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

記得太公走的那年,我正唸著小五;今天祖母走了,大女兒曉祈也剛好唸完小五升小六;不期然去想,我的父母,可有這「福氣」,再待二三十載,看到我的孫兒成長呢? 

祈望

昨晚拆閱信用卡帳單,有一筆五百多元的帳項教我苦思了良久,日期是六月廿四日星期三,商戶是又一店拉麵小籠飽(近年祖母行動不便,出外用膳,最愛幫襯此店,貪其就近),在錢包裡找不到那次簽帳存根,自忖從來也沒試過在週三晚上光顧此店,是否搞錯了呢?

今早再看帳單,才發覺是自己錯把商戶入帳日期看成是簽帳日期,原來那是六月廿一日父親節當天的午膳使費,那一頓午餐也是和祖母最後一次出外用膳……

還記得那一天曾想過把以下這首林子祥的舊作post在blog上,只覺歌詞內容就似是一位父親臨終前對兒女的叮嚀,十分應節(當然也可以看成是跟要遠走的情人話別時的祝福),不過最後還是不了了之。這個星期下來,這歌在我的耳機中播了無數次,而祖母亦終於別我而去。

莫回望,談何容易?

作曲:林子祥 作詞:潘偉源 編曲:陳志康

祈望你會振翅向著遙遠目標高飛往
祈望你擦破海風棲身理想中的對岸
祈望你以串串美夢眠過萬千的晚上
別我以後莫回望

祈望你會恕過帶著仁愛內心多開朗
祈望你以每點真一一細賞身邊快樂
祈望你會獻上漂亮微笑在漆黑照亮
別我以後莫回望

願你高飛前路往休擔心晚風與夕陽
你的一生是我夢 前路更闊更漫長
用你的心攜著我一生中我總會在旁
承受你每片感觸 一一烙在心上

祈望你以勇氣撥落微雨耐心的攀上
祈望你也會展開星光遍灑溫馨晚上
祈望你以志氣每日承諾內心的盼望
踏上歲月路途上

踏上歲月路途上

見面

在使徒行傳二十章裡記載了使徒保羅跟以弗所教會的長老們依依話別的一幕,在保羅的臨別贈言中提到:「……如今我曉得,你們以後都不得再見我的面了。……」路加醫生在此章結尾寫了眾人的反應:「眾人痛哭,抱著保羅的頸項,和他親嘴。叫他們最傷心的,就是他說:以後不能再見我的面那句話,於是送他上船去了。」

上帝為人造了臉孔,這實在很特別。

今早祖母離去後,收到不少弟兄姊妹和朋友藉Facebook和電郵傳來的慰問,看著這些慰問,自問覺得不太傷感,心裡說:「各位有心咯!我還好,沒怎樣的。」可是當翻開自己的Blog,一看到昨天post上去那數幀去年此時為祖母拍的相片,淚水已不期然的淌著。有人說,在主裡的生離死別不應太傷感,因基督徒有的是永生的盼望,他日天家裡自會再見重聚。但聖經的話語實在實在,君不見昔日以弗所教會的長老們為著與保羅訣別也傷心痛哭嗎?

我又想起年初所譯的一闕歌詞:「幸世間仍存熱暖 友愛親恩美又善 從現世到百千年 不怕隔阻心相牽 深盼天家中再見 萬有主 讓我高聲唱 歡欣獻頌揚 給示尔!」

回家

祖母自上週初入院以來一直嚷著要出院回家。今晨三時許,主終於接她回家去了……

the time to come…

The blood pressure and body temperature of my grandma keeps running low and the doctor said he’s afraid that she’s going to pass away soon…. Please pray for peace in her soul and God’s mercy and accompanying during the last moment of her life journey.

