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要放大假喇

望穿秋水的長假由明天開始,但願持續了兩個月多的肩背痛可得到舒緩……

PC INSPECTOR™ File Recovery

前兩天不小心按錯了掣誤把相機內一些未下載至PC的相片delete了,惟有上網找救命program,找到了這個freeware,用後也覺不錯:PC INSPECTOR™ File Recovery

Server down for the past 24 hours

Server down可以有好多原因,但這一次真係估佢唔到:CPU fan打柴而配不到同款新扇,因為坊間買到的新扇扇身比壞了的那把厚得多,以致原有的那些鏍絲全不夠長,無法把新扇穩定在CPU散熱片上,而五金舖在週末又不開門做生意,配不到鏍絲,最後惟有聽電腦店的哥仔教路用索帶試試:

100_1892100_1893

Cafe Here

昨晚只得我和曉祈撐檯腳,對面街的Espresso的menu不太吸引,終於去了Cafe Here。

第二次幫襯。入座時,店子空空的沒有客人。曉祈要了肉眼扒,我要了羊架,都是跟飯上的,(飯是用珍珠米),兩樣都做得不錯,保持水準,曉祈差點便能把整份份量不少的餐吃光。說「差點」,只因我偷了一點吃,但就只是一點兒。若天天給這女兒吃牛扒,她一定是大肥妹。

但這餐廳有一特色:有駐場的塔羅牌占卜師。海牛特別提起,當然不是想你迷信玩牌,而是令我想到可能不少弟兄姊妹會因此一因素而拒絕光顧。然而想深一層,若我們可以在那些擺著關公像的酒樓茶室進餐,為何不能接受人家玩牌呢?這又是否雙重標準呢?

地址:北角電氣道148號地下

損毀會

明天便是2006年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之期,海牛有幸或有不幸有份投票。

有幸者,有得間選總好過有些不屬任何界別的市民連這機會也沒有。

不幸者,連日來信箱差點給一大堆了無意義的選舉宣傳品迫爆,有些候選人更出動電郵攻勢,實在接應不下。接應不下者,不單在於其數量,乃由於這些宣傳品所闡述各候選人的「政綱」實在令人丈八金剛般摸不著頭腦,甚至啞然失笑,搞不清究竟他們在參選行政長官還是功能組別的立法會議員,這個說維護業界利益,那個說如何制訂有關政策。哎呀,大佬,我只想要知你會不會使煲呔輕鬆連任,就是這麼簡單,你說那麼多有屁用呢?選委們的職能也就是提名特首的候選人和選出下任特首這兩樣「咁大把」吧,說到鴻圖大業般幹甚?

我那個界別,六十三個選二十個,就只有兩個人旗幟鮮明的說會爭取一個有競爭性的特首選舉,我也極可能只投下這兩票……

另有所圖

若問:曾生、唐生,早知有今日,又何必當初?

答曰:邊個話我傻?我請你食燒鵝喎,你重唔多謝我?

今晚的月亮

一直恨學人家能把月面的details拍得分明,今晚總算試過了。

100_1625_crop

Loneliness of Death, Importance of being Accepted

在我的聖經裡夾了不少「紙仔」,寫著一些筆記。最近在翻閱時,找到一張不知何時和何故夾在何西亞書那兒的「紙仔」,上邊我只寫了兩句英文短語:「the loneliness of death」和「the importance of being accepted」,想必是主日學備課時,霎時想到趕快記下卻又轉頭便忘了的。

這兩樣,你,有想過嗎?

大鱷賣肉乾

昨日在新都城街市的三才吃午飯,邊吃邊看著對面一個大姑在擺開檔攤賣鱷魚肉乾,只見她邊喊邊賣,去貨也頗快。

海牛心裡存疑:買的人如何辨識所買的不是假貨或經加工泡製的化工貨呢?萬一買錯,如何追究這些流動式的販商呢?

那知今天讀報,恰恰有一則新聞提到中大生物系利用分子技術鑒定市面出售的鱷魚肉乾,在港九不同地區採購的十一份樣本中,竟然發現只有一份是正品,其餘都只是大蜥蜴肉乾……

手打烏冬屋

眨眼間又來到今年最後的一個月。

昨夜原來除了是影藝戲院的最後一夜外,也是我家附近那間手打烏冬屋結業的日子,要待今午上Openrice.com 看到人家的食評才知道。

海牛不是它的常客,只幫襯過一兩次,嫌它的份量不夠。但日籍老闆的堅執,使得它在海牛心中有著值得尊重和欣賞的印象。據知老闆一早已有結業的打算,皆因舖租愈加愈貴,手就只得一對,試問如何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