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5

香港市民,究竟同唔同意「一死亦唔益」去起三跑?

點解一味要保持咩競爭力?乜而家咁有競爭力,香港人好很幸福同快樂咩?而世界上冇咁具競爭力嘅地方嘅人係咪通通痛苦到要死先?一次又一次搬呢個完全唔係理由嘅理由出來合理化啲大白象工程,根本就係搵笨實。

好耐冇講過老掉牙嘅故事,又講吓先…

有個老人家戴緊一棚假牙,甩緊其中一隻,心裡頭成日覺得差緊啲,去搵牙醫想鑲過副新嘅。

個牙醫問佢其實副牙係咪用唔到?係咪食得佢好痛?會唔會食食吓甩出來?

佢諗吓又唔係喎。

個牙醫話,既然副牙仲好好食,做乜要為嗰一隻牙嘥差唔多成萬文去整過呢?整咗又冇保證一定好食咗。不如用嗰啲錢去買嘢食咪仲開心!

佢又諗吓諗吓…

究竟會真係開心咗,定係仍然覺得唔多妥,認為只係個牙醫怕麻煩,唔肯同佢鑲?

好視乎個老人家嘅心態,更加視乎個牙醫畀人嘅口碑同感覺,係咪信得過囉…

五一九

二十年前的五一九,我還是一個牙醫學生,正上著義齒學的實習課,收到母親的通知:下課後請趕快到醫院,因為外祖母的病情很是危急。記得當天應付的是一個頗麻煩的病人……當我到達醫院時,外祖母已離開了……二十年後的這個早晨,過得也很不爽,同樣是一個麻煩得很配假牙的病人,結果是我為了叫自己的心情好過些,用退錢的方法把她打發走了!

做善事唔該行遠啲

真係多謝兼唔該哂啲善長人翁喇!有錢唔該去做啲真係對世界或社會有貢獻嘅嘢啦!而唔係求其掟筆錢出來,叫啲社福機構或NGO嘅社工天馬行空咁諗埋啲不切實際嘅projects,為使錢而使錢!啲老人家都唔係咁覺自己有需要,就夾硬要挖啲問題出來,但係到真係要處理挖起嘅問題時,每個老人家又只係分得雞碎咁多,脫隻牙都只係僅僅夠,脫咗又冇錢鑲番嗰隻,真係搵倒個醫生同個老人家來搞!你就好安樂咁以為積哂陰德做咗善事,誰不知畀你搵咗笨嘅牙醫同老人家(重有老人家嘅屋企人)就為咗滿足你做善事嘅妄念而嘥哂啲時間兼十五十六唔上唔落,實在係罪過罪過!

依足指引辦事

明愛事件正是一個現今管理學者迷信於用各式各樣的指引來代替common sense的最佳反面教材。指引和程序從來都是為推卸責任而設的……

我回港了

九號風球間接導致我們回港的航班延誤,多得光師傅替我們聯繫客車,才能順利於凌晨十二時許安然回家。今日第一天上班,感覺比預期中好……

飛喇!

這麼快又過了home alone的三個星期,今晚就要飛赴奧克蘭會妻兒,期間診所有裝修工程,希望一切順利,能於回港後準時復工。

北冕

臨放假先來打風。

如果聴朝早真的掛八號,我都唔知點樣褪d cases……

人類的第一份工

昨天陳國楝醫生於《都市日報》其專欄內撰文題為《詭異的循環》,論到今天大機構管理層的滑稽與荒唐,實在語語中的。他在結語這樣寫:「社會在進步,讀管理的人越來越多,但類似的蠢事,卻每天都在我們的身邊上演。」施永青月前也曾在他的專欄《C觀點》寫了一篇《讀MBA有用嗎?》的文章,談及他這位大老闆如何看MBA這學歷。

海牛任職的基督教機構在過去十多年膨脹何只愈倍,管理層架構亦一改再改,然而其邏輯思維與管理水平卻……實在感觸良多。

按聖經,上帝交給人類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管理」,但這份工,人類由始自終都做不好……

Annual 癲ner

今夜公司annual dinner,我沒有報名,實在沒有興趣出席一個要我自己畀錢的annual dinner,情願和家人吃頓安樂茶飯,勝於跟一些我不想多見的人一起吃到「背脊骨落」,你或會奇怪我何以在這裡混了十三年,哈哈……

我冇讀過,所以(你話我)唔夠Pro……

係咪一定要有相關學歷先夠Pro?今日香港呢個社會已經接受唔到自學成功呢一回事,政府整個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搞什麼資歷架構,卻連局內人士都話得啖笑。

海牛以為,極端的制度化之結果是愈來愈腐化,因為當人和人之間只講制度,不講良知、常理和互信,最後制度只會淪為推卸責任的藉口。