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容易又中秋

原來一年容易又中秋並不是真的那麼容易,而這一個中秋之後,又有不知多少個中秋在後頭。

月缺後月重圓,變幻原是永恆,只因以為萬變不離其宗,但原來有些變化並不依常理,也出人意外,始終世事常變,而人心卻多變。

啞病沙太

在東方一小島上近年出現了一種風土病,當地人稱之為「啞病」,但這病跟聾啞的「啞」其實沒甚關聯,其主要病徵反而是大脾腫痛,所謂「啞」只不過是因為病者的醜態容易令人「啞然失笑」,因而得名。

此病原本並非傳染病,首宗病例出現於2000年,次宗病例發生在2004年,病者均為同一人,而第二次病發時,病者曾同時出現「肚皮爆裂」的現象。在病者第二次發病後,病況漸轉嚴重兼具傳染性。不幸受感染者乃一名夫姓沙的婦人,人稱「沙太」,她的病徵亦和首名病者有所不同而出現子宮下垂的病狀。此病在沙家很迅速地蔓延,最後所有沙家太太們都受到感染,以至近期該地各大小媒體紛以「啞病沙太」為題,大造文章,一時成了民間熱話。

各界均高度關注事件的最新發展,有專家更認為「啞病」已變異至「無藥可救」的地步,若不把病源根除,勢必影響全島安全云云。(海牛網)

啞病首名病者爆肚後接受醫人員搶救(圖片來源:BBC)

陳良宇=?

陳良宇=貪腐官員?
陳良宇=周正毅同夥?
陳良宇=陳希同第二?
陳良宇=江澤民親信?
陳良宇=上海幫代表?

陳良宇==中共出品的「信心」保證!

海牛獨愛悲秋涼

紫荊花漸開,
送夏迎秋來,
涼月拂風爽,
卻留半點哀。

I’m My Own Grandpa

今天在YouTube看到這個MV,把這首亂倫歌表達得頗傳神: 繼續閱讀

Zbigniew Preisner

先陣子,電影院以「奇斯洛夫斯基十年祭」為主題,重新放映這位已故波蘭電影大師的多套名作,包括「藍白紅三部曲」和「兩生花」等。海牛沒錢,所以也沒花錢買票入場觀看,況且我早已有「藍白紅」的VCD,大可在家中一看再看;至於「兩生花」,記得當年看過後,感受很深,卻其實不甚明白戲中的細節。 繼續閱讀

Standards Compliant method to add Quicktime movies to pages

In the old days, when we learned to compose a web page, HTML was the language to be learned. 繼續閱讀

Somewhere Out There

在此先要謝過積肥點歌給我聽。

但海牛總覺得回憶是美好的,所以還是喜歡聽舊歌。

說起分散異地的老友,怎可不提這首動畫電影《老鼠也移民》的名曲:Somewhere Out There。

只覺這隻老鼠比那隻敵視你的米老鼠親切可愛得多。 繼續閱讀

Dallas

城中熱話,莫過於「誰是楊小姐?」

今早讀報看到相關新聞,腦際不期然響起此首音樂。

記得當年伴我開夜車溫書的深宵電視節目中就有這齣美國老牌長篇連續劇Dallas《豪門恩怨》

這麼多年來,只遊過美國一次,沒去過LA、三藩市、紐約或華盛頓等熱門城市,就只去過Dallas,也算到過Houston和San Antonio,因要轉機也曾在Seatle、Chicago、Minneapolis和Memphis的機場停留過,說起也已是九年前的事了。這又令我想起已不在人世的亞達……

人生既短,何苦執怨…… 繼續閱讀

海牛如是說之「Memory」

記得起卻又不想記起的叫做記憶。

只能回味卻不能回去的叫做回憶。

回憶大多是美好的,記憶卻往往是痛苦的。

記憶之所以痛苦,或許因為今天已變好。

回憶之所以美好,可能由於明日會更糟。

就讓記憶封塵;來為回憶封印。

無邊的思憶不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