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盡鉛華》

上星期末,朋友給我傳來照片,是女兒在大學藝廊展出的一幀畫作,題為《洗盡鉛華》。

(畫者名字略去)
洗盡鉛華
2019
水墨設色紙本
《洗盡鉛華》是指從低俗中脫離出去,意味著一種世俗的改變。
這份作品諷刺了現代女性無法擺脫世俗的眼光,花盡心思打扮自己,從中得到自信心。難道我們的價值就是建立於別人的看法?即使是圖中的「黃面婆」想必也有屬於自己的獨特之處值得欣賞吧!

我不識鑑畫,不知女兒畫的算好還是不好,對她畫意想表達的,也不甚了了;但從「洗盡鉛華」四字,卻有所感,寫了這首歌:

曲、詞:海牛

洗盡了今世鉛華
縹緲煙波中放花
浮名輕拋逐水去
愛恨偏激盪心裡

洗盡了今世鉛華
撫我身心的創疤
刺痛天天漸減退
冤苦早深入骨髓

洗盡了今世鉛華
過去光輝沒可誇
卻有這影子留下
教我怎麼忘記他

《責子》

大家認識陶淵明,多因唸書時讀過他的《歸園田居》和《歸去來辭》(或《歸去來兮辭》)。

按陶淵明寫了幾篇關於「兒子」的詩文,當中《責子》算是最玩嘢的一首詩,趁今天父親節,譜了曲,貼出來;父親們,莫為兒女愁煩了,天意若如此,還是飲杯算吧。

詞:陶淵明
曲:海牛

白髮被兩鬢 肌膚不復實
雖有五男兒 總不好紙筆
阿舒已二八 懶惰故無匹
阿宣行志學 而不愛文術
雍端年十三 不識六與七
通子垂九齡 但覓梨與栗
天運苟如此 且進杯中物

《金婚》

父母金婚,原想在港設宴招呼親朋,奈何疫情限聚,回到地球彼端,亦要在酒店強制隔離十四天,完成出關了,也得要lockdown留在家中……

花了大半天,寫了這首歌。

26/4.50

曲、詞:海牛
(給在地球另一端 lockdown 中我的父母親)

半世紀 五十年
疫境中 慶金婚
沒有賓客與盛宴
亦未有熱鬧場面
困家中仍感溫暖
靜靜數點恩典

半世紀 五十年
平淡裡 慶金婚
盛世中我倆共舞
時代變進退同步
歷困苦蒙恩跨過
老病中相關顧

望主保守看顧

《一個人在途上》

寫於大學時期的這首歌,一直只有歌詞和腦子裡的旋律,寫不出譜來,十多年前在當時的網誌上貼過一個清唱的錄音,後來因自覺不雅,把它下了架,就沒再處理了。近日既譜了幾首曲,又常被問到一個人的生活如何,就記起了要為這歌做個譜。

曲、詞:海牛

一個人在途上
沒有摯愛 沒有理想
沒有方向 只跟風向
來尋覓我迷失的家鄉

一個人在途上
沒有生存的寄望
(沒有生存的力量)
一個人在途上
天沒有光 繁星也不照亮
(風勁也急 雷聲更響亮)
誰人來慰問我
誰人來取笑我
明天我會怎樣
我已經不去想
誰人來救助我
誰人來譏諷我
誰人來分擔痛傷
一個人在途上

新年幫襯新醫院

大年初一,坐在聖保祿醫院門診的候診室,看著醫院簇新高雅的裝修和設施,感覺是富豪級的,海牛不禁想到天主教講的神貧,但又同時想到開埠之初基督宗教所代表的西方先進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