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爆大狀持劍衛道

無聊Ken在他的Xanga裡從本週初的「衛道之士」、「道德佬」講到近日的「的士佬」和「麻甩佬」,碰巧下週無記開始播出傻佬丁蟹的新劇,(明明已是個佬,不知如何潮爆,真有點滑稽),竟令我聯想到他的一首舊歌: 繼續閱讀

所羅門的歸宿?瘋牛vs魔警

上星期,老單團長問海牛怎看所羅門王死後的歸宿,這自然會引申到很多人疑惑的「一次得救是否永遠得救」這老問題上。 繼續閱讀

家耀妻子的生日

前天團契短詩時間,無聊Ken說了一個故事作引子,大意如此: 繼續閱讀

抉擇

前天海牛一家大小拜訪了L氏夫婦的新居,參觀了其豪華住客會所,又使海牛落入某種迷思當中……南灣半島、維景灣畔、清水灣半島、柏麗灣、將軍澳中心、蔚藍灣畔,這幾年來海牛都見識過不少新型屋苑的豪華會所了,但自問若換了自己是當中的住客,這些會所真能教我多享受生活嗎?換樓?移民?子女升學…自己的工作…如何抉擇? 繼續閱讀

「磚」「葉」

牙醫常常要替他的病人印牙模,有時是為了斷症,有時是為了監察治療進度,更多時是為配製義齒之用。按著不同的目的,對牙模精確度也有不同的要求,使用的物料也有分別。 繼續閱讀

盼望

今天教會常常講信心、愛心,卻很少講盼望。

剛過去的主日,我用了電影《秋月》的原聲大碟中的一段題為《兒歌》的獨白作引子,跟我的主日學生談談「盼望」這課題。那段獨白是這樣子唸的: 繼續閱讀

被屈已死

昨日讀AM730,看到一則題為「美81歲老翁被屈已死」的趣聞,話說在美國Ohio有位81歲老翁於去年底出院結帳時,因在有關部門的登記顯示為「已經去世」,所以不能從社保的保險金付賬;其後,他的妻子亦因此獲有關當局發放「寡居津貼」,就算他親自向有關部門澄清,仍是不得要領。 繼續閱讀

《苦中作樂》

在十多年前寫那首《一個人在途上》的那段日子,讀書讀得很辛苦,但腦海中卻很容易浮現新的旋律音韻,寫歌詞的靈感也特別多,或許這就叫苦中作樂吧。

在那些苦日子,曾經寫過一首這樣的歌:

曲、詞:海牛

垂頭垂淚睡著了是我這孤單的身軀
當天光輝的一剎已隨年月逝去
留下懊悔滿臉淚痕心中絲絲抑鬱苦困
再在漫漫悠悠長日子空空的等

無言無力地獨對著那沒止境的空虛
相識相知相分最後仍難是共對
忘掉過往每段誓盟彼此分享的興奮
各在漫漫悠悠長路中任冷夜冷雨冷風侵

回望匆匆的一生 懷緬昨日的歡欣
迎接著漫漫悠悠長夜深的灰暗

不想再問 但卻深深不忿
難道往後每分光陰就這樣欠缺繽紛
迷糊地抹掉半濕淚痕 仍勉力偽裝開心
哭笑都不分 心縱使不甘
亦要去繼續承受 所有的不幸

偉大

曉柔神神秘秘地對一位auntie說:「在家裡,Daddy是最偉大的。」那位auntie問曉柔此話何解?曉柔一時答不上,後來卻道:「因為在家裡Daddy是最惡的……」

聽過內子給我說了以上的故事,我登時聯想到去年國慶期間,曉柔常常掛在嘴邊的一首歌謠:「中國好,中國好,中國真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