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懶蛇

五年前的今天,海牛乸誕下了一條大懶蛇……

 → 

師奶談世界盃

今早上班途中,遇上三個結伴同行的師奶,其中兩個在談論著「世界盃」:

師奶甲:「昨夜巴西有賽事麼?」

師奶乙:「有!Ronaldo還入了一球。」

師奶甲:「Ronaldo?他不是退了休嗎?」

師奶乙:「退了休也可以踢(世界盃)的。」

師奶甲:「但我好像聽說他因『爛滾』而不獲派上陣的,不是這樣嗎?」

師奶乙:「噢,他不是『爛滾』,而是『食白粉』。」

師奶甲:「是了,『鬼佬』通常都『食白粉』的……」

……啞哂!

古代Windows文獻

早兩星期,我才把那本什麼Windows Me疑難解答的雜誌扔掉,遠在紐西蘭的老豆便告訴我他那部還以Windows 98操作的老爺PC出了亂子,視窗右上角的圖示由原來的〔–〕、〔X〕變成數字亂碼。

真係有冇咁橋呀!

老豆的PC這種情況,我在還用Windows 98和Me的遠古年代也遇上過,但解決方法卻早忘了,但記得那本給扔了的雜誌是有記載的。

惟有在網上搜尋,找了一整晚,卻不得要領……心暗罵:資訊的turnover rate難道真的這樣快?

這遠古的東西,或許在公共圖書館可找到……誰知也是找不著……

幸好,過了數天,終給我在網上找到那方法,現在記在下邊,或許目下沒人會用得著,卻有誰知將來會不會有用呢?

這個問題是你的Windows作業系統有關視窗上的〔–〕、〔X〕符號設定出了些問題,只要按照下列步驟操作,即可恢復正常。

Step 1:
首先從【開始】按下【關機】的按鍵,選擇「將電腦啟動在MS DOS模式」,在重新開機成DOS的文字操作模式後,切換到Windows的系統目錄下,方法很簡單,就是鍵入CDWINDOWS,然後按下ENTER鍵。

Step 2:
接著在C:Windows>的提示之後輸入ATTRIB -h TTFCACHE,按下ENTER鍵,再輸入DEL TTFCACHE,按下ENTER鍵,將TTFCACHE這個檔案刪除,然後同時按下CTRL、ALT、DEL三鍵,電腦會執行暖開機的功能重新開機。

Step 3:
重新開機之後,在尚未進入視窗模式時馬上按下F8的按鍵,選擇作業系統的「3.Safe mode」,在進入「安全開機模式」之後再重新按照正常關機的操作方法,重新啟動你的電腦,即可改善〔–〕、〔X〕符號都變成數字亂碼的問題。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一日千里,今次可否算作電腦世界的考古學?

《非牟利仙境》語語中的

今早讀《都市日報》,邵家臻在其「兵器譜」專欄引述前數天《信報》孔少林一篇題為《非牟利仙境》的文章中對本港非牟利機構的戲謔,於是上網尋回原文一看,只覺其觀點語語中的,教我這隻在基督教機構打了超過十年工的海牛為之拍案。

繼續閱讀

體罰(二)

【明報專訊】昨天是父親節,防止虐待兒童會在九龍公園舉行親子繪畫活動,多個家庭合作畫出《沒有暴力的世界》。大畫布上只見人人掛著笑臉,防止虐待兒童會希望此活動能提醒家庭和學校,不要以體罰對待兒童。

我們真能如此簡單地便在體罰、家庭暴力和虐兒之間劃上等號嗎?世界真的可以沒有暴力嗎? 繼續閱讀

體罰

「如果你再不乖乖地讀書,我就送你進柏高仔唸的那間補習社,讓那裡的老師像教訓柏高仔那樣好好的教訓你,。」太太曾不只一次這樣的恫嚇曉祈。

柏高仔唸的那間補習社正是日前東區裁判法院審理的那宗補習社女教師體罰九歲女學生的案件所涉案的「雋昇教育中心」。亦即是說,這宗案件並非單一的個別事件,體罰學生向來就是那所補習社慣常的"practice"。據聞柏高仔的媽媽也是因為這點才把「頑劣」的兒子送去那兒補習。海牛心想,若非今次那位姓蔡的女教師出手過重,以至給受害女生的同學發現,根本就不會有人把事情「揚開」,因為「體罰」對於一眾為子女報讀該補習社的家長而言,正是它的「賣點」,試問又有誰會「踢爆」? 繼續閱讀

RISK

RISK── 一隻經典的board game,你可有玩過嗎?

有人把它電腦化了,你可有興趣下載玩玩:http://sourceforge.net/projects/domination/

再談《達文西密碼》

過去的星期六,終在團契的週會用了《達文西密碼》做引子,講了兩個課題,一是基督徒如何抉擇看不看像《達文西密碼》一類具爭議性的電影,二是耶穌的神性對我們的生命和世界的重要性。時間關係,根本不能深入探討,只算是趁熱打了鐵,成器不成,看各人造化了。 繼續閱讀

世界盃

2006世界盃決賽週展開了,看賽事直播,也證明自己著實老了,因為看凌晨的賽事竟看到睡著了。

錯過了入球,或是你家中根本沒有裝有線電視嗎?我想,當你走在街上,大小商場,梗有一個在重播精華片段吧!

就算安坐家中,只要上網,在官方網頁亦有各場賽事的精華video clips任君選看。網址?海牛已放了個連結icon在Blog的右上角。

扎卡維

扎卡維被美軍炸死了,這真是個喜訊嗎?

看到這新聞後,心裡第一個念頭是:「好!」

但再問問自己,為何我會為死了人喝采呢?恐怖份子不也是人嗎?上帝愛世人,祂愛扎卡維嗎?拉登呢?我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