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e vs Dead

八年前的今天,做了別人的男人。

按詩篇九十篇的定義,已活了人生的一半,責任愈負愈重,生活也愈來愈難,好累,但這就是人生嘛,唯有這樣安慰自己。若沒有信仰,很難想像……給不了內人和孩子們什麼幸福,比上不足,比下還是有餘的,人心始終沒饜足。

今晚放工後要趕去殯儀館。六丈公育有七女一子,但我那位表叔年過半百仍然未婚,畢竟這個年頭,已沒人理會那些「不孝有三……」的思想,然而老人家有否帶著遺憾而去?不知道。小時候曾在丈公的家中住過一些日子,但尋索記憶,當年的丈公卻沒在我腦中留低太深刻的片段,然而他在那兩個相連的狹小公屋單位帶大這八個子女所付出的心力,我只有汗顏的份兒。:(

《無敵是最寂寞》

談到《一劍鎮神州》,豈可不提它的經典插曲《無敵是最寂寞》呢?再過些時候,或許沒有人再記得這首歌,但「無敵是最寂寞,最是痛苦」這一句,我相信仍有人引之以自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