光景……自小性好孤獨,從不太在意寂寞孤單,但祖母住院期間,從她身上深深感受到被遺棄的折騰,一刻原來也嫌太久……如今對主在十架上的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有更立體的體會。

Bach – Suites for Solo Cello by Pierre Fournier

這段日子,音樂成了我心靈的慰藉劑,在我的手機裡,已故大提琴家Pierre Fournier的一套巴赫大提琴無伴奏組曲已播了不知多少遍,總覺得大提琴的沉鬱比小提琴的幽怨來得實在,更能抓住內心的痛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