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穌點解愛我》

兒童詩歌的詞,填過或譯過一些,但連曲帶詞寫,這好像是頭一次。

寫這歌,想帶點福音元素,我們的兒童宗教教育,太看重乖孩子或百般才藝的叻仔叻女了。

由起意念到寫好曲譜,前後大約兩三天,寫得好不好?我也不知道。

曲、詞:海牛

主耶穌點解愛我?
是否因我乖,
品德好好?
主耶穌點解愛我?
你問我,我竟然不知道!

主耶穌點解愛你?
是否因你醒,
精精靈靈?
主耶穌點解愛你?
我問你,你竟唔識反應!

No! No! No!
No! No! No!
祂的愛無限好!
不因我係乖細路,
亦不因你高分數。

主耶穌多麼愛你(我),
就算曳BB,
或蠢豬豬,
主耶穌都拯救你(我),
佢代你(我)死,流出寶血!

Now I know!
Now I know!
祂的愛無限好!
祂寬恕你我的過犯,
我哋應當相親相愛!

聖誕安不安?

路加寫的聖誕,是為著無權者和城外露宿的,是賜平安的;

馬太寫的聖誕,是衝著當權者和城內苟活的,是極不安的;

今天講的聖誕,是炒雜的,於是當權者和逸樂者都好平安。

《同分餅杯》

原來好久沒寫過曲,怕有兩年多了。歌詞也少寫和少譯。

不寫太多這首歌的創作原因或過程;看歌詞,就是一首合主餐或聖餐時唱的詩歌吧。

曲、詞:海牛

讚頌救主深恩
掛十架捨己身
作贖價把血流
免罪債寫新約

主藉擘開這餅
召聚我眾分享
教會作主身體
聖道世間傳揚

同飲這杯
念我主傾出寶血
效主捨命相愛
竭力追求聖善合一

同心堅忍
候盼基督的天國降臨
求賴聖靈牽引
賜我不朽信心

這是主的身體
這是立約的血
信服領主身體
信服喝主寶血

同分餅杯
念我主捨身灑血
效主捨命相愛
竭力追求聖善合一

同心堅忍
候盼基督的天國降臨
求賴聖靈牽引
同領使命前行

與「暴徒」割蓆?

香港警察強攻中文大學「止暴制亂」;中大學生拼命抵抗,舊生也紛紛趕至,保衛校園和同學。

這令我對約翰福音15章和17章有更深的體會。

葡萄樹的比喻和分離的禱告經常被用在講壇或主日學課堂上以教導主內合一的重要。至於什麼是主內合一嘛,就是「政見雖不同,彼此要尊重」那調調兒吧。

我怕這不單是錯誤應用,更是錯解了經文。

先再說中大事件;警方的說法是:大學非罪犯避風塘,樂見暴徒步出大學校園自首。這是一種分化的手段,變相慫恿學生跟所謂暴徒割蓆以自保。這其實跟不少教會圈內吹的風向類近,不少牧者長執們認為雖然教會應要開放接待不同界別的公眾人士,但不能成為包庇或窩藏犯罪的暴徒的處所。

回說經文;今日教會按這幾章最常得出的教導就是:要從罪惡世界中分別出來,靠著聖靈竭力成聖,在教會群體裡相愛合一吧!所以,便有上述那種跟犯罪的暴徒割蓆之說,還要再加上一句:不應因為要包庇這些賊匪而叫教會分裂!

但容我問一下,在約翰福音的場景裡,誰是當代的犯罪分子?誰被政權列為暴徒?不就是耶穌自己和那些跟隨祂的門徒嗎?那麼,主裡合一到底是什麼意思?不就是叫這些被恨他們的那個世界列為暴徒罪犯的門徒們相愛合一地緊緊連於那首犯耶穌這棵真葡萄樹上嗎?而相愛合一正是這班「被暴徒化」了的門徒抵禦世界所給的苦難的唯一方法,誰個不跟耶穌這個被世界的統治者定死罪者認同,或為了獨善其身而不願跟其他「暴徒」捨身相愛,誰個就是不屬主的枝子了。如此,分別為聖的合一,就並不是跟世界的統治者眼中的暴徒罪犯割蓆,而是向法利賽式的獨善其身說不,以連於那被釘十架的首犯耶穌。

我不是在說凡暴徒罪犯皆當被視作主的門徒,而是想指出,今天教會圈子裡那些主張與「暴徒」割蓆的人中,有太多其實無異於昔日那些為求保住自我的信仰潔癖而在政治上偽中立的「法利賽人」。主耶穌預言門徒會被趕出會堂,而法利賽人正是有這等宗教權力的人(約12:42、16:2);今天教會裡不少的長執們何嘗不是在做著相似的事情?

主說:「他們這樣做,是因為沒有認識父,也沒有認識我。」這話實在是真的。

《爸爸聽我講一遍》(Daddy Let Me Say)

姊妹息勞前交帶我為今年父親節幼稚級的小朋友之獻詩做粵譯,但她當日給出的一首甚難搞,到她離世時都茫無靈感。

後來,兒童事工的主席告訴我,原來姊妹生前有給過另一首作選擇,請我翻譯,就有了這支:

Written by Unknown
粵譯:海牛

Sung to: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BaBa聽我講一遍
我愛你一生不變
即使再過萬萬年
心中永遠你最掂
BaBa我唱歌祝你
Have a Happy Father’s Day

Daddy daddy let me say
I love you in every way,
I love you for all you do
I love you for being you
Daddy daddy let me say
Have a happy Father’s day!

海牛如是說之「愛與和平」

愛其實係付代價,係犧牲。
如果我有權有勢有力量我唔用,
反而用謙卑和平嘅方法去待弱勢者,
那是愛。
但如果我因自覺勢孤力弱而向強權妥協,
並犧牲了那些比我更無權無勢者的福祉,
那不是愛,
而且是沒有愛心。
愛不等於用和平手段,
愛卻是締造和平的手段。

《牽掛》(Cares Chorus)

cantonhymn.net上找,這首歌已有多個中/粵譯版本,我今譯的這個,也難免跟已有的版本有「撞詞」的情況,但還是想貼出來。

《牽掛》

Written by Kelly Willard
粵譯:海牛

參:http://kellywillard.com/listen_and_buy/s/cares_chorus1

全將我牽掛託付祢
全將我揹的重負擺祢腳下
無論哪日 若遇困惑 全失方寸
讓我將我牽掛託付祢
I cast all my cares upon you
I lay all of my burdens down at your feet
And anytime that I don’t know what to do
I will cast all my cares upon you

全將心裡掛慮託付祢
全將所擔的重負擺祢腳下
無論哪日 若遇困惑 全失方寸
讓我將我牽掛託付祢
讓我將我牽掛託付祢
I cast all of my cares upon you
I lay all of my burdens down at your feet
And anytime that I don’t know what to do
I will cast all my cares upon you
I will cast all my cares upon you

無論哪日 若遇困惑 全失方寸
讓我將所有掛慮託付祢
讓我將我牽掛託付祢
And anytime that I don’t know what to do
I will cast all of my cares upon you
I will cast all my cares upon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