Grandma, see you soon

心靈的迴響

記得二十年前,於大學團契的迎新營裡首次接觸這首詩歌。當年,身邊不少一起成長的友伴都紛紛出國去了,升學的升學,移民的移民,離愁別緒,聽這詩歌,份外感觸。如今,祖母病重……悲歡合離是難免,祈求上主恩,每一刻能抹淚面……

學所羅門求智慧

所羅門以智慧聞名。他即位不久,便向上帝求得智慧;聖經記著他「因為求這事,就蒙主喜悅」。這件事也成了後世多少講道者的好題材,教導受眾當向上帝「求智慧」。有人甚至借題發揮,把整卷箴言搬出來,探討什麼才算真智慧,並論及「智慧」跟「聰明」的區別,勉人重智慧輕聰明。

我們若以為只要學所羅門向主求智慧,上帝便會像喜悅和賞賜所羅門般待我們,那是一個多麼大的誤會!我們不可忽略上帝對所羅門的話說:「我就應允你所求的,賜你聰明智慧,甚至在你以前沒有像你的,在你以後也沒有像你的。」既然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學他求又能得著什麼呢?以「智慧」作釋經重點,實在容易找來許多與「智慧」相關的經文,加以發揮,使講論豐富,受眾受用。然而,當我們細心觀察經文,我們便不難發現起初所羅門求的「智慧」是某一種的智慧,是「可以聽訟」的智慧,是「好判斷我的民」的智慧。與其說上帝悅納他是因他以「智慧」為念,倒不如說因他以「治國」為念。所羅門一方面承認自己的能力並不足以應付那委於他的責任,另一方面卻沒有選擇逃避,更沒有選擇以權謀求私利,倒倚靠那位賜人智慧的上帝,求能力去勝任。故此,我們要學的不是像所羅門般求智慧,而是像他般倚靠上帝!

再者,有關智慧跟聰明的區別,聖經尤其是箴言常把兩者並列,甚至交換使用,沒有重這個輕那個之分,有的只是敬畏仰賴耶和華的智慧和倚靠自己的聰明之別。

在解釋聖經上,我們要避免引入世俗的觀念,以之和真理混淆,(我並非反對以俗世之說印證真理或演繹信仰,而是反對以之取代了真理本身),以自己的聰明代替了上帝的智慧。

還請代禱

祖母的腎功能很差,醫生說有可能引致腎衰竭……做了個艱難的決定:按醫生建議,日內會替祖母右邊腎臟做穿刺引流,看看那裡會否是問題所在,也看看會否對她的炎症有所舒緩,然而這小手術對於高齡的她來說,存在頗大的風險……還有不足兩星期就是她的生日……

失控

內子的感冒愈來愈重,兩個女兒的咳嗽亦未痊癒,祖母昨夜從安老院給送進了律敦治醫院,可能是肺炎。

情況似乎有點失控,正因失控,人已難有所作為,上帝卻仍作工……

縱使身外風怒吼 心中憂慮愁煩

週六早上爹娘跟妹子妹夫飛日本去了,中午便傳來安老院姑娘的消息謂祖母發起高燒來,提議送她入醫院治療,但需有家人陪同,內子搞三個孩子,已忙得死去活來,自己又沒可能提早下班,實在愁煩。最後,安老院姑娘終找來一個visiting MO替祖母診症開藥,而岳母大人則前來協助看管孩子,好讓內子能分身探望祖母。放工後,趕到安老院,但見祖母雖然高燒稍退,卻仍是一臉倦容,精神不振,而內子也好不了多少,開始作病,只感萬般無奈。後來內子還要趕回去送子信往應考跆拳道試,我則和菲傭呆在安老院陪伴祖母;只覺是在等著時間過去,就如等著外邊風暴到臨……

昨早,禮頓道堂首天移師真光聚會,得可不受風暴影響,實是上帝奇妙的作為。當日堂崇拜最後唱到《常住愛中歌》:「縱使身外風怒吼 心中憂慮愁煩」,想起前一晚的風暴,想起病中的祖母和內子,實在應景;「原來黑雲當頭處 將成化日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