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將軍澳之二

圖片

雖然雙腿酸軟,昨日仍按不住衝動,又往那瀑布拍了一轉,所以今早比昨日更疲累。經過前日的教訓,今次我選擇了乘小巴來回,省回的腳力,留來上山之用。

其實,這瀑布實在是喜歡攝影者的好去處,從寶琳地鐵站徒步前往也只需三十多分鐘,(若乘巴士或小巴在寶翠公園的巴士站下車,更只消十五分鐘便到,)上山的路非常的易走,惟不知在雨季時,會不會因水流太大太急而有危險。


瀑布@將軍澳

圖片

今早雙腿酸酸軟軟,因昨午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行了一段頗崎嶇的山路。

繼續閱讀

三訪布袋澳

圖片

昨日趁午膳時間,拿著相機,再去了布袋澳拍一轉。今次見識了那個新淨得與整條魚村格格不入的公廁,也把它內部拍下了。回程趕上班,竟然因滿座上不了那半句鐘才一班的專線小巴:遲到。

皺鰓鯊

講開魚,昨晚新聞報導中所見的那條屬上古物種的皺鰓鯊實在嚇人:

原片可在http://www.marinepark.jp/shark.html找到

吃什麼

記得曾在英國的火車上聽到幾個年青人談話說到自小未嘗親眼見過有頭有腳的活雞,那時心底暗笑這些外國青年的可悲:雞和魚都只能吃急凍冰鮮的,竟不知鮮活的是何滋味模樣。

禽流感的危機使港人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再沒機會吃到或看到活雞,到時我們的下一代也會像那幾位英國青年一樣無知。而當我們漸漸傾向將食品的生產超市化包裝化和流水作業化,近期一次又一次的食品安全事件便是向我們發問:究竟我們對自己每天吃下的所知幾多?就像今次的油魚事件,我們就算能弄清楚codfish的正確中文名稱是鱈魚而非油魚,抑還是司各脫魚肝油的鰵魚,我們對牠的印象頂多亦只是放在超市凍櫃裡或盛在餐碟上的那塊魚扒,認識牠的真身又有幾人?我們得承認我們也像那幾位英國青年未見過活雞一樣,對所吃的所知不詳。

我們不錯是做到了聖經所說的不為明天憂慮吃什麼,因為可供我們吃用的多的是,可是我們得要憂慮我們明天(並昨天和今天)會吃下些什麼!

昨晚,病倒了。腸胃滯悶又發燒。曉祈和外母也病,嘔吐大作。連菲傭也病了……可幸內子還頂得住。

曉祈考試先來病,死得。

今早仍得堅持上班去,命賤。

一個人在濤上

繼續閱讀

The Leighton bird

除夕那日,我和我一家五口在禮頓道至跑馬地一帶留連了大半天,原來曾跟H5N1有過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繼續閱讀

當公義只值四千二百元……

……我們便能體會到時下年青人所謂的「O哂咀」是什麼。

當裁判官這邊廂才說被告重犯的機會不大,而我們卻在那邊廂看見原來罪行已在公然重複時,我們便能認識到本港的司法果真非常獨立,活像在深山隱修的X居士。

當同一位裁判官不知是否因著連日的輿論壓力,自動提出為判決覆核時,我們又能明白官字不單有兩個口,而且是正反的兩個口。

除夕的月亮

圖片

月升月降,07轉眼又已過了三天,我雖能把除夕的月亮留在照片中,自己卻免不了流失於人海的潮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