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誌

海牛自少性好孤獨。

過去一星期多的晚飯,除了六、日兩天陪長輩吃外,其餘的日子都是自吃自的:上星期一萊思廊、上星期二景林大快活、上周三旺角大家樂、周四灣仔餃子源、周五天后石記、前天新都城中心美食廣場味皇、昨天又是萊思廊。原本每晚也可趁一支公找朋友吃晚飯,但獨個兒吃亦樂得清靜。

今晚呢?還未想到,但應該會出深水……

friends’ kids

沒有妻兒在家已一個星期,悶悶的卻不是我,是曉柔,每天都嚷著要回港,說不習慣紐西蘭的生活云云。

昨午教會聚會以後,跟幾家人到紀律人員體育及康樂會午饍,本來大夥兒為了遷就我這個不愛飲茶的「孤獨老人」,決定吃西餐,誰知來到那間望進去空無幾人的西餐廳門外,知客竟告訴我們餐廳已經「full左」!實在令人費解!Full of questions的我們惟有轉移陣地,「照常」飲茶去。席間為友人的孩子們拍了數幅照片(點擊右圖觀看),以熟習一下新購的騰龍A18天涯鏡,好叫兩星期後的紐國之行能派上用場。

回家已是三時許,其時風雲變色,原來新界還下起冰雹來,但我卻一於少理,閉關以期搞妥公理堂的web server,唉,好頭痕。

這是第一日

沒有妻兒在家的第一日,如常上下班,但晚飯卻只能獨個兒在外頭吃,今夜吃的是萊思廊。

My Old Blog

My Old Blog已廢棄了兩年,但期間卻給spam comments炸個不休,為減低server負擔,惟有把它關了。

楠楠的三歲生日會和祖母的九十壽宴

繼三年前Chris哥哥和梁老師的婚宴跟海牛祖母的壽宴撞期,昨日又有楠楠三歲的生日會和海牛祖母的九十壽宴同日舉行。

各位uncles & aunties,請按右邊小圖連結至「Nam Nam 3-year-old Birthday Party@the big M」相簿。

(哈,那部平平Samsung機仔的表現還算不錯吧,海牛就覺得它不比Gary叔叔那部名貴的Panasonic差得了多少。其實以性價比來說是好得多了。)

 

banquet
banquet

昨日傍晚維港夜色

一覺醒來,天又再下著雨,昨日傍晚有過的好天又消失不見了,但仍慶幸為它留了影。

為了貪方便,沒有帶單反,只拿了只A720IS跟腳架,起初拍的數幅都是朦朦的,還以為腳架太輕,被風吹動了,後來才省起那是沒有關掉防震的結果,哈,原來開了防震,你不抖,鏡頭自抖,問你死未?

若問我,這個景已拍過無數次,為何還樂此不疲?我答你,起碼我沒試過用這只A720IS拍過,而其效果,我還是挺滿意的。

evening scene@Victoria Harbour
evening scene@Victoria Harbour

烤爐印度餐廳

昨晚撇下三個孩子,跟內子到電氣道街市二樓熟食中心的「烤爐印度餐廳」撐檯腳吃印度菜。此店店主Lila是尼泊爾人,據說曾是山頂太平山餐廳的大廚,故食物果真有一定的水準,環境雖無法和高級食肆相比,價錢亦不算非常便宜,但我倆卻吃得很暢快。我們沒試咖哩,卻點了cucumber raita、Hariyali chicken tikka、mutton saag、普通naan和aloo naan,沒有加一,連貼士一百六十大元。

chicken tikka

The Beautiful Grace – Allan Ho

在這裡post過不少YouTube或imeem的音樂video,忽然想起從未試過搜尋泰哥的作品,隨即在imeem找到這支,一開播,我的助護便向我說:怎麼這支曲那麼好聽的?

何何何若以我此舉有侵權之嫌,請賜示,立即砍post。

The Beautiful Grace – Allan Ho

Concierto de Aranjuez – Paco de Lucia

Wikipedia:

“…Joaquín Rodrigo declared that no one had ever played his composition in such a brilliant manner…”

教我如何可以不選「牠」

上屆立會選舉,泛民恃七一效應,以為能有所作為,卻給民建聯絕地反擊成功,自由黨亦偷雞得米。今次先有民主黨內訌,再有陳太棄選,陣腳大亂,究竟是衰開有條路,還是柳暗花明呢?最頭痛是我應如何投票?孽瘤當然要抗,但亞牛又點撐得